版本:
中国

《HOME专栏》镍价反弹是个漫长而坎坷的过程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Andy Home

路透伦敦6月5日 -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价上周接近一年低点每吨8,700美元。

周一早盘镍价已经略微反弹至8,900美元,但年内迄今跌幅逾10%,为LME主要工业金属中表现最差的一种。

如果按高盛的观点来看,那么镍将会在这些底部水准维持一段时间。

高盛刚刚将三个月、六个月和12个月镍价预估分别从12,500美元、11,000美元和11,000美元调降至每吨9,000美元。

“我们目前预计,2017年和2018年多数时间镍价都将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准,直到中国和中国以外的市场在供应面做出明显回应,消除我们对2017年和2018年分别过剩3.7万吨和约10万吨的预估,”高盛称。

这意味着,之前菲律宾关停矿厂给镍市带来的乐观希望也成为泡影。

随着这种情景快速消退,镍再次面临一场生产消耗持久战,以重新平衡供需。

中国从菲律宾进口镍矿石图表:tmsnrt.rs/2rvqtdS

**多头题材破灭**

就在3月,LME三个月期镍还处于多头,在11,000美元上方交投。

镍市表现旺盛是因为一个女人--环保卫士洛佩斯(Regina Lopez),成为菲律宾环境部长。

她下令关停菲律宾几乎所有镍矿,导致全球供应可能减少8%,并停止向中国含镍生铁产业出口镍矿石。

随后,她于上个月初去职,因未能获得委任委员会(Commission on Appointments)的任命。

一些较小型的镍矿仍在停产。但由于洛佩斯的继任者西马图(Roy Cimatu)立即采取较为调和的立场,大多数镍矿料将继续运行。

根据国际镍业研究组织(INSG),菲律宾镍产量大幅下降,今年第一季降幅高达36%。

但这主要是因为雨季降水量特别大,以及当局出于环保考虑下令关闭矿场。

对中国的镍矿出口情况相类似。

今年第一季中国进口自菲律宾的镍矿减少20%至230万吨,4月的进口量则大增至169万吨。今年至今的进口量同比下降4%,降幅大大缩窄。

菲律宾镍矿场关闭的命令集体停止执行,已经让供给侧题材不再成立。

印尼镍矿供应几乎同时恢复,加剧了多头的悲惨境遇。

印尼2014年初颁布未加工镍矿出口禁令,导致菲律宾镍供应激增,以填补供应缺口。

这项政策出现了一定的政治转向,将可见到大量的库存自该国出口。

菲律宾矿石供应源源不断,再加上印尼部分恢复供应,意谓着中国镍生铁生产商当前的原材料压力得到解除。

如今高盛预期中国的镍生铁产量今年将增加1.6%至38万吨。其先前预测为32万吨。

**重回成本曲线**

这并不是说中国镍生铁生产商不会对这些低价叫苦连天。其他镍生产商都是如此。

高盛的最新预测料认为,价格将在足够低的水平维持足够久的时间,以迫使供应离开市场。

成本曲线经济学将取代菲律宾环保政策,成为供应合理化的推手。

唯一的问题是之前镍价一直处于这样的水准,在2015年底至2016年中期间当洛佩斯首次成为新闻头条时,镍价持续低迷。

结果证明,镍价缺乏弹性的程度比预期更严重。

一些成本较高的镍事业确实退出了市场,特别是在澳洲及巴西。

另外一些镍事业先是退出市场,但换了新东家之后又回到市场,就像多明尼加的Falcondo镍铁厂。

而其余的镍事业则是从头到尾都在提高产量。

巴西淡水河谷(VALE5.SA)在新喀里多尼亚的Goro镍厂,从2011年开始投产以来总是技术问题频传,但今年第一季的营运表现创下投产以来的最佳纪录。

新喀里多尼亚另一个问题不断的超大型项目--嘉能可(GLEN.L)的Koniambo镍铁厂,也同样在第一季创下佳绩。

这两座镍铁厂的产能利用率目前仍明显低于满载,也就是说,淡水河谷与嘉能可都有极大诱因继续提高生产。

拿过去三年镍矿产量与精炼镍产量的趋势来对照,可以得到不少讯息。

国际镍业研究组织(INSG)估计,2014-2016年期间,全球镍矿产量减少将近23%,主要反映印尼实施未加工矿石出口禁令后的产量下滑。

然而,同一期间包括镍铁在内的精炼镍产量反而增加1.4%。

**前路漫长坎坷**

这些信息,没有一个是市场很快将恢复牛市荣景的好兆头。

现在的基本问题仍与2015-2016年如出一辙,伦敦交投价格前一次持续徘徊在每吨1万美元下方就是在这段期间。

目前的情况是,供应链仍承受着2006年和2007年镍价超过每吨5万美元牛市盛况带来的后果。

镍价居高不下的情况并未持续很久,但价格飙涨催生出一个全新的供应流。中国镍生铁的生产,就是对精炼镍超高价格的直接反应。

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生产商,此后一直希望中国这方面的生产消失。

先是印尼颁布出口禁令,然后是菲律宾,该国前环境及自然资源部部长洛佩斯(Regina Lopez)打击采矿,使得镍生铁产量或有可能因供给短缺而崩溃。

但这种情况并未发生,而且似乎变得愈加遥不可及。

这意味着镍生产商又回到原地,要为生存奋战到最后一刻。按照之前的情况,这将会是一场持久战。(完)

(编译 李爽/杜明霞/王兴亚/戴素萍/蔡美珍/侯雪苹;审校 高琦/张若琪/李婷仪/郑茵/艾茂林/陈宗琦)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大宗商品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