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1 年前
《HOME专栏》嘉能可减少锌矿产能到底能维持多久?
2016年8月31日 / 上午9点42分 / 1 年前

《HOME专栏》嘉能可减少锌矿产能到底能维持多久?

2015年9月30日,瑞士嘉能可总部前的企业标识。Arnd Wiegmann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Andy Home;编译 许娜/高琦/侯雪苹/陈宗琦/刘秀红

路透伦敦8月30日 - 嘉能可(GLEN.L)宣布搁置50万吨锌矿产能已经过去了近一年时间。

当时锌市高度怀疑该公司能否切实履行诺言。

但它做到了,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锌价之后并未回落。三个月期锌目前在略高于每吨2,300美元处交投,2015年10月嘉能可宣布减产时仅报1,700美元。

的确,锌是今年最炙手可热的基本金属,投资经理纷纷出手抢购。

是什么让嘉能可到底能够维持减产多长时间的问题变得比以往更加迫切?

还是不要预测答案。

一些分析师试图在嘉能可上半年度电话会议上从执行长格拉森博格口中得到确定的信息,但除了其开场声明中以各种形式重申--当“我们认为供需状况证明有理由恢复产能时”,我们就将这么做--除此之外,没有人获得任何新的信息。

所以,这些供需指标现在看起来如何呢?

**看多讯号增加**

毫无疑问,锌精矿市场正在趋于紧俏。

诚然,在嘉能可宣布减产以前,锌市场已经开始收紧了,这是由于一些早在预期之中的大型矿场关停,比如澳洲的Century矿山和爱尔兰的Lisheen矿山。

但嘉能可的减产决定,让全球锌矿供给减少约4%,对于当时仍处于酝酿变化的市场趋势而言,起到了强有力的催化加速作用。

今时今日,锌矿供应紧张的讯号正广泛出现。

根据国际铅锌研究小组(ILZSG)的数据,今年上半年的全球锌矿产出下降了近7%。

根据汤森路透GFMS的数据,今年冶炼商向锌矿生产商收取的现货加工费已经大跌逾30%,至每吨100美元。

锌供应的趋紧和冶炼加工利润的降低,共同造成了中国锌精矿进口的大降。

作为全球最大的锌冶炼国,中国今年头七个月的锌精矿进口下滑了32%。同一时期,中国精炼锌的净进口则近乎翻倍,达到29.5万吨。

对于锌的多头题材而言,迄今为止的形势都很不错,但在市场上,时机决定一切,在此之前,锌市已经有好几次过早上涨,之后化为乌有的教训。

而且锌市场的供需动态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足以让嘉能可重新思索。

**但中国仍掌握着关键**

但与锌的多头题材背道而驰的是中国自身的锌产量。

鉴于锌精矿进口锐减,预计中国的精炼锌产量可能会出现类似幅度的下降。

不过,虽然今年以来产量一直在下滑,但下滑幅度却很小,为1.3%。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很有可能是,中国的锌冶炼商在前几年增加了锌精矿库存,目前正在利用这些库存来抵销国际市场供应减少的影响。

但也有可能是,中国的锌矿商一直在悄悄地增产,以便从价格上涨中获益。

值得指出的是,国际铅锌研究小组(ILZSG)对全球锌矿供应下降的评估,并不包括中国自身。ILZSG估计,今年上半年中国锌矿产量增长逾6%。

没人完全相信关于中国锌矿产量的官方数据。该行业中有大量规模较小的民营业者,他们不在官方统计范围内。

但关键是总的方向,而且ILZSG的数据暗示,2016年上半年同比增速在稳步加快。

锌这个行业以往对定价信号的转变都能迅速反应,因此大致可以如此预期。

由于北京当局对锌矿开采这类传统行业收紧信用,环保监督也愈趋严格,因此问题症结在于中国矿场能否维持这样的产量水平。

不过暂时还没有太多明确的信号显示中国精炼厂有锌矿短缺,或者中国确实出现精炼锌短缺的情况。

甚至连精炼锌进口数字都不似乍看那般强劲。7月进口下滑至1.68万吨的多年低位。

加上上海期交所有形的库存持平,进口套利交易也无利可图,因此我们大可以引用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分析师的说法:“中国对金属的需求仍然没有增加”。

**正确时机**

而在需求回温之前,锌市的多头题材仍将以前景为主,而非现实情况。

目前全球各地仓库闲置的精炼锌的总量不得而知。

这是我们无意中的发现,金属从库存融资的遮掩下现身到LME仓储报告,这在美国的新奥尔良港并不常见,该港口整个6月收到近90,000吨锌。

不论是从今年迄今大致持平的现货溢价,还是从中国的进口数据来看,都几乎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这些库存已降至接近吃紧的水平。

嘉能可本身可能对锌供应链的有着透彻的了解。毕竟该公司切实投身到从采矿到冶炼再到贸易的各个环节。

也正因为如此,每当讨论复工时,嘉能可都表现得非常谨慎。

套用格拉森博格的话说,嘉能可最不想做的事就是“损害现有生产,并推低价格”。

锌市可能正在朝看多的方向前进,但目前还没到位。在嘉能可决定是时候重启其50万吨的产能之前,分析师可能还有机会与嘉能可就复工问题进行唇枪舌战。(完)

编译 许娜/高琦/侯雪苹/陈宗琦/刘秀红;审校 李婷仪/蔡美珍/汪红英/王洋/张明钧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