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2 个月前
《HOME专栏》久违的锌供应荒真来了 矿商挟稀缺性以令炼厂
2017年5月16日 / 凌晨5点16分 / 2 个月前

《HOME专栏》久违的锌供应荒真来了 矿商挟稀缺性以令炼厂

2 分钟阅读

资料图片:2016年8月,俄罗斯西伯利亚Novoangarsk附近的Gorevsky GOK铅锌矿。Ilya Naymushin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Andy Home

路透伦敦5月15日 - 如果对锌供应链在吃紧有任何怀疑的话,也应该被今年指标冶炼厂粗炼费用(TC)的表现所打消。

粗炼费用是矿商向冶炼厂支付、将已开采精矿转化为精炼金属的一部分费用,可能是原材料可获得性最好的衡量指标;在过剩时高企,稀缺时则较低。

今年锌精矿整体粗炼费用为每吨172美元,创十年最低水准,谈判天平明显朝矿商倾斜,切实表明期待已久的精矿荒已经到来。

确实,矿商已经利用这种可获性的收紧,去改变这些年度指标合约的结构,而这种变化有可能最终证明具有里程碑意义。

锌多头对这种供应紧缩已等候多时,而要使紧缩从原材料过渡至链条的精炼金属部分,或许还要再耐心等待更长一点的时间。

但是在已开采精矿层面,确实十分肯定吃紧已然发生。

锌年度指标粗炼费用图表:tmsnrt.rs/2qm5j1m

**指标TC下跌,取消价格分享收益**

今年的指标粗炼费用由比利时Nyrstar(NYR.BR)确认为每吨172美元。Nyrstar本身是锌矿商,但它的锌精炼事业规模远远更大。

这个价格比去年指标价203美元下跌了15%,为2006年以来最低。

这种对比很值得一提,因为伦敦金属交易所(LME)CMZN3期锌就是在2006年触及纪录高位每吨4,580美元。

冶炼商除了今年的冶炼收入缩水,连价格分享收益(price participation,PP)也完全失去。

PP条款几年前就从铜精矿加工合约绝迹,但在锌市场仍然以“上浮系数”及“下浮系数”的奇妙形式继续存在。

依据锌价与合约预设“基本”价格的偏离幅度,这些浮动系数决定粗炼费用会有多少变动。

譬如,在2016年,“基准”价格定在2,000美元,算上PP“上浮系数”后可高至3,750美元,算上“下浮系数”后可低至1,500美元。

但今年,“上浮系数”和“下浮系数”被定为零,这对寻求完全取消炼厂PP的矿商而言,可谓部分的胜利。

但基准合约中仍有“上浮系数”和“下浮系数”,这在理论上允许PP日后再现。

PP是否真的会再现,仍需拭目以待。

必和必拓2007年铜合约去掉了PP,这在当时被视为由市场驱动的暂时性现象。

但其他所有企业在几年内采取相同的做法,PP也因此悄然躺在了铜的历史书中。

对于今年PP为零,炼厂或许可以乐观以对。

正如Nyrstar执行长Hilmar Rode在该公司第一季电话会议上对分析师所言:“如果回顾过去,看看比如过去10年的情况,你会看到PP有时有利于矿商,有时有利于炼厂,但从较长时期来看...几乎就是零影响。”

对Nyrstar这样的公司而言,更重要的是年度锌粗炼费用指标另一个听起来很奇怪的要素--“免费金属”--的保留。

这代表的意思是,冶炼厂所支付的费用,仅为锌精矿内含金属的85%。

这项奇怪特色的来源已不可考,当时全球多数锌精炼厂采用高温冶金法,通常只能从锌精矿提炼出那样比例的量。

不过时间流逝、科技日新月异,目前像Nyrstar这样的公司,通常已能精炼出金属的96-97%左右,这表示Nyrstar能取得11-12%的免费金属。

如果没有一起扣除的话,矿商当然愿意笑纳这些免费金属的差额,不过大家似乎一致认为目前这么做会有些过分。

**未见缓解?**

各界普遍预期指标粗炼费用将大跌。

锌供应短缺已持续许久,近年来多头一头热的假起跑也屡见不鲜。

但Wood Mackenzie锌市分析师Jonathan Leng表示,“2016年全球锌矿供应,已让锌精矿市场改头换面。”

锌精矿库存在去年9月曾降至“最低运营水平”,导致冶炼商,特别是中国的冶炼商,不得不削减产能。

Woodmac不认为锌精矿市场将在很短时间内发生很大的变化。其观点是,市场在未来数年将一直保持供应紧俏,在此期间的加工费料也将保持在很低的水平。

这对于精炼锌的价格将意味着什么呢?

迄今为止多头一直很挫败,因为矿石供应紧俏并未转化为精炼锌的供应紧张。

中国的精炼锌进口情况依然疲沓,该类金属依然不时的出现于LME新奥尔良仓库的仓单上,尽管规模不及以往所见。

但Woodmac的分析师Leng认为,供应收紧仅是时间的问题。他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将看到真切的供应紧张,库存“估计将降至历史低位,并且这种局面将一直持续到2020年”。

这将进而带动价格明年走高,“同2006年的峰值价位一较高低”。

坦白的讲,不是所有人都持这样的乐观看法。市场上仍然有大量已知的未知因素在起作用,特别是中国自身的矿产供应状况。

但今年定下的指标精矿合约令人很难驳斥诸如Wood Mackenzie的多头主张。

锌精矿市场一直保持着2006年以来的紧俏程度。这是否意味着锌价格将重返历史高位,还需拭目以待。(完)

编译 刘秀红/蔡美珍/侯雪苹/陈宗琦/高琦 审校 龚芳/王丽鑫/王颖/张明钧/李婷仪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