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KEMP专栏》沙特的如意算盘:以限产提振油价且不损失过多市场份额

(本文作者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John Kemp

路透伦敦9月30日 -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周三在阿尔及尔匆忙召开的特别会议之后,宣布达成减产协议,这让油市交易员和分析师大感意外。

阿尔及尔协议似乎旨在调动市场人气,从而达到提振价格的目的,而不是为了减少实质供应。

OPEC会后发布的声明还不到700个词。正文部分只有两段共105个词,说明了两项决定:

(1)14个OPEC成员国承诺遵守3,250-3,300万桶/日的共同产量目标。

(2)成立一个高级别委员会研究并建议各成员国产量的执行,并负责与非OPEC产油国的磋商。

这是2015年6月以来,OPEC成员国首次达成整体产量目标。

但关键问题在于,该产量目标是否会影响这些成员国实质销售数量。

**产量基准**

尽管受到了约束,但整体产量目标应被定性为减产、冻产还是维持现状?

答案还要看衡量目标的基准,以及如果达不成协议会出现什么情况。(tmsnrt.rs/2dwtuS8)

据OPEC自己发布的油市月报中的二手资料,OPEC成员国8月平均日产3,324万桶。

如果与8月生产水平相比,这一产量目标相当于每日减产约25至75万桶。

但以沙特为首的OPEC成员国已在夏季提高产量,部分原因是满足国内对发电的旺盛需求。

5月至8月期间,沙特自身石油产量季节性每日增加约40万桶。

在多数年份,一旦夏季结束,电厂对原油的直接需求下降,那么沙特的石油产量就会减少。

但在夏季开始前,OPEC成员国原油每日产量约为3,225万桶,另外加蓬还生产20万桶原油;加蓬于7月1日再度加入OPEC组织。

如果产量目标与夏季前OPEC+加蓬每日3,250万桶的产量水平相比,这意味着产量目标是较今年上半年冻产或略微增产。

所以描述这一产量协议最公正的方式可能是冻产,而不是减产。

**沙特显示出灵活性**

达成协议后,沙特将在夏季后减产,基于该国以往的行为方式,它可能已这样做了。

但这一目标为伊朗、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创造了有限的灵活性,这些国家称他们的产量已暂时中断,将在未来几个月增产。

因此实际上在2016年余下时间和2017年,这一产量协议不会削减油市的供应量。

一些OPEC成员国已经就这些细节吵个不休。这个整体目标并不包括每个国家的配额。

伊拉克曾表示,该国产量遭到二手消息来源的低估,除非修改基准,否则该国将不会受产量上限约束。

不过OPEC希望,石油需求继续增长加上冻产协议,将造成供给不足,并开始降低自2014年来不断累积的过多库存。

该份协议标志着沙特态度发生明显改变,此前该国坚称只有在所有OPEC成员国以及主要非OPEC产油国都加入的前提下,它才会同意冻产。

沙特目前表示,包括劲敌伊朗在内的OPEC成员国可以保持“最高的合理产量”。俄罗斯等非OPEC产油国也未正式加入冻产行动。

鉴于此,沙特似乎决心在阿尔及尔会议上达成协议,并愿意为此展现灵活度。

**策略并不奏效**

沙特转变心意似乎源自现实的残酷,因低油价并没有令市场出现他们所期望的重新平衡。

自2014年以来,沙特的政策一直是要保卫本国的市占率,同时让市场决定价格。

沙特期待低油价能迫使其他高成本产油国减产,并改善该国的长期市场地位。

不过,虽然自2015年初以来美国页岩油产量下滑,但这一降幅早已被OPEC国家增产所抵消。

石油消费已经呈现快速增长,但还不足以吸收掉所有的额外供应,也不足以启动库存的大幅下降。

沙特的策略是基于这样的假定,即该国拥有充足的金融资源来抗住长时期的低油价,而在此期间竞争者们将被迫减产。

但油价下跌的持续时间远远超过了沙特决策者在2014年时的预期,并且这波跌势尚未出现任何终止的迹象。

石油收入的下滑已经打击沙特经济接近或者可能已经陷入衰退,导致沙特政府面临着大幅削减基础设施支出、社会项目开支以及薪资的压力。

自2014年8月以来,沙特的外汇储备已大幅减少1,820亿美元,降幅达24%。(tmsnrt.rs/2dACZnm)

尽管政府大幅减少开支并试图增加非石油类别的收入,但外汇储备在2016年头七个月仍下降530亿美元。(tmsnrt.rs/2dAENgh)

当然,沙特目前仍然拥有价值5,64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资产,以及强大的发债融资能力。

但沙特需要保留大规模的储备,来维持市场对里亚尔钉住美元汇率机制的信心,从而限制资本外逃并避免本币的挤兑。

沙特的石油生产政策最终因为金融资源的不足而难以为继,鉴于此,在新能源部长的带领下,决策者们对该政策进行了修正。

该决策几乎肯定是囊括了沙特政府最高层的策略转变。副王储萨勒曼是决定政策的关键人物。

**温和提振油价**

萨勒曼今年稍早表明,油价每桶30美元或是70美元,对沙特而言都不要紧。但近几个月官员们已表示,他们认为油价已低到撑不下去,希望看到油价上涨。

这项协议表明了沙特愿意减产的新意愿,即使其他OPEC成员国打算小幅增产。

沙特的盘算似乎是:比起减少出售的原油,油价上涨对沙特更为有利。

无论如何,沙特决策者的盘算有可能是对的,也就是产油国对手短期内增产的空间不大。

伊朗已接近制裁前的产能水平,欲达成产量实质增加,则需有大量投资。俄罗斯亦然,短期增产的能力可能有限。

利比亚国内动荡的情况或将持续。尼日利亚产油区域的安全仍难以恢复。委内瑞拉依旧无法摆脱国内政治与经济长期危机的痛苦。

若沙特将自身产量限制在2016上半年的水平,其他OPEC成员国也不会夺走太多市场份额。

沙特限产或将加速油市重新平衡的进程,而且一旦库存开始下降,届时沙特将能自由增产。

与此同时,主要的威胁来自于页岩油产量可能增加。自5月底以来,美国页岩油业的活跃钻机数已增加超过100个,但页岩油行业仍有巨大的财务压力。

沙特或许估计油价上升到每桶50-60美元,既能带来额外获利,又不会刺激过多的额外页岩油产量。

阿尔及尔冻产协议将是沙特的一场赌博,后者想在不流失过多市场份额的情况下,透过冻产、口头拉抬价格与加速市场再平衡进程实现温和推升油价与收入。

OPEC产量与目标关系图表 tmsnrt.rs/2dwtuS8

2008-2016年沙特每月石油产量 tmsnrt.rs/2dwtfXj

沙特储备资产图表 tmsnrt.rs/2dACZnm

沙特储备资产月度变化与布兰特油价关联性图表 tmsnrt.rs/2dAENgh

(完)

(编译 李爽/于春红/孙茉莉/高琦/陈宗琦;审校 郑茵/张荻/徐文焰/戴素萍)

更多 大宗商品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