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2 个月前
《MCGEEVER专栏》对新兴市场而言 缩减恐慌续集远没有第一部恐怖
2017年7月5日 / 凌晨4点26分 / 2 个月前

《MCGEEVER专栏》对新兴市场而言 缩减恐慌续集远没有第一部恐怖

2017年6月13日,人民币、美元、加元和英镑等货币钞票。Dado Ruvic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Jamie McGeever

路透伦敦7月4日 - 一般而言,续集里的恐惧因子往往不及第一部那么强烈。

2013年5月,新兴市场陷入一片恐慌,当时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暗示是时候停止向市场注入大量新资金了。这在全球激起一波“缩减恐慌”,新兴市场首当其冲。

四年后,虽然其他主要央行考虑仿效美联储的做法,但这次上演的缩减恐慌续集不太可能包含同样的震撼度,至少对于深受第一次缩减恐慌打击的发展中经济体而言是如此。

目前和2013年5月相比,新兴市场货币已大幅贬值,借贷利率溢价更高,整体资产估值的泡沫也更小。由于经常帐赤字更加可控,新兴经济体也更加不容易受到全球冲击或资本流动突然逆转的打击。

这些经济体的债务水平已上升。国际金融协会(IIF)数据显示,新兴经济体仅在过去一年中就额外增加了3万亿(兆)美元债务,债务总额达到56万亿美元,与此同时成熟市场的债务规模则在减少。

但发展中国家对非美元债的曝险要小得多,欧洲央行或日本央行的行动也不大可能有美联储那样的影响--美联储政策轨迹仍是最大的威胁,但逐步紧缩已进行了多年。

来自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显示,去年对新兴市场非金融类客户的美元信贷为3.6万亿美元,大概是美国以外美元信贷总量的三分之一。

欧元和日圆计价的同类信贷量仅分别为6,000亿欧元和16万亿日圆(1,430亿美元)。

这并不是说新兴市场完全处于隔离状态。如果上周真的是格局发生了变化,那么全球央行紧缩就可能提升美国公债收益率,不管美联储的想法有何变化。

全球主要央行的很多人士在上周的欧洲央行年度论坛上指出,后危机时代的零利率和大力量化宽松刺激措施正在接近尾声。这次论坛是在葡萄牙小镇辛特拉举行的。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称之为“辛特拉协议”。

无论是否协调行动,从不同角度来说,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甚至日本央行的表态都立场相同,并考虑退出刺激。

这四种主要储备货币的长期借款利率应声跳涨,德债、英债、美债和日债收益率都创下2017年最大单周涨幅。

但第一次缩减恐慌重创新兴市场,因为这些市场高度仰赖美元融资,和自身借款利率上升一样,他们同样容易受到美元汇率大幅上涨的影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2013年初至美联储2015年12月近十年首次加息,该期间美元指数劲扬25%。

新兴市场股市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跌去15%,到2016年初,他们的市值缩水约三分之一。

2013年5-9月期间,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券指数(EMBI)下跌10%。EMBI主权债利差不到一个月就从270个基点扩大近100个基点,至366个基点。

但如果现在欧洲和日本央行迎头赶上,那么就不太可能出现美元大幅飙升的情况,且美元受到压制也应能缓冲新兴市场受到的影响。

另外,发展中市场的情况似乎没有那么紧张。

过去18个月发展中股市强劲上涨,但仍低于2015、2014和2011年的高位,而且也远远低于2007年的纪录高位。这与华尔街一年来屡次刷新历史高位形成反差。

出于对“辛特拉协议”的反应,上周发达市场债券收益率跳涨,EMBI利差实际上小幅收窄,而新兴股市几乎纹丝未动。

“缩减恐慌2.0版”或许尚未引起新兴市场不适,但也不会造成四年前那样大的恐惧效果。(完)

编译 汪红英/王颖/李爽/王琛;审校 郑茵/白云/王兴亚/张荻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