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个月前
《专栏》后TPP时代亚太贸易格局面临重构
2017年3月13日 / 早上8点49分 / 4 个月前

《专栏》后TPP时代亚太贸易格局面临重构

3 分钟阅读

2017年1月16日,日本横滨港口的集装箱码头。Kim Kyung-Hoon

(作者为郑联盛、肖立晟、王宇哲、杨晓晨、周济,文章仅代表他们本人观点。)

摘要:

今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任伊始即宣布退出TPP,这意味着TPP极大可能名存实亡。未来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总体上也可能呈现出强调双边关系、以双边自贸协定取代部分多边或区域经贸规则的倾向。

由于历史原因和域外国家的涉足,亚太地区经济和贸易框架机制交错,一体化推进面临诸多困难。无论是已有的还是正在谈判中的亚太地区的诸多贸易协定都存在相互竞争,区域内和区域外大国之间的双边外交合作程度决定了多边谈判与协商的进展。在亚太贸易中,东盟是域内和域外大国,尤其是中国、日本和美国争夺的主战场。

美国终止TPP对于泛太平洋国家和地区而言,未尝不是新的公平发展机遇,具体可能体现为三个转变:一是中国将要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二是亚太地区将出现新的“世界工厂”与贸易增长极;三是新的亚太贸易协定框架呼之欲出。

全文如下:

**TPP群主退群**

TPP是由美国主导成立的旨在推动区域(主要是亚太)自由贸易的载体,在TPP的原有框架下,12个签字成员国的经济总量接近世界的半壁江山(占比约40%)。但TPP的谈判过程一波三折,不仅中国未被第一时间邀请加入,TPP中最重要的两个成员美国和日本之间也存在嫌隙。今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任伊始即宣布退出TPP,“群主”美国的退出意味着TPP极大可能名存实亡。

除此之外,未来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总体上也可能呈现出强调双边关系、以双边自贸协定取代部分多边或区域经贸规则的倾向。美国上述变动对全球贸易重心的亚太地区而言,无疑有着巨大的冲击。在双边协定的谈判环境中,美国既可以根据需要,对外交经贸关系进行适度调整,重新选择“朋友圈”,也可以用此为筹码,减少在多边规则设计下的让步,在双边贸易谈判中逐个击破,争取利益最大化。在特朗普的强势推动下,部分国家可能迫于压力率先签订有利于美国的双边协定,并带动其他国家的效仿,导致事实上全球经贸规则的重塑。

**亚太贸易:域内与域外的互动**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各国间FTA(自由贸易区)数量不断增多,区域经贸往来逐渐加强。当前世界经济增长的亮点在亚太,亚太贸易也自然是当前国际贸易的热点。亚太区域内生产网络深度交织,产业内贸易蓬勃发展,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作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市场,美国是以亚太为核心的产业链主要的终端需求地之一。比如,在美国的前15大贸易伙伴中,亚洲就占据5个。因此,在亚太贸易机制的构建上,美国自始至终都试图参与甚至主导,以谋求更多的利益。

亚太贸易机制的构建,意在推动亚太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最终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由于历史原因和域外国家的涉足,亚太地区经济和贸易框架机制交错,一体化推进面临诸多困难。此外,无论是已有的还是正在谈判中的亚太地区的诸多贸易协定都存在相互竞争,区域内和区域外大国之间的双边外交合作程度决定了多边谈判与协商的进展。比如,中国和美国分别与若干亚太国家签署或正在谈判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东盟自由贸易区和东盟与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也影响着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

目前,除了TPP之外,正在谈判中的两个涉及亚太区域的自由贸易协定也备受关注:一个是东盟发起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另一个是APEC牵头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其中,在RCEP贸易框架的构建过程中,中、日两国也存在路线上的分歧。

在亚太贸易中,东盟自贸区(东盟十国)是域内和域外大国,尤其是中国、日本和美国争夺的主战场。目前,中国是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与东盟间的贸易规模与体量不亚于北美自由贸易区,而东盟同时也是美国第四大出口市场和第五大贸易伙伴。

**亚太区域贸易合作走向何方?**

目前,除了美国之外,尚没有其他经济体明确表示要退出TPP,但仅有日本国会批准了该协定。不难理解,作为TPP框架内的第二大经济体,在美国退出的情况下,日本自然有动机进一步主导TPP。根据日本政府预计,签署TPP将有助于其国内生产总值增加约1,190亿美元,并创造79.5万个就业岗位。但单凭日本一己之力,显然无力单向推动早已打上美国烙印的TPP。近日,中国也宣布将考虑参与TPP在3月14日智利举办的成员国会议。可以看出,在TPP群主美国退群之后,尽管原来的架构很可能胎死腹中,但是区域内的国家仍然将自由贸易看作是互利共赢的基础,都在积极寻求新的方案,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深化。

尽管原有的TPP方案对亚太贸易格局影响重大,但美国终止TPP对于泛太平洋国家和地区而言,未尝不是新的公平发展机遇,具体可能体现在以下三个转变:

第一,中国将要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特朗普政府退出TPP ,甚至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对于中国的经济外交而言或许是一种机遇。未来中国政府可以更加积极地推进RCEP 、一带一路与APEC等多边机制建设,并在其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第二、亚太地区将出现新的“世界工厂”与贸易增长极。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提升,诸多跨国公司已开始将代工厂向东南亚等具有廉价劳动力的国家和地区迁移。一旦特朗普真的打响了贸易战,与中国产业结构类似、具有较强替代性的东南亚国家将是潜在受益者,行业转移的速度也将不可避免地加快。可以预见,东南亚国家在未来将取代中国,成为新的“世界工厂”和亚太地区贸易的重要推动力。

第三、新的亚太贸易协定框架呼之欲出。倘若TPP由于美国的退出而解散,那么由东盟10国最先倡议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势必重新成为亚太诸国议程中的优先选项。在“10+6”的框架下,日本、韩国、新西兰、澳洲、印度和中国的共同参与将带来不逊于TPP的活力。因而,特朗普退出TPP的决策,孕育着不同的可能性,也将令亚太贸易版图再增变数。(完)

(注:郑联盛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肖立晟、杨晓晨、王宇哲、周济均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

整理 李文科;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