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RUSSELL专栏》澳洲小小镍矿计划重开 给动荡镍市带来些许希望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0月4日 - 工作机会从发展中国家重新流回发达国家,这样的事并不多见。可是对于镍、菲律宾和澳洲来讲,也许就是这样。

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政府下令关停10家镍矿,并威胁再关闭至少12家,称这些矿场违反环保法规。此举让全球镍市场大感震惊。

这些已经关停及有可能关停的镍矿,占菲律宾产出的近60%。菲律宾是全球最大的镍矿生产国,也是头号买家中国的最大供应国。

这样一来,围绕菲律宾镍产出的不确定性激发价格大涨,就不足为奇了。伦敦指标期镍自去年底以来累计上扬18.5%,周一收盘时报每吨10,350美元。

然而,虽然全球镍市场毫无疑问比以前要紧张,但近来镍价从2月的13年低位强劲上升,从长远来讲将刺激供应。

举个例子,澳洲塔斯马尼亚岛上的Avebury镍矿计划重开。2008年全球衰退过后,镍价暴跌导致该矿在2009年停产闲置。

该矿场的所有者--位于墨尔本的铜锌矿商MMG (MMG.AX)已同意将Avebury出售给私营企业Dundas Mining,后者计划在明年恢复该矿场的运营。

在处于闲置状态之前,Avebury的年镍精矿产能为8,500吨,如果增持的话年产能可增至15,000吨左右。

从产能看,Avebury仅仅是全球镍市场的一个小型参与者,但关键的是,如果镍价的确已触底,而且现在已处于持续复苏的轨道上,那么Avebury不太可能是唯一一家恢复运营的镍矿。

如果该矿场恢复生产,则将使就业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出现非同寻常的逆向流动。

和澳洲其他地方以及其他发达国家一样,最近几年塔斯马尼亚岛失去了一些制造业岗位和其他半技术性岗位。这些岗位流向了税赋和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发展中国家。

最新的一个例子就是,2015年卡特彼勒(Caterpillar) (CAT.N)将其位于塔斯马尼亚岛伯尼的一家重型矿山设备工厂部分搬迁至泰国,据报导此举导致当地失去280个就业岗位。

**不确定性笼罩**

菲律宾关停镍矿或许非同寻常,因为此事显示出,一个发展中国家为了追求更好的环境而甘愿牺牲就业。

虽然菲律宾环境及自然资源部部长洛佩斯(Regina Lopez)最近的言辞稍显软化,但仍可明显看出,她想确保矿商更加意识到环保责任。

更广泛的问题是,关于菲律宾镍矿产量的疑问是否足够驱动镍价上涨,镍价上涨将吸引投资从而令供应回升;或者能否促成新矿的开发?菲律宾约占全球镍矿供应量的四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今年镍表现强劲,但仍只是勉强达到2007年5月创下的每吨51,800美元记录高位的五分之一。

虽然这的确意味着镍价持续上涨还有充足的空间,但也暗示市场需要保持紧俏,即新的供应不应过快出现,否则可能会断送复苏局面。

这正是风险所在,因为印尼正在考虑放松2014年颁布的镍矿石出口禁令,这将是一项重大的政策转变。印尼曾是全球最大的镍矿石供应国。

鉴于印尼在鼓励增加下游矿石加工方面取得了成功,这点可从印尼对中国镍铁出口大幅增加上看出来,目前还看不到印尼政府可能取消这一禁令的理由。

镍铁是介于镍矿石和精炼镍之间的中间产品,中国今年前八个月进口450,874吨镍铁,较上年同期爆增301%

与此同时,中国前八个月从菲律宾进口的镍矿石和镍精矿减少21.3%至1,799万吨。

菲律宾也有可能重蹈印尼的覆辙,禁止镍矿石出口,尽管印尼目前正在考虑是否取消这一禁令。

对于镍而言,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面临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或许会令镍价继续上涨,同时使从印尼冶炼厂至塔斯马尼亚小型矿场的任何投资决定都需要勇气才能做出。(完)

(编译 艾茂林/汪红英/王琛;审校 王洋/张涛/白云)

更多 大宗商品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