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RUSSELL专栏》沙特自身问题要比OPEC减产协议更加严重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Clyde Russell 编译 戴素萍/杜明霞/李爽/王兴亚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1月29日 - 比起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达成减产协议以拉抬油价,沙特阿拉伯自身的问题更加严重。

沙特有约三分之二的石油出口至亚洲,而亚洲两大石油进口国--中国和印度正在苦苦挣扎,这也是原油市场上更广泛问题的症状。

鉴于原油当前和未来的需求成长取决于中国和印度,因此当沙特对这两国的总原油出口量上升之际,市场份额却在稳定流失,这样的情况恐怕令人大为担忧。

沙特可能将重新考量长久以来透过固定合约来出售石油的作法,大幅提升现货船货以及弹性定价船货所占的比例。

今年1-10月,中国从沙特进口4,272万吨原油,相当于约103万桶/日。

这较2015年同期增加0.67%,也就是说沙特对中国的出口基本持稳。

问题在于,中国在2016年头10个月的原油进口总量增长了13.6%,沙特所有竞争对手都因此获益。

同期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增加27%至4,283万吨,略高于沙特,从而使俄罗斯成为中国的最大原油供应国。

中国从伊拉克进口的原油增长14.7%,从伊朗的进口增加15.7%,从安哥拉和阿曼的进口分别上升12.1%和8.1%。

今年头10个月,沙特在中国原油进口中所占份额为13.7%,低于2015年的15.1%。与此同时,俄罗斯的份额从12.6%升至13.7%。

沙特对印度的出口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印度是亚洲第二大原油进口国。

据汤森路透供应链和大宗商品研究汇整的数据,今年前10个月,沙特每日向印度供应83.04万桶原油,较上年同期增加6.8%。

问题是,伊拉克今年前10个月日供应78.39万桶,同比增长24%,同时伊朗日供应45.64万桶,涨幅更是高达114.6%。在西方国家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后,该国逐步返回油市。

今年前10个月,沙特供应在印度进口中占比19.4%,略低于2015年的19.7%。

同期伊拉克占比为18.3%,高于去年的16.1%,伊朗占比也从去年的5.2%激增至10.6%。

**沙特阿美需改变策略**

在亚洲这两个最大进口国,沙特的市场份额情况不容乐观,但这带来了一个问题,即为什么会这样,沙特该如何应对这种局面。

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可能是时候该彻底反思其营销及销售模式了。

目前,沙特阿美在绝大多数时候通过定期合同向主要客户供应石油,使用的是官方售价(OSP)。OSP是根据迪拜市场的价格结构、客户建议以及成品油价格变动计算得出。

虽然客户可以根据定期合约在一定程度上调整所购买的原油数量,但在现货市场上购买沙特原油的空间非常小。

实际上,路透10月7日引述五位知情消息人士报导,沙特阿美取消了向亚洲买家罕见供应的现货船货,因预期OPEC减产。

沙特阿美的原油销售灵活性相对不高,很可能妨碍其扩大、甚至维持亚洲市场份额的努力。

如果一家中国或印度炼厂决定在合同之外购买更多原油,他们可以要求沙特阿美增加供应或者是在现货市场购买。

在现货市场购买原油很可能要容易得多,也更加便宜。

受沙特设定OSP的方式影响,炼厂的额外需求将导致随后数月油价上升,因为OSP会对需求增长做出反应。

而在现货市场购买原油则不一定会推高沙特的OSP,因此炼厂会倾向于不向沙特阿美要求额外的原油供应。

中国购买战略石油储备也证明沙特当前的战略行不通,因为买家在认为价格较为便宜,或是储油罐有存储空间时,会希望在购买方面有最大的灵活性。印度也会购买一些战略石油储备。

沙特在亚洲的主要竞争对手,尤其是俄罗斯,在石油供应方面似乎要灵活的多。这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中国从俄罗斯进口原油增加的原因。

总而言之,不管11月30日的OPEC会议会发生什么,沙特都很可能依然难以保住其在亚洲主要石油进口国中的市场份额。

虽然要改变长期以来的策略很难,但在一个买家选择余地越来越大的世界,沙特阿美的营销和定价体系似乎对该公司毫无裨益。

中国从沙特与俄罗斯进口石油比较图表:tmsnrt.rs/2gBUS1S (完)

(编译 戴素萍/杜明霞/李爽/王兴亚/汪红英;审校 王洋/徐文焰/艾茂林)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