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个月内
《RUSSELL专栏》美国煤炭出口短期增长 但功在黛比而非特朗普
2017年4月10日 / 早上6点26分 / 4 个月内

《RUSSELL专栏》美国煤炭出口短期增长 但功在黛比而非特朗普

2 分钟阅读

资料图片:2016年5月,美国西弗吉尼亚州Hobet煤矿待装运的煤炭。Jonathan Ernst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Clyde Russell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4月10日 -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对美国煤炭行业复苏寄予的厚望之一就是出口增加。确切地说,可能会有更多煤炭出口到外国买家手中。

但这只是短期提振,只会惠及一小部分美国煤矿业者,其他人还是需要应对内需下降的趋势。摆在面前的严峻现实是,他们无法与全球低成本厂商的出口展开竞争。

尽管特朗普声称要结束他所谓的前总统奥巴马时期的“煤炭战争”,但美国煤炭行业出口可能也不会重新变得强劲稳健。

这是因为美国煤炭价格太高,难以在全球市场竞争,尤其是在亚洲。亚洲地区的煤炭需求增长最快,在全球日益减少使用煤炭这种有污染的能源之际,这或许是仅存的亮点。

美国煤炭出口短期增长实际都是拜气旋黛比(Debbie)所赐,这场气旋在3月28日登陆时,导致澳洲东部昆士兰和新南威尔士的矿场关闭,基础设施遭损毁。

昆士兰占到澳洲煤炭出口的约60%,而且其中绝大多数是炼焦煤。这种高质量的燃料主要用于炼钢。澳洲的炼焦煤出口在全球居于首位,主要用于电厂发电的动力煤出口仅次于印尼。

虽然大多数矿场都能相当快地恢复运营,但修复铁矿基础设施需要时间,这意味着可供出口的煤炭将出现短缺。

这推动煤炭价格大涨,新加坡炼焦煤期货在4月6日触及每吨275美元的最高点,较黛比袭击澳洲的当日水准跳涨77%。

动力煤价格亦上扬。虽然澳洲动力煤出口受黛比的影响不那么大, 但截至4月7日当周,每周Newcastle煤炭价格指数较黛比登陆澳洲之前的一周上涨9.1%。

未来几周澳洲动力煤供应或许会略微受到抑制,但主要问题将是炼焦煤。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钢厂都在纷纷寻找可替代供应。

中国人将首先考虑邻国蒙古和俄罗斯,而其他国家则将撒开一个更广的大网,把美国也涵盖在内。

这对美国炼焦煤生产商来说是一个福音,其中许多生产商位于阿巴拉契亚山脉,这个地区因国内煤炭消费量下滑而首当其冲。

假设这些煤矿可以提高产量,他们可能会有六周到两个月的时间以较高的价格出口,随后澳洲煤矿就会恢复正常发货。

气旋“黛比”可能导致市场上的澳洲焦煤减少达1,500万吨。这是巨大的数量,但仍低于2011年气旋“Yasi”造成的估计达2,500万吨的产量损失,当时导致现货价格上涨至每吨330美元以上。

**美国出口攀升**

美国4月出口似乎确实有所增长,汤森路透供应链与商品预测估计,已经有680万吨预订本月出货。

考虑到本月仅过去三分之一,而且更多的货物肯定会被预订,所以与3月整月出口的756万吨相比,情况看起来很强劲。

上月的出口总量已经是2015年1月以来最高,汤森路透从那时起开始追踪船只和船运数据。

美国煤炭出口一直呈下降趋势,从2015年的7,536万吨降到去年的6,577万吨。

主要原因是最大出口目的地欧洲减少购买,在欧洲,美国的动力煤竞争不过哥伦比亚和南非类似品质的煤炭。

美国的炼炼焦煤仍受欧洲炼钢厂青睐,与俄罗斯供应相竞争。由于澳洲太远,运费太高,俄罗斯供应是欧洲市场的主要替代选择。

可是美国的动力煤在全球任何地方都不太可能有竞争力,因为生产成本较高。

英国商品研究所(CRU)数据显示,美国动力煤的加权平均经营成本为每吨83.22美元。该成本衡量的是50%或更多的企业在什么价格水平实现正向现金流。

这样的价格远高于哥伦比亚的每吨39.49美元和南非的每吨48.73美元,这意味着即便享有一点海运运费优势,美国动力煤就算是在欧洲也仍然没有竞争力,更不要说在运费高得多的亚洲市场。

根据英国商品研究所(CRU)的数据,澳洲动力煤的加权平均经营成本为每吨53.98美元,炼焦煤为每吨67.34美元。

美国炼焦煤的成本为86.62美元,这表明只要炼焦煤价格维持在高位,就算运输成本上升,美国炼焦煤在全球也具有竞争力。

去年炼焦煤价格大幅上扬,因为中国钢铁产量增加,并且国内煤炭产量由于政策限制而下降,导致中国对炼焦煤的需求非常强劲。

炼焦煤价格11月在大约每吨300美元触顶后一路回落,似乎在155美元附近筑底。但是,气旋黛比(Debbie)让情况发生了变化。

当澳洲供应恢复正常,炼焦煤价格可能会再次掉头向下回到150美元关口左右,甚至更低,原因是中国钢铁行业今年的前景面临不确定性。

美国炼焦煤生产商在亚洲市场的竞争力将因此而下降,但不会完全没有竞争力,他们通常是该地区边际需求的供应商。

除非美国煤炭商能够大幅降低其成本,否则他们无法在全球动力煤市场进行竞争,并且在欧洲以外的炼焦煤市场竞争力也不大。(完)

编译 李爽/汪红英/张涛/艾茂林/王兴亚;审校 郑茵/王丽鑫/白云/杜明霞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