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SAFT专栏》全球投资动向改变 令央行货币政策的子弹脱靶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James Saft

路透10月10日 - 发达市场的货币政策全都表现不理想:日本和欧洲政策难见果效,美国的也是磕磕绊绊。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全球化进程下,企业如何投资以及在哪投资都发生了变化。

其结果就是财政刺激登场,成为这些迟缓、衰老经济体的下一颗魔法子弹。但这一枪也许根本打不响,也许会脱靶。

当前这种长期、缓慢的经济复苏面临的一个巨大难题是,为何大型经济体中的资本投资对降息或资产购买等新招数不再有热烈的回应。

过去几年,如果像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这样的央行降息的话,国内企业就会提前并扩大资本支出计划,他们会投资于新产能,来享受优惠的借贷条件。而现在,全球经济中大面积存在负利率,或利率仅略高于“零”的情况,而投资却依然低迷,对传统或超常规货币政策相对而言没什么响应。

不过发达市场央行官员们还在暗示,他们将坚守、甚至加大对超常规政策的押注。

“我们可能会陷入一种新的、更长期的制衡状态,以增长低迷和反复求诸超常规货币政策为特征,”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上周说道。

如今日本央行寻求控制长期利率,并钉住短期利率。另外,就连美联储自己都暗示其庞大的资产负债表是固化的,而不是什么紧急措施。种种迹象表明,各家央行看到货币政策收效甚微之后,就好像一个手握锤子的人,将继续以砸钉子的方式来砸螺丝钉。

政策无效的原因在于,虽然各家央行可以让自身市场的借贷成本变得更诱人,但在提高本地的投资吸引力方面却无能为力。

“发达经济体可能处于一个流动性陷阱当中,不仅是因为利率接近于零,还因为在当今全球化的世界上,关于资本支出在哪里进行的本质发生了变化,”对冲基金SLJ Macro Partners合伙人任永力和Fatih Yilmaz在客户报告中写道。

这不单单因为近零利率进一步下调会降低回报甚至带来负回报,还因为对于有投资意愿的人来讲,当今的全球经济格局,使得投资新兴市场比投资那些僵化和老化的经济体来得更加容易,也很可能更有成效。

**投资日本或欧洲原因何在?**

这样一来,低利率对资本支出的影响力就今不如昔了。目前企业现金/投资比率或获利/投资比率处于历史高位,就证实了这一点。

日本安倍经济学的经验是个佐证。理论上讲是这样的:日本降低日圆汇率,企业盈利并增加生产和聘雇,但现实却是另外一回事。为什么要投资老化的日本,而不投资成本更低、更接近未来需求的地方呢?

此外,发达国家长期去工业化进程意味着,只有一小拨制造业者可以获得廉价贷款。填补缺口的服务业已成长起来,其资本不够密集,而且更仰赖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

与日本相比,美国和欧元区的经历有一些相似,但并不那么极端。

“由于货币政策已经达到极限,转向财政刺激合乎逻辑,实际这也是未来几个季度我们希望看到的,尤其是在日本、英国和美国,”Jen和Yilmaz表示。

这种想法的风险在于,在全球化和老龄化的经济体系中,财政刺激可能与货币刺激政策面临一些相同的问题。与现在相比,1970年时在高速公路建设上每投资1美元能使更大范围的工业受益。在老龄化经济体中,实施财政刺激时借入和投资的资金,不仅要与工业举债及支出面对相同的人口结构压力,而且还会增加债务负担,且需要不断缩小的劳动力人口未来偿还。

这并不是说没有必要进行基础设施投资,而是发达国国家中各种形式的投资在规模相同的情况下,目前产生的效果都大不如前。

当然,讽刺的是,就在各国央行因全球化而面临重压之际,政治力量可能协力削弱其权力。从英国退欧到特朗普与希拉里就贸易协议的唇枪舌战,我们可能看到全球化进程退步。

这将恢复货币政策的部分力量,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损及经济成长。(完)

(编译 王颖/艾茂林/李爽 审校 高琦/陈宗琦/张荻)

更多 国际财经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