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更正)《SAFT专栏》中国抑制信贷狂潮 恐将持续拖慢经济增长

(更正:译文有误,第二段改为“非生产性领域”,非“不具生产力部门”。小标下面第一段改为“经济很大程度取决于投资和出口、而非消费”,非“然而这些管控仍很大程度取决于投资和出口、而非消费”。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James Saft

路透5月16日 - 中国当局采取较安全的作法进行金融监管,这是个好消息。

但不幸的是,这也是个坏消息,因为对宽松放贷的打击--尤其是在信贷涌向非生产性领域之后,意味着中国增长正在放缓且将继续下去。

这件事情意义非凡,不仅仅因为中国是全球原材料的主要买家,还因为信贷狂潮放缓可能会导致失误和问题的爆发,即便在受到严格管控的中国亦复如此。

中国4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5%,增幅较3月的7.6%放缓。1-4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9%,1-3月增幅为9.2%。

1-4月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较上年同期增幅不及5%,但整体数据受政府支持的基础设施投资提振,后者增幅仍在20%以上。

这波放缓背后的原因,是当局对银行业和影子银行投机性信贷新近采取的强硬作法。当局在4月份加大了遏制表外融资的力度,导致最广泛的信贷衡量指标--社会融资规模在一个月内骤减30%。

法国兴业银行的分析师姚炜及Claire Huan在一份致客户报告中写道,“情势发展的观察重点在于金融监管紧缩。有一些明确迹象显示此一行动已经对影子银行体系构成冲击。”

“无论如何,整体信贷成长放缓对于未来经济成长而言并非吉兆。”

所谓的“委托贷款”一直是流动资金的主要来源,但4月这类贷款较3月减少五成;委托贷款即企业间彼此贷款,但通常是透过银行经手管理。

各界普遍认为,此举是当局强调金融业稳定行动的一部分,这是为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秋季中共十九大进行高层改组时能够平稳过渡,而银行及其他金融中介机构为了展现相对严谨的一面,面临着突如其来的庞大压力。

长远来看,这是个大好消息。中国整体债务目前已经超过年度经济产出的250%。虽然这低于美国的约330%,但其债务增长速度迅猛,集中在非生产性行业,且通常是在闲置的投资地产上。

**成长速度缓慢**

中国当局对于这些经济杠杆的控制虽然比欧美更加严格,然而中国经济仍然严重依赖投资和出口、而非消费,因此中国才会面临这种局面。

虽然主管机关多年来力图发展国内消费,但相关措施往往是由债务推动,且最终都落到地产等投资、或者是效率偏低的国营企业领域。

根据某些估计数字显示,目前中国每创造1美元的经济产值,要用到4美元的债务,而美国近期的均值则是约2.5。这个数字不但透露出为何进一步扩张债务可能很危险,也可以看出目前为止中国所作投资的品质。

中国当局2016年为提高经济成长的各项努力,造成愈来愈多贷款流入效率不彰且债台高筑的国有企业。在截至2015年的10年期间,政府投资占整体投资比例将近腰斩,但从那之后又再度回升,再度超越民间投资的比例。但即使如此,过去一年,在经济增速的回报却是日益下滑。

以低于银行指标水准的利率,提供给企业的贷款(通常也就是提供给国有企业的贷款),占整体贷款的比例上升到约30%。但这些企业放慢了投资活动,这是面临财务压力的一个潜在讯号。

“不论是从过去水准或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企业债务都正在逼近非常危险水位,这很明显是全球宏观经济展望的头号风险,”裕信银行经济分析师Edoardo Campanella在一篇客户报告中写道。

“北京当局目前为止采用的举措,无法自行持续而且可能会弄巧成拙。中国政府选择了老面孔(国有企业)、旧经济(重工业)、及旧工具(透过增加信贷作法的需求侧管理政策),企图拉升经济成长摆脱债务威胁。”

目前的可能情况是,信货紧缩为私有企业带来不成比例的重大打击,这些私有企业的政治资源较少,雇员人数较少,但经营效率较高。换句话说,国有企业排挤私有企业的生存空间,已压低了中国的经济成长潜力。

一个更安全稳定的中国,对全球其他国家都是好事,但要达到这个境界,过程可能不轻松。(完)

(本文刊出时,James Saft对文中提及之证券未有任何直接投资,但可能透过基金间接持有相关证券。)

(编译 汪红英/张明钧/蔡美珍;审校 龚芳/刘秀红)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国际财经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