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SAFT专栏》叶伦的“高压经济”对于资产市场有风险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James Saft;编译 王丽鑫/杜明霞/王颖/李爽

路透10月17日 - “高压经济”也许是很好的货币政策,也许不是,但却会给股票和债券带来严重风险。

如果按照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主席叶伦上周五的建议,通过“高压经济”来帮助扭转2008-2009年大衰退遗留的影响,可能给这两大类资产都带来短期的上涨。

但除非叶伦能做到吸引劳动力回来就业,又不会让通胀变得过强,否则股市和债市的风险基本都偏向下行。

通胀不仅能持续自我延续,对于股票和债券未来产生的收入的价值也不利。

而且这还没有考虑通胀爆发后接着快速升息、资产价格波动加剧的情况。

叶伦称闲置的劳动力需求、低生产率以及低投资水平可能会自我持续,也就是磁滞(hysteresis)。她的说法引出了一种可能性,即美联储放松对经济的控制,即使经济火热。

“如果我们假定在深度衰退后存在一定程度的磁滞,很自然下一个问题就是通过暂时实施‘高压经济’,是否可能扭转这种供应面的不利影响,”她周五在波士顿表示。

对企业来说,这种想法当然听起来不错。

毕竟,叶伦的“高压经济”中,更多工人将找到工作、支出也会更多,而且刺激企业增加投资。

作为处于超宽松货币政策时代的投资者,我们应该仔细区分“有利于经济”、“有利于企业营收”和“有利于资产价格”。

叶伦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下面这种情景,即允许经济加大马力可能导致高通胀。

她认为,过去已知的就业和通胀之间的关系,在这次复苏中比以往要弱。

这将是一场赌博:为了治愈上次衰退的创伤而允许通胀上升。

作为政策,这种做法有其吸引力。经济显然受到投资和就业参与率偏低的困扰。另外,在两至三年时间内使利率明显上升,将使美联储在应对未来衰退时处境更为有利。如果衰退马上来临,现在手头上的工具恐怕不太合适这项任务。

**政策不错,但对资产价值不利**

对资产所有者来说,这种政策可能不会带来什么慰藉。债券持有者显然不会喜欢允许通胀上升抹掉已经很微薄的回报的政策。资本价值将受到重创。而近些天来,债券已接近于单向押注,只有在低通胀和低增长这种最极端情况下,才可能表现“良好”。

再看股票。虽说估值从历史上看并非很充分,但却从“高压经济”显然意欲打击的两种情况中得到了益处。

工资增长一直低迷,而企业利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处于历史性高位。如果不是非常担心通胀,以提高工资的形式让劳动力报酬“赶上来”一点的话,必须会损害公司获利。

股市还受益于低通胀和非常规货币政策,这两种情况都会诱使资金离开较为安全的投资。

即便美联储造成经济“偏热”,那么就会带来可预见的加息周期。所有这些可能会让人重新思考合理的付出回报比。

诚然,叶伦的讲话目前或许只是在试探。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周一在纽约的讲话没有显示出直接提高联储通胀目标的意愿,认为美联储在履行双重职责方面已经做得不错。

“我非常不愿意提高通胀目标,”费舍尔称。“我们目前在货币政策方面并未深陷困境。”

当然,“高压”和提高通胀目标虽然不同,但相互关联。

无论选择哪个途径,这样的争论都提醒人们,货币政策带来的一个预期影响就是反常地推升资产价格。

但一旦恢复到正常状态,几乎肯定会拉低付出回报比。(完)

(审校 张涛/陈宗琦/徐文焰)

更多 国际财经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