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年前
《盛宏清专栏》公正看待影子银行
2013年3月8日 / 凌晨5点17分 / 4 年前

《盛宏清专栏》公正看待影子银行

人民币百元面值现钞。Jo Yong-Hak

(作者为路透中文新闻特邀撰稿人,文章仅代表本人观点)

撰稿 盛宏清

关于影子银行,有些人雾里看花,有些人将其妖魔化,也有些人对其中的部分业务表示肯定。笔者觉得,应以较为客观的态度分析影子银行的各项业务,以及各项业务可能对正规金融体系的冲击力度。通过分类统筹研究后,我们的结论是,影子银行风险可控,而且,影子银行对满足实体经济融资,推进利率市场化,促进金融创新,丰富居民投资渠道等都有一定积极作用。

我们从融资平台功能角度将影子银行定义为,游离于受到严格监管的商业银行系统、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之外,与银行系统存在或多或少的千丝万缕联系,利用各种中介和工具融通资金的业务体系。主要包括:银行理财、券商资管、信托融资、委托贷款、表外商业汇票、小贷公司、担保典当和地下融资等。

中国的影子银行和西方国家的情况是有差别的。发达经济体的影子银行业务是基于证券化、回购组合并衍生出丰富的交易工具,是金融市场发达的产物;而中国的影子银行业务体系是在金融市场化程度不太高和正规金融资源得不到充分满足的情况下,规避严格监管以满足资金需求的产物。

从影子银行业务运行角度看,中国的影子银行业务存在的风险是由如下四个基本特点决定的:其一、受监管较少,或影子银行业务本身具有规避监管倾向。中国的影子银行业务覆盖了商业银行表外或边缘业务、证券、信托、民间借贷等极其宽泛领域,在现有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情况下,还没有一个统一的监管机构对其专门监控,当然,监管“漏网”给市场以“规避监管”和“融资创新”的机会,褒贬是非有待历史的检验。

其二、资金链条脆弱,“类资产”与“类负债”存在严重期限错配。影子银行体系为一些次级贷款者和市场富余资金搭建了桥梁,成为次级贷款者融资的主要中间媒介,一旦经济下行或企业陷入较严重困境,势必倒逼影子银行体系的资金链或流动性,同时,影子银行体系也得不到监管层的救助。

其三、杠杆率较高。影子银行大量利用财务杠杆举债进行经营,而且,很多融资企业在利用完“正规金融渠道”后再次通过影子银行加杠杆。

其四、不太透明的场外交易。影子银行的产品结构设计一般较为复杂,隐含的信用担保链条较长,其中许多产品、业务很少有公开的、可以披露的信息。如民间的地下融资、担保典当等,其交易过程较为隐蔽、相关信息难以披露。

然而,我们不能“谈虎色变”,甚至武断地对其妖魔化。

从影子银行各构成上看,截止2012年年末,理财产品约为7.6万亿元,表外运行的商业汇票余额(未到期-贴现)约6.1万亿元,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约为12.3万亿,小额贷款公司和担保典当融资约为1.1万亿元,券商资管业务达到1.5万亿元,地下融资估计为3.5万亿元。名义总计32.1万亿元,但由于业务交叉重叠,影子银行实际规模在28万亿元的水平。

我们测算上述六大业务对商业银行冲击系数及换化为银行表内资产时的呆坏账规模来考察影子银行业务带来的商业银行风险的可控性。结果是,由影子银行业务造成的呆坏账大约在1,000亿元左右,约占中国金融资产总量的0.08%,约占中国正规银行体系呆坏账总量的3.3%。因此,目前影子银行对商业银行的总体冲击仍在可控范围之内。

影子银行业务对商业银行冲击系数及换化为银行表内资产时的呆坏账分布

项目 表外商业汇 理财产品 券商资 信托融 委托贷 民间融资

票 管 资 款

占影子银行业务规模 19.0% 23.7% 4.7% 21.2% 17.1% 14.3%

比例

对商业银行的冲击系 1.74% 2.17% 0.43% 1.94% 0 1.31%

影子银行业务转换为 219.8 273.9 54.0 245.1 — 165.4

银行表内资产时的呆

坏账测算(亿元)

注释:2011年及2012年前三季度商业银行呆坏账率均值分别为1.0%与0.94%,平均为0.97%。

对商业银行冲击计算如下,影子银行业务按照银行承担的责任大小换化为银行表内业务后的各块业务占比乘以0.97%。

客观上讲,影子银行是个较为宽泛的中性称谓,并无好坏之别。影子银行的存在对于金融、经济的影响,应该“一分为二”地看待。

中国“影子银行”发展的积极意义有如下三点:一是推动中国式的金融创新。其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修正了金融过度监管所导致的金融市场分割和扭曲,提高了金融系统的效率、缓解了有管制体系下的市场资金供求失衡,弥补了分业监管所导致的市场割裂问题,推动了不同金融机构和市场间竞争与融合,优化了金融结构,并有效地弥补了传统金融产品难以服务客户群体或需求类型。

二是丰富居民投资产品。与国外影子银行的一个显着区别在于,中国式“影子银行”的资金主要流入了实体经济,尤其是占据国内90%的中小企业,从这一点上说,中国式“影子银行”对正规银行体系在某些方面是个有益补充,同时也在较大程度上满足了客户对金融产品的投资需求。最近国务院关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文件中提出要增加居民投资收入,而某些影子银行业务适应了这一政策趋势。

三是推动利率市场化。管制利率难以真实反映市场资金供求,而影子银行体系内“市场化”资金价格与正规银行、金融机构的利率形成竞争,这无疑对管制利率的市场化改革形成动力。

当然,也要规避中国“影子银行”的一些负面效应。一是消除影子银行对货币政策传导有效性的干扰。货币政策是靠各种货币工具通过银行和银行间市场调控经济运行中的流动性来实现调控实体经济的作用。现阶段,银行信贷额度的控制是流动性与实体经济连接的主要环节和重要手段。央行更多的是通过调控银行体系内的资金,而游离于银行体系之外的资金则无法控制,这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货币政策调控的有效性。因而,加强数据监测,控制银行间资金池水位是有效对冲负面效应的重要手段。

二是努力避免增加企业负担。由于正规银行体系信贷额度有限,影子银行便很快填补了地方平台、中小企业、民间企业的“空缺”,这一块的资金价格相应较高,尤其是在信贷收缩市场资金趋紧的情况下,影子银行的资金价格将更高,中小企业不堪重负。因此,调整信贷结构,加强对小微金融扶植,创新债券发行工具具有重要意义。

三是抑制金融传染性。由于影子银行中的一些业务信息不透明、高杠杆率、高流动性、较少受监管、风险管理能力较弱,使其自身蕴含高风险性,同时,影子银行通过各种业务渠道与资本市场联系非常密切,使得影子银行具有“高传染性”,一旦影子银行发生风险资本市场必将震动。因此,对于一些业务,如信托、理财产品的最终标底项目要有切合实际的担保措施;对理财产品的期限结构设计监管要使其拉长,不能一味超短期滚动;对票据业务要核实真伪,防止“票票脱节、票物脱节、自我膨胀、金融空转”的现象;对民间融资要阳光化,要实行最高利率监管;对资管业务的资产池子要严格审核,去粗存精。(完)

(整理 毕晓雯; 审校 杨淑祯)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