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谢栋铭专栏》美国边境调节税改革对人民币汇率冲击分析

(作者为路透中文特邀专栏作家,华侨银行银行学家,仅代表本人观点)

上周四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美国航空公司高管会面时剧透将在未来两三周公布“非凡”的税收改革,成功扭转了美元的颓势。

尽管特朗普并没有谈及任何细节,但是市场的反应显示美国的税收改革是全球投资者都不得不关注的重大事件。

那美国的税收改革和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有何关系?笔者将在本文梳理这其中的关系,并讨论潜在的影响。

自从特朗普总统从政治舞台上横空出世以来,每天刷他的推特已经成为笔者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的第六大生活习惯。 应该说特朗普总统在社交媒体上信息量还是很大的,但是抛开各种噪音之后,笔者发现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核心就是让工作回到美国,尤其是制造业的工作,而贸易政策将是帮助实现这个目标的主要工具之一。

要预测特朗普政府下贸易政策的走势,先要理清特朗普总统对目前贸易政策的不满来自于哪里。

笔者觉得特朗普对现行贸易政策最大的不满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第一,就是美国货物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第二,特朗普总统认为美国公司在国际贸易上受到了不公平待遇,相对于外国公司在美国支付的进口关税,美国公司在国外付的进口关税比例要高很多。

确实,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数据来看,美国对外国企业征收的进口关税平均在1.7%左右。而相对来说,美国企业在国外市场支付的关税平均至少在4%以上。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2月3日在推特上表示美国应该征收一样的税。

既然贸易逆差和关税是特朗普总统愤怒的来源,那该如何解决呢?这里主要有两个方式,第一,通过调整关税抑制进口。第二,通过税收改革刺激出口。而近期特朗普的有关贸易的措施和评论主要就是围绕这两个方式。

**关税调整两板斧**

我们先来看关税调整。这里主要有两个方式。第一,就是取消或者修改自贸协定。我们看到特朗普总统上台三个多星期以来。主要的精力集中在移民等政策上,目前为止有关经济和贸易政策的措施主要就是撤出TPP和表示要重新修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为什么特朗普要先拿NAFTA开刀,道理很简单,那就是因为包含墨西哥和加拿大的NAFTA的企业支付的美国进口关税仅为0.1%。

相对来说,中国由于并没有和美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中国企业在美支付的关税要比墨西哥企业高很多,大约在3%左右。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总统的火力一上来就先对着墨西哥。

第二,特朗普总特可以在现行法律基础上使用《1974年贸易法》中的201条款和301条款等对外国开展贸易战。这里也可以通过指责其他国家为汇率操纵国,从而加大征收关税。

如果关税是治标的方式,那税收调节可能就是治本的策略。美国企业所得税系统一直被认为美国内部发展不均衡以及贫富差距拉大的原因之一,这也正是导致没有政治经验的特朗普可以异军突起并最终入主白宫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共和党早在2005年就有改革企业所得税的意向,只是受制于种种利益,无法彻底推倒重来。而此次随着“革命家”特朗普的上台,几乎可以肯定特朗普政府将对税收体系进行大手术。

目前在市场上流行的税收改革版本是国会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的边境调节税计划(Border Adjustment Tax BAT)。

虽然特朗普总统曾经在推特上表示这个计划过于复杂,但是在没有更好的替代之前,这个计划很可能被特朗普政府接受,而特朗普任命的白宫贸易委员会负责人纳瓦罗教授也对边境调节税表达了支持,因为瑞安的计划与特朗普总统将制造业带回到美国的民粹主义目标是一致的。

**什么是边境调节税?**

当前美国的征税是依据生产地而不是销售地。除了国内生产成本之外,进口成本也同样可以抵税。课税基数为国内销售加上国外销售(出口)减去国内采购以及国外采购(进口)。

而瑞安的边境调节税则是以销售地为征税依据的,其有三个特点。首先,降低企业所得税至20%。第二,进口将不得用来抵税。第三,出口收入将免予缴税。从以上三个特点可以看出边境调节税是具有保护主义特色的,等于是变相增加了进口关税以及提高了出口补助。

以下这个例子可能可以更为直观地帮助我们理解这个边境调节税所带来的直接影响。假设一个美国企业,每年销售额200美元,其中100美元国内销售,100美元来自出口。而其成本为100美元,其中国内成本50美元,另外50美元来自进口。

--在现行的税收体系下,该企业的课税基础是:100美元国内销售+100美元出口-50美元国内成本-50美元进口,一共是100美元。基于35%的税率的话,该企业缴税额为35美元。

--在边境调节税体系下,由于50美元进口将不再能抵税,而100美元出口不用缴税,新的课税基础将变成100美元国内销售-50美元国内成本,即50美元。基于新的20%的税率的话,该企业缴税额将大幅下滑至10美元。

以上这个例子是较为均衡的例子,即企业境内外销售和成本一致。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企业可能进出口权重不同。对于过度依赖进口的企业来说,他们抵税额将大幅减少,而依赖出口的企业由于课税基础大幅减少,将从中受益。

**影响**

最后让我们再讨论下影响,很显然新的边境调节税是有利于出口企业的,这将有利于特朗普总统缩减贸易逆差这个目标。但是可能重创进口企业,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包括沃尔玛和百思买等在内的零售企业巨头正抱团抵制这个税收改革。

正如笔者上文所说,边境调节税类似于变相征收了20%的进口关税,这对于美国的通胀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并可能最终传导至终端消费者。如果美国通胀率上升的话,这也意味着美联储可能会被迫以加息来应对。

试想下,美国出口贸易逆差缩小叠加美联储加息,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美元很有可能会在新的边境调节税下大幅上涨。而一旦美元和美国利率上升的话,新兴市场又将面临新一轮冲击。对于人民币来说,也不可能在强势美元这个大环境下独善其身。

当然,瑞安的边境调节税最终能否实施,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是美国税改这个风险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既然特朗普总统已经预告了税改,这可能是未来几周市场最需要关注的重大事件。(完)

更多 中国财经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