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库克领导苹果悄然进行企业文化变革
2013年8月23日 / 凌晨5点35分 / 4 年前

库克领导苹果悄然进行企业文化变革

路透旧金山8月22日 - 谢丽尔·桑德伯格就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COO)后不久,就想找个跟她处在类似位置--为才华横溢和富有激情的年轻创始人做二把手的人取取经。她打给了库克。

资料图片:苹果公司执行长库克。REUTERS/Jason Reed

“他很清楚地告诉我,我的工作就是做那些扎克伯格(Facebook联合创始人)不想花太多精力专注的事,”她提到2007年与时任苹果COO的库克那场持续几小时的会面时说。

“那就是他同乔布斯共事时的角色。他还说,逐渐地工作内容会有变化,我应该有所准备。”

而当桑德伯格在Facebook顺利开展工作时,库克的职责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他接到了更为艰巨的任务--接手已故的乔布斯的工作,保住苹果的领先地位--这次他自己可能需要一些建议了。

在库克任职CEO的两年之后,苹果下个月料将发布重新设计的iPhone。这对库克来说是关键时刻。他接手的苹果已经变得截然不同:成了一个成熟的庞大企业,而不再是生气勃勃的开拓者。苹果股价尽管最近上涨,但今年来下滑了5%。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上升约15%。

在连续五年的惊人表现后,转变也许是不可避免的。这五年间,苹果员工数增加两倍,营收上涨超过五倍、获利增加11倍,股价则从150美元升到去年秋季时的峰值705美元。

但转变对一些人而言可能是痛苦的。

库克爱读报表、倾向于达成共识且喜欢一碗水端平,关于他能否成功重塑乔布斯打造的小众文化,还没有定论。虽然库克能娴熟地管理iPhone和iPad产品系列,使其继续为公司创造巨大利润,但在他手下,苹果还没推出过任何一款主打的新品;关于苹果手表和电视的传闻也仅限于传闻。

有人担心,库克对苹果文化的改变,可能浇熄了驱动员工努力实现不可能的事情的动力--或者说恐惧。

**风格不同**

库克是出名的工作狂,也极为保护隐私。熟悉他的人把他描述成一个周全且迷恋数据的高管。他知道如何去倾听,并在小团体中表现得风趣迷人。

Lisa Cooper曾与他一起就读阿拉巴马州Robertsville的高中,现在两人还是朋友。每当回想起库克在学校年刊上的搞怪照片,或在班上对她哼唱he Way We Were的情形时,她还会笑出声来。

在苹果的日常工作中,库克则已经确立一种井然有序而且严肃的风格,与他的前任大不一样。

乔布斯在任时每两个月召开一次iPhone软件会议,会上他会把公司旗舰产品将配备的每项功能特点都讨论一遍。但现在这种景象一去不返了。

“这根本不是Tim的风格,”一位熟悉这些会议情况的人士说。

不过,他也有强硬的一面。在会上,库克平静得几乎可以说有点高深莫测,他把双手交叉在身前,静静地坐着。他的下属只能从他座椅摇摆的变化中看出一点端倪:当他静静地倾听时,如果他摇动椅子的节奏没有变化,他们将感到鼓舞。

“他可能会用一个问题来戳破你,”这位人士说。“他讲话的同时还会加上这样的句子‘我认为这样还不够好’,这样一切算完了,你真想钻进一个洞里死掉算了。”苹果公司对于这些话拒绝置评。

库克的粉丝表示,他的慢条斯理并不妨碍他作出果断决定。他们提到 Apple Maps的失败,苹果用这个地图应用在iPhone中取代谷歌的地图产品,但很快事实表明,苹果的地图并没有为这个重要时刻做好准备。

起初苹果对这些小毛病给予淡化处理,称苹果地图是一项“伟大的创新”,而且这“仅仅是开始部分”。但在暗地里,库克绕过负责地图应用的移动软件主管Scott Forstall(乔布斯的爱将),要求掌管互联网业务的Eddy Cue去搞清情况找出办法。

一名与苹果关系密切的人士回忆指出,库克当时有许多疑问,而这个事件也促使他加速思索苹果操作系统iOS的未来方向。

库克很快就向用户发表公开道歉,开除Forstall,将软件设计大任交付给Jony Ive;Ive极受乔布斯器重,原先只负责硬件设计。

“在库克的愿景中,必须让Jony Ive参与其中,同时将苹果两个极为重要的领域连结起来,这对库克来说是一个重大决定,而他是独立作出决定,而且态度非常坚决,”苹果董事、同时也是迪士尼执行长的Bob Iger指出。

但员工仍传出一些抱怨,苹果似乎注意到了这点,今年稍早在重要的硬件设计部门进行了一次员工士气调查。

“随着我们的业务持续成长且面临挑战,获得有关你们在硬件设计工作的看法及经验反馈,变得愈来愈重要,”苹果硬件设计高级副总裁Dan Riccio在2月写给其团队的信中指出。

一些硅谷人力中介,以及现在进到对手公司的前苹果员工表示,他们现在看到的苹果员工求职信比以前更多,特别是硬件工程师,但苹果人才流失的深度及广度仍然很难具体量化,特别是在苹果近期刚刚扩编的情况下。

一位与苹果有往来的招聘机构人员称,“我快被苹果员工的LinkedIn求职信息和邮件淹没,有些是我从来不曾想象会离开的人,有些加入苹果才一年,他们觉得实际情况同进来时期望的不一样。”

不过,库克的管理被认为更加宽容和温和,这对许多人来说是可喜的变化。

“(管理)不像过去那么疯狂,也没有那么严苛,”招聘顾问和前苹果雇员Beth Fox称,并称她认识的人都在那里稳定工作。“他们喜欢库克,但可能错在过于乐观。”

**社会(责任)方面**

苹果在库克的执掌下比以往似乎愿意承认错误,并对中国代工厂工作环境恶劣等问题采取更坦率的态度。

“我强烈认为,在社会(责任)方面苹果若要产生影响,唯一的方式就是完全公开透明,”今年稍早库克在一次讲话时说。

“如果决定这样做,就要公布好的和不好的一面,我们希望通过这么做,能推动所有人加入进来。”

在股东的压力之下,库克不仅同意从苹果1,500亿美元现金储备中拿出更多现金分红,他还主动把自己的收入与公司股价表现更加紧密挂钩。

但批评人士怀疑,库克对透明度和员工权利作出的承诺是否真有那么好。库存创立的全球制造业体系遭到批评,而且苹果公司及其执行长仍对大小事务高度保密。部分中国工厂的工作条件已得到改善--苹果目前追踪并报告一百万工人的工时情况,以避免非法加班--但仍然遭受工作条件不公的指控。

苹果的税收结构也受到审查,其将数十亿美元的获利存放于爱尔兰子公司,以便缴纳微乎其微的税费或不交税。库克5月时在一场国会听证会上为该政策做辩护,称其是合法的。

另外,股东关注获利和下一个重要产品的问世。4-6月中国市场营收大跌,凸显苹果在这个第二大市场面临挑战,因为其与价格更低的本土同行产品的技术差异缩小,且三星电子(005930.KS)不断推出各个价位的新产品。

本月美国投资大亨伊坎(Carl Icahn)公开他手握大量苹果股票,这给库克投下了信任票。

苹果董事Bob Iger称,鉴于前任的表现及其运营公司的情况,库克承担着非常非常困难的角色。

“我认为他的业务娴熟且自我意识很强,”Iger表示,“他要真正的坦诚面对自己,不做世界希望他成为的样子,或是乔布斯的影子。我希望是这样。”(完)

(编译 杜明霞/梁睿雪/郑茵/李春喜/王翔琼;审校 隋芬/侯向明)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