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分析:政治格局改变或致欧洲经济政策转向 德国恐难坚守撙节立场

路透柏林11月18日 - 欧洲经济政策趋势正在发生缓慢但坚定的改变,德国被席卷其中而改变原有立场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欧盟执委会本周加入到敦促德国增加支出的诸多机构之列,让德国看起来比近10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任何时候都更加形单影只,且与其他国家格格不入。

执委会呼吁在欧元区采取“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立场”,被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和德国保守媒体打压下去,这已在预料当中。

朔伊布勒周五指责欧盟执委会越权,敦促其把主要精力放在实施欧盟财政规定方面。

但明年此时再回头看,这个插曲可能被视作欧洲经济政策全面调整的开始,远离德国多年来成功推进的撙节第一的立场。

这可能是受一系列因素的刺激:特朗普胜选形成的压力,以及法国和德国2017年将有新政府产生。

“我们预计德国地位将慢慢失去影响力。”摩根大通的Marco Protopapa本周指出。

特朗普胜选的影响尤其重大。一方面,那可能增加德国提高国防和安全支出的压力。

另一方面,则向德国既有政治势力发出了强烈信号,提醒他们忽视挫折感越来越强的下层阶级会出现什么危险。这些受全球化力量冲击的人群很可能准备以选票来宣泄怒气。

**大妥协**

法国即将临近的大选将至关重要。中间偏右派的朱佩(Alain Juppe)和他的主要保守派对手菲永(Francois Fillon)均承诺,若在明年5月的大选中胜出,将进行激进的经济改革。

那可能为德法间出现某种“大妥协”创造条件,即以改革换刺激的妥协。这个话题谈论了多年,但在奥朗德政府支持度低迷,法国经济不振之下,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我们正置身于大妥协的游戏当中,”Juppe的一名顾问对路透表示。

而真正的决定因素可能是明年秋季的德国大选以及朔伊布勒的前途。朔伊布勒是德国限制性财政政策的代表。

大选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似乎是,总理梅克尔领导的保守派与中左翼社会民主党(SPD)再次组建“大联盟”。

现年74岁的朔伊布勒已表示,打算再次竞选下议院席位。在不少人看来,这说明他希望在下届内阁中继续担当重要职位。

不过SPD这次有可能掌控财政部,把朔伊布勒挤到其他部门,从而难以再扮演财政纪律的守护者。

在两届政治大联盟中均任职的一名高官表示,过去几年得到的教训,将促使梅克尔的下个政治联盟伙伴放弃传统上的第一选择--外交部,转而控制财政部。

“无论政治伙伴是谁,大家都已经知道财政部的重要性比外交部高得多,”这名官员称。

**从内部开始改变**

智库欧洲改革中心(CER)的首席经济学家Christian Odendahl指出,欧盟执委会有关增加支出的呼吁不太可能动摇德国。

“改变需来自内部,”他说。但Odenhahl确实认为,德国内部对于朔伊布勒平衡预算政策合理性的争论正变得愈发激烈。

德国公共广播联盟(ARD)在9月的一次调查显示,58%的民众支持将增加的税收用于基础设施投资支出,22%的民众倾向于减债,16%的民众希望减税。

“如果财长换人或者如果财政扩张的政治意义上升,那么可能看到情况发生变化,”他提及特朗普胜选所传递出来的信息。“默克尔太务实且过分讲究政治,在有其他问题需要解决的时候,不会把平衡预算作为优先要务。”

大选后德国实施更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可能有助于为收紧货币政策铺路。朔伊布勒自己也提倡收紧货币政策。

欧洲央行下月将召开会议,决定是否延续量化宽松举措。欧洲央行一直在考虑如何退出超宽松政策,并希望德国接过刺激经济的接力棒。

德国经济研究机构DIW负责人暨前欧洲央行官员Marcel Fratzscher称,德国转变立场的压力与日俱增。

他所担心的是,执政党在选战即将来临之际,会把财政方面的调控余地浪费在养老金方面的慷慨许愿上。

“我认为即便朔伊布勒继续担任财长,立场也会继续改变。如果美国加大支出并取得成功,那么这将是一个信号,”他说。“我担心的是这一天可能来得太晚,政府将把财政空间用在增加养老金和减税方面。”(完)

(编译 王丽鑫/张若琪/徐文焰/李爽 审校 徐文焰/张涛/王兴亚/郑茵)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