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重发)分析:特朗普意外胜选让欧洲猛醒自需振作 但果真能自强吗?

(重发以修饰标题)

路透布鲁塞尔11月9日 - 对欧洲来说,英国决定退出欧盟已让其备受折磨,这次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又带来诸多新的不确定性,未免有些难以招架。

欧盟早就被欧洲大陆日益膨胀的反体制情绪搞得焦头烂额,根本无暇关注一个被德国副总理称作“新独裁及沙文主义国际运动先驱”的一个人竟然会当选美国总统。

美国大选前一天,欧盟一位领导人曾坦言,应急计划就是“进行祈祷”。大选过后这天,他们在承诺会与特朗普合作的同时,欧盟一位高级外交官总结了他们的两难处境。

“因为我们一直拒绝真的去想象这种情境,到现在我们有一大串问题需要寻找答案,但几乎一切都是未知,”这位特使告诉路透。

对一些人来说,如果特朗普真的兑现竞选时的承诺,限制美国对海外的国防承诺和其他参与度,欧洲现在必须要加紧自强,去为自身乃至全球承担更多责任。

如果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政府从全球舞台撤回,欧洲可能要在贸易关系、气候变化、俄罗斯以及应对伊斯兰国方面走出自己的一条道路。

“这是又一记警钟,”欧洲议会的欧洲人民党党团主席Manfred Weber表示,“现在要看欧洲了。我们必须更加自信,担负更多责任。”

“我们不知道该对美国有何期待。”

比利时外长瑞德斯对路透表示,特朗普入主白宫“可能有助于让欧洲一些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在欧洲加强防卫合作”。

但欧盟领导人很清楚,任何加强合作的努力,可能会被那些受到特朗普胜选和英国退欧激励的疑欧派激进人士拿来渲染攻击,让他们像希拉里一样在选举中落败 。

东欧担心俄罗斯总统普京可能利用特朗普胜选,来改善美俄关系并扩大俄罗斯影响力。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秘书长史托腾伯格甚至明确说明,特朗普不能违背美国在防卫保护的保证。

**强自振作**

“英国退欧后,特朗普当选后,欧洲不能松懈,”法国外长艾罗表示。在柏林墙倒塌27年后,美国仍在保卫欧洲大陆的军事力量中占最大份额。

“欧洲必须更团结,更积极,更主动攻击,”艾罗表示,“即便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私下里,一些官员怀疑欧洲是否有能力这么做。

“欧洲自己都自顾不暇了,我们还有能力吗?”一位欧洲外交官问道。欧盟面临的局势错综复杂:经济政策、叙利亚难民危机以及英国退欧,而且本身仍然分歧严重。

另一外交官对路透表示:“欧盟的商业模式发生了改变。但要怎么做我们现在还毫无头绪。”

欧盟外长呼吁周日召开特别会议,以讨论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带来的新形势。

前欧盟智库欧洲之友(Friends of Europe)秘书长Giles Merritt说道,各国领导人为摆脱困境必须抓紧时间,他们可能建立起维持全球稳定的联盟。

**整个体系的改变?**

几乎没有人想看到这个结果,除了匈牙利总理Viktor Orban。欧洲领导人和奥巴马政府的使节为了确保维持合作,可以降格以求,去关注双方历史渊源和理念中最基本的共性。

在种族、性别歧视指控满天飞的美国大选后,默克尔也将为明年的德国选举备战,她表示将在共同价值的基础上与特朗普合作,这些价值包括“尊重...人的尊严,不论其出身、肤色、宗教或性别。”

前波兰总理、现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藉由强调大西洋两岸数百年的血缘关系,回应称之为“全新的挑战”及“未来跨大西洋关系的不确定性”。

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则强调有必要建立更强大的跨大西洋合作关系,以应付气候变化、伊斯兰安全威胁与全球经济等问题。

美国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大使无法提供未来新政府政策的细节,但在布鲁塞尔向欧洲国家保证表示,NATO向来是“获得两党支持的机构”。

奥巴马政府驻欧盟代表Anthony Gardner表示,一些领域或有可能改变,包括对俄罗斯的制裁、对乌克兰的支持、核扩散问题、贸易、NATO,以及中东问题等,但他也说:“大家可以拭目以待他会任命哪些人为主要顾问。”

Gardner认为美方不会抛弃这个关系长达50年的重要伙伴,但他的保证并无法安抚布鲁塞尔部分资深官员几近恐慌的感受。

其中一名官员一脸正色说道:“这很糟糕。英国退欧已经是个愚蠢而有害的错误,但主事者不见得都是狂人。如今美国由一个民粹主义者掌权,大家都知道此人可能改变整个体系。”(完)

(编译 刘秀红/杜明霞/孙茉莉/陈宗琦;审校 李爽/蔡美珍/高琦/白云)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