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美联储加息影响几何 负债累累的新兴市场需细思量

路透伦敦9月15日 - 今年某个时候、甚至可能就在本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所采取的政策将会令年度借款成本增加数十亿美元。很多企业、特别是新兴市场的企业似乎对于这一势必出现的情况准备不足。

美联储将利率保持在接近零水平已经近七年,在此期间企业和家庭取得了大量低成本贷款。无论美联储最终何时开始收紧货币政策,其对于企业和家庭的冲击很可能会持续数年。

美联储在2008年通过大幅降低联邦基金利率,力挽美国经济于既倒。该利率实际上被视为全球借款成本的基准利率。

如今超低利率的好日子即将结束,外界普遍预计美联储会在年底前加息,甚至在本周四的会议上就会有所行动。

一些人因此想起了以往美联储紧缩周期之后出现的不良后果,例如对冲基金倒闭、新兴市场货币危机、以及债务违约。

一些企业已经预计到利率上升时代的来临(数月来美联储本身也已发出相关预示),进而采取了诸如削减资本开支等措施。但这样做并不能降低总体债务负担,因为多年来债务一直在快速增加,即便根据经济规律,美联储政策迟早会发生逆转。

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PETR4.SA)就是这波新兴市场企业举债潮中的一个范例,该公司债务自2008年以来已经增长四倍,达到1,330亿美元。

国际清算银行(BIS)本周警告称,几乎所有地区的债务都呈现增长。举债资金主要用于投资、扩张或仅仅是消费。

BIS指出,非美国实体的美元融资规模自2008年以来激增50%,达到创纪录的9.6万亿美元。其中发展中国家占3万亿美元,是2008年水平的两倍。

咨询机构麦肯锡今年稍早公布另一份报告显示,2007年以来全球总体债务增加57万亿美元,债务与经济年产出之比上升17个百分点。

**巨大压力**

现在该还债了。

据摩根大通计算,对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而言,举债成本每上升1个百分点,其净利就下滑15%。该公司自己预计,到2019年其年度偿债规模将增加逾一倍。

“自2008年以来,真正降低杠杆的只有美国民间部门,除此之外其他地方都几乎呈现债务激增的态势。现在我们将面临这一巨大威胁,”Lombard Odier全球固定收益策略师Salman Ahmed表示。

他指出,在中国金融危机疑虑震动全球市场之际,美联储行动及所有相关压力都会带来冲击。中国是2008年以来债务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对于该国是否有能力管理债务的担忧也在不断升温。

美联储和中国因素促使投资者抛售大量新兴市场资产。新兴市场股权基金尤其能体现这一点,根据美银美林,这类基金今年资金流出580亿美元。整体上股权基金流出逾70亿美元。

受美国利率上升预期推动,今年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已经跳涨10-30%。

“(美联储)将令情况难上艰难,”国际金融协会(IIF)总经理Hung Tran表示。

虽然美联储推迟至12月升息可能提供一些安慰,但Tran预计,利率预期将继续推高美元,进一步加重收入以其他货币计的借款人偿债成本。

所有这些因素都将令恶性循环延续,增长放缓和债务成本增加将在未来几年损及企业获利。

影响已经向外蔓延。嘉能可和Lonmin等营收与新兴市场和中国相关的欧元区企业中,已有约30%取消派息,并承诺出售资产以及裁员。

“美联储升息之后的短时期内,企业可能缩减或推迟计划在新兴市场进行的资本支出和产能扩张,”Royal London Asset Management投资组合经理Neil Wilkinson表示。

**解决问题**

出于对中国经济放缓及全球经济增长率偏低的担心,世界银行等机构都曾呼吁美联储暂且按兵不动。但令人惊讶的是,许多新兴经济体央行官员提出,美国升息将为借贷盛宴划下底线,并迫使各国政府推进在低利率时期一度忽视的经济改革。

这也可望消除一个困扰市场的不确定因素。

“近期市场的下跌...令诸多投资者认为新兴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反应不再那么脆弱,”摩根大通在题为“美联储-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报告中指出。

借贷者也冀望美联储若及早遏制通胀压力,将防止通胀在中长期内急剧上扬;美国五年及10年期公债收益率(殖利率)为多数新兴市场债券的参考指标。

新兴市场企业早已有充裕的时间因应美联储的行动。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已然削减支出计划,印尼国有公共事业企业PT 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等其他企业则表示,可能重新审视资本支出计划。

而马来西亚移动运营商Axiata则计划将5.9亿美元贷款,重整为印尼卢比计价的伊斯兰债券,以降低美元曝险。

总而言之,部份人士认为美联储的行动将受到多种因素制肘,包括中国情势发展,对新兴市场爆发危机的担忧,以及更重要的是,美元急升阻挠美国经济复苏的风险。

这可能就是美联储开会在即,而投资者仍在四处环顾的原因所在。接受巴克莱调查的716家全球基金当中,逾四成将中国及发展中国家视为全球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仅有一成认为美联储为头号风险。(完)

(编译 孙国玉/李爽/杜明霞/龚芳; 审校 徐文焰/郑茵/孙茉莉)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