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美联储“非常接近”就业及通胀目标--副主席费舍尔

路透纽约10月17日 -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副主席费舍尔周一表示,联储“非常接近”其就业及通胀目标,他并警告在提振经济增长的努力过程中,切勿轻率地改变政策框架。

在纽约经济俱乐部的演说时,费舍尔点出全球经济低增长使各家央行难以有效对抗衰退,他还说若利率继续保持在目前低位,未来美国经济可能面临更长期且更严重的衰退。

当被问及把美联储通胀目标从当前的2%上调至3%的想法时,费舍尔说他对这类想法并不热衷。

“我们非常接近于最大程度的可持续就业以及2%通胀目标,”他说。“如果在这么接近的时候改变目标,那么会有问题。”

在费舍尔讲话后,美元和股市略为下滑,美国公债收益率延续稍早跌势。他在讲话中还提到,美联储不应施加过多刺激政策,从而让就业超出目标。

上周五,美联储主席叶伦表示,联储或许需要实施“高压”经济来治愈2007-2009年衰退带来的伤害。

**或许年底升息**

美联储去年12月将利率从近零水平调升,为将近10年来首次收紧货币政策,此后一直按兵不动,因美国经济成长趋弱,海外风险增大。不过决策者预计年底前会再度升息。

就在今年夏天,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威廉姆斯抛出了提高通胀目标以刺激支出和投资的概念,在美联储内外引爆一场争论。

“如果经济面临一些可怕的悲观主义情绪,我们或许发现情况极其麻烦,但事实并非如此,”费舍尔说。“我非常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上调通胀目标。”

尽管如此,费舍尔还是承认,“利率处于超低水平加大了货币政策的难度,”特别是在面临衰退的时候。

若利率维持低水平,虽然美联储官员仍有量化宽松及前瞻指引等工具,但他称:“这些选项不能完美代替常规政策。当经济受到负面冲击时,低利率趋势对货币政策的限制或将因此导致更长和更深的衰退。”

**并不简单**

但费舍尔称,美联储推升利率“并没有那么简单”,央行官员认为,人口老龄化、需求疲弱、低投资或已削弱了美国以及全球的经济潜力。

费舍尔称,人口等抑制经济增长的诸多因素都超出了货币政策的影响范围。提振生产率或投资的希望,可能更多地在于其它政府机构,这些机构可以自行决定增加支出。

费舍尔并未特别就美联储在11月或12月会议上升息的可能性置评。

他表示他已尝试量化货币政策的影响,但结果并不妙。比如,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较长期趋势增长率下降,或已令预期的长期联邦基金利率下降多达1.2个百分点。

人口趋势、投资疲弱以及海外增长减速都令其进一步下降。

长期利率越接近零,决策者在未来应对任何经济低迷情况的空间就越小。(完)

(编译 李婷仪/郑茵/王琛;审校 戴素萍/张涛)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