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分析:法国大选未飞出黑天鹅 浇熄欧元政治风险相关交投热情

路透伦敦5月8日 - 去年12月,对于追踪全球政经风险的大型金融投资者而言,2017年交投主题之一便是欧洲民粹主义盛行及其可能对欧元未来造成的威胁。

六个月以及两次大选过后,加之德国9月大选似乎只会是相对传统的政策争斗,上述风险已经下降。

继荷兰中间偏右的首相吕特在3月大选中击败反伊斯兰和反欧盟的威尔德斯之后,法国中间派马克龙在周日胜选总统,击碎对手勒庞关于带领法国离开欧元区并可能退出欧盟的承诺。

在德国,六周前眼看要被舒尔茨所领导德国社会民主党(SPD)赶超的默克尔,于周日赢得地方选举;最新民调显示她的支持率再度领先6-8个点,目前要担心的可能主要是她下一个联盟将如何形塑的问题。

即便舒尔茨重新领先,主要全球投资者称,最坏的预期也就是他领导的政府可能会增加借款和支出,而十年来主流经济学家和德国的国际伙伴一直表示柏林应该这样做。

反欧元的德国新选择党(AfD)的支持率已经下滑到只有5%。

State Street Global Investors的欧洲宏观策略主管Timothy Graf表示,“欧洲的政治风险今年肯定会结束。”

“今年余下时间,风险在于欧元上涨,而非下跌。”

据花旗旗下股票策略团队,今年稍早股票总体风险溢价为6%,欧洲政治风险溢价占了一半。

但荷兰和法国大选改变了这一点,而且马克龙胜选将释放“政治手刹(political handbrake)”,这对投资者、企业和决策者的行为已产生了重大影响。

“我们预计,政治风险的降低将以政治风险溢价和股票风险溢价走低的形式体现出来。‘避险’大潮的出现已得到避免,”他们周一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并重申了对于“让欧洲再现辉煌”的交易题材的确信。

周一全球金融市场反应的细节表明,许多人数周之前就已得出了这一结论,而且他们的顾虑正转回到其它方面--中国、全球大宗商品、美国形势,以及明年的欧洲货币政策。

上月法国大选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击败勒庞和反欧元候选人梅朗雄胜出之后,欧元应声触及约六个月高位。当欧洲的交易员周一回到办公桌前时,任何能提振欧元上涨的因素基本上都已消散。

欧洲股市的获利了结心态看起来也很坚定,股指下跌0.5%左右,而此前一年股市累计已上涨逾五分之一。

“这标志着围绕欧洲政策的说法出现重大转变:并非欧洲所有的民众不满都可以导向为反欧盟或纯粹的民族主义,”M&G Investments宏观基金经理Steven Andrew表示。

“欧元区股市当前价格比较吸引人,未来一段时间可能带来大幅投资回报。”

**默克尔对手深感失望**

欧洲议会前议长舒尔茨(Martin Schulz)1月决定重返国内政坛,全球投资者因此面临默克尔今年或将下台的风险。近年来欧元区政局动荡期间,默克尔一直是区内一块稳定的基石。

但基督教民主党(CDU)周日在德国北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选举中的决定性胜利,提升了默克尔在9月国家大选中获胜的希望,而舒尔茨也坦率地承认他对这样的结果“感到失望”。

之前默克尔在西部萨尔州选举中也胜出。在这两个州,默克尔的投票支持度均增加,而社民党的支持率下降。

第三场地方选举将于下周日在德国西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举行,默克尔届时有机会再度击败德国社会民主党,为四届连任再添筹码。

“这些地方选举将给大选带来信号效应,”全球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的德国首席投资策略师Martin Lueck称。

**五星运动惹人忧**

意大利危机状况持续近10年,而且仍未见曙光,一直是欧洲的一个压力点所在。

而近期民调又显示,该国反建制党派“五星运动”明显领先。该党派称如果在明年初赢得大选,则希望就意大利是否留在欧元区进行公投。

“鉴于五星运动在民调中的表现,我已经开始对意大利状况感到担忧,”摩根资产管理驻伦敦货币业务投资长Roger Hallam称。

“这是我们不再预期欧元今年将大幅上涨的其中一个原因。但是,意大利大选不太可能在今年举行,所以可能还有九个月的放松期。”

2005年默克尔掌权以来的市场表现:tmsnrt.rs/2ptfBK9

(完)

(编译 刘秀红/张荻/王琛/李爽;审校 龚芳/许娜/白云/戴素萍/杜明霞)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