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3 个月前
(更正)分析:三大央行宽松措施逐渐走向终点 市场虽有不舍但料无恐慌
2017年6月2日 / 早上6点41分 / 3 个月前

(更正)分析:三大央行宽松措施逐渐走向终点 市场虽有不舍但料无恐慌

资料图片:2011年1月,波兰华沙,美元、欧元、英镑、人民币和日圆等币种。Kacper Pempel

(更正:第10段译文有误,改为“而多数分析师都预计该央行将在9月暗示缩减购债计划”,非“而多数分析师都预计这将是该央行9月缩减购债计划的一个信号”。第二个小标下第三段,改为“其中六位分析师预计欧洲央行最早将在本月行动”,非“其中六位分析师预计欧洲央行最早将在本月缩减购债”。)

路透伦敦6月1日 - 从过去经验来看,当某个央行暗示准备缩减刺激措施,而这些刺激措施偏偏又是原先维持经济活络和投资人荷包满满的关键时,金融市场通常会有激烈反应。

如今,全球三家主要央行在不同程度上正慢慢走向结束超宽松货币政策,宽松政策是大幅推升金融资产价格的功臣,但对于形势的改变,投资者的反应大体上却似乎云淡风轻。

决策官员显然已经从2013年的经验学到教训,当年时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主席伯南克暗示,美联储或许会放慢或缩减资产负债表的扩张速度。

美联储将会减少买债规模及其他政策计划的消息,引发了2013年那场“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

美国股市下挫了将近7%,美国公债收益率上涨超过100个基点,从巴西到印尼,全球市场都陷入动荡。

四年过去了,美联储现在谈的是缩减资产负债表,而不仅仅是放慢资产负债表扩张速度,在此同时,欧洲央行、甚至日本央行也都在审慎研究货币宽松的终点。

投资者似乎相信,决策者可以在不引发太大震动的情况下传递出相关信息。金融市场本月将从容应对两场央行政策会议,这些会议可能在未来几年被视为央行结束超宽松政策的开端。

“可能从此开始,将一点一点地透露有关(退出宽松过程)将如何展开的信息,”道富银行欧洲、中东和非洲宏观策略负责人Tim Graf说道。

“有关‘缩减恐慌’的经验将引导相关的想法。他们无需采取激进手段。他们无需武断行事。他们可以采用十分渐进的方式,并让市场做好准备。”

消息人士告诉路透,欧洲央行决策者将在6月8日的会议上,就必要时放弃进一步刺激政策的承诺进行讨论,而多数分析师都预计该央行将在9月暗示缩减购债计划。

美联储上次会议记录显示,联储计划今年开始缩表。美联储主席叶伦6月14日将被问及缩表计划。

尽管实施量宽措施已有四年,但日本央行一直未能将通胀率推高至其目标水平;该央行也正在进行有关退出量宽策略的闭门讨论。

**充分沟通**

投资者已经准备好面对暗示退场的讯号,尽管现在退场所牵动的市场利益可以说比2013年要大:路透数据显示,这三大央行共计持有逾13万亿美元资产,比四年前多出三分之一:

图表:tmsnrt.rs/2skClOh

“当时人们谈到货币政策时不怎么用到缩减这个词,所以当这个词从伯南克嘴里讲出来时市场震动很大,”全球最大债券基金之一--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资深投资组合经理Andrew Bosomworth说。

“而现在缩减已被广泛讨论,得到了充分的沟通,所以我认为不会导致那种反应。”

2013年5月22日,伯南克让“缩减”这个词横空出世。同日,美联储会议记录显示,交易员预计美联储一直到12月都会维持购债步伐不变。

Bosomworth和其他人认为,各大央行谨慎地缓慢撤回政策,让投资者感到安心。

美联储官员称,规模接近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其缩减过程将花上三到四年时间。他们称缩减之后的最终规模将远高于危机前的8,000亿美元。

欧洲央行虽然没使用缩减这样的措辞,但在4月延展宽松计划时放慢了月度购债步伐,并在快接近上限时减少了对某些欧元区国家公债的购买。

日本央行在实现一种微妙的平衡,一方面试图说服大家它有一套可靠的退出策略,一方面又没有透露太多信息。

**仓位变化**

全球三大央行采取的初步措施,均使投资者有时间为未来撤出刺激措施作好准备,并在这一刻最终到来时不至于手忙脚乱。

举例来说,最近几周美国货币市场中的投机性净空仓规模已创下纪录高位,因投资者预计美联储将收紧货币政策。而在缩减恐慌之前,则是连续六个月呈现净多仓。

在欧洲,路透访问的分析师中,有四分之三预计欧洲央行将在9月前暗示缩减月度购债规模,其中六位分析师预计欧洲央行最早将在本月行动。

对债市策略师的另一份调查结果暗示,德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在10月前不会上涨30个基点。

投资者称,对全球经济状况的信心增加,也帮助安抚紧张情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今年发达经济体将成长约2%,高于2013年的成长1.3%。

“我们当年对美联储缩减购债的反应较为极端,因为美国经济状况仍存疑,”Davy资产管理公司固定收益资产经理Jim D'Arcy称,“我认为欧洲不会出现缩减恐慌,公债收益率可能会上涨,但幅度不会太大。”

**更加复杂**

但美联储并不是仅有的一家制定政策失误的央行。英国央行目前采取观望态度,但在向外界传达其政策计划时连连失误。

卡尼2013年出任英国央行总裁后,试图向投资者表明利率不会长时间上升,称该行认为在失业率降至7%以前利率不会上调。但失业率突然骤降至7%以下,迫使卡尼寻找新指引。

而当他终于在2015年底暗示利率可能上调时,全球油价崩跌又导致通胀率变为零。

在起初沟通不顺后,美联储已设法让市场明白它将平顺撤出刺激举措。但分析师表示,对欧洲央行而言,撤出刺激举措更加复杂。

市场担心欧洲削减刺激计划可能导致欧元区成员国之间的债券收益率之差扩大,从而重蹈该区2011/2012年债务危机的覆辙。

不过,部分人士认为,欧洲央行购债计划本身并不是目前使这些债券收益率之差持续受控的原因,而是欧洲央行(ECB)总裁德拉吉2012年承诺“竭尽所能保护欧元”、对欧元区制度性支持的信心恢复才是原因。

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何今年表现最佳的欧元区公债会是葡萄牙公债。葡萄牙从该计划中受益最少,因为央行已达到自己定下的购债限额。

“若与市场沟通良好,那么削减刺激行动应该不会造成破坏性影响,”前欧洲央行市场作业主管Francesco Papadia称,“我并不认为一定或者可能再次出现削减恐慌,不过当然要承认这种情况有可能出现。”

发达经济体增长图表:

tmsnrt.rs/2skBXiP

欧元区二线国家公债收益率之差图表:

tmsnrt.rs/2sl1tVa

(完)

编译 蔡美珍/王琛/艾茂林/于春红/许娜;审校 高琦/张荻/王颖/徐文焰/张明钧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