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分析:油罐油轮油满为患 OPEC减产难治供应过剩顽疾

路透纽约/伦敦/新加坡5月19日 -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八年来的首个减产协议1月份生效后,从休斯顿到新加坡的石油交易商开始大量清空储油罐中的原油。

投资者为库存的下降欢呼,认为这是终结油市持续了两年的供应过剩局面的开始--这点燃了原油每桶价格将稳步上升的希望。

但剧情并没有顺势发展下去。

根据全球库存预估以及十几位石油交易商和船运业消息人士,现在这些储油罐很多都出现了库存回升,或是库存下降速度慢于投资者和石油公司之前的预期。这些消息人士向路透提供那些不公布石油存储量数据的储油设施的库存情况。

库存消化不动突显出OPEC所面临的更大挑战。目前OPEC正在竭力带领业界摆脱供应过剩导致的低迷局面。随着美国页岩油生产激增,石油库存居高不下,油价看上去也困在了每桶50美元出头的样子。

市场还没有强到可消化全球很多大型储油设施库存的程度。OPEC的石油部长们本来期待,这将成为使2014年年底以来的这个买方市场恢复平衡的第一步。

国际能源署(IEA)的最新月报显示,截至3月底,工业化国家石油库存估计为30.25亿桶,较五年均值高出约3亿桶。

IEA还说,4月初步数据显示库存可能进一步上升。原油库存处于创纪录的12.35亿桶。

市场目前普遍预计,OPEC和非OPEC产油国将把减产协议延长九个月至2018年3月。

由于难以削减供应,分析师不得不下调对油价的预估。例如,美国银行上周就将2017年布兰特原油目标价下调了7美元至每桶54美元。

在OPEC发起的持续两年的价格战期间,随着油价在2016年初触及每桶不到30美元的低点,大约有5亿桶原油和成品油进入储油设施。

库存增加之际,交易员开始利用储油赚大钱。由于现货油价处于低点,但未来数月交付的原油合约价格大幅上涨,价差走阔让交易员轻松获利。

拜这个正价差之赐,即使贸易商在为储油设施付出昂贵价格后,仍然有利可图。

维多执行委员会委员Chris Bake上周在伦敦一场行业会议指出,虽然从OPEC减产之后,这套储油交易的利润已经没那么好,但那些石油库存许多仍存留在油库里。维多是全球最大独立贸易商。

“从2014年开始累积的逾5.5亿桶原油及油品库存,目前仍然存在感十足,”他称。“有多少会流出来?这是我们所有人持续争论的问题。”

**“塞满油”**

从亚洲的马六甲海峡,到北欧及墨西哥湾的港口,全球石油库存的去化已经放慢或甚至逆转。

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安特卫普(ARA)地区是欧洲储油成本最高地区之一,也是燃料油指标定价地区,一名在当地经手交易的行业消息人士向路透表示,原油正开始重新回流进入储油设施,因为炼厂已经“塞满油”。

成品油库存也骤然跳升,根据荷兰顾问公司PJK International资料,ARA地区的柴油库存在本月稍早升至八个月高位。

交易商告诉路透,位于南非萨尔达尼亚湾海岸的储油设施近几个月售油数百万桶。这一地区的储油设施位居全球最大型之列。

但很快又有更多的船货回到储罐,因为卖家很难找到购买新装油的炼厂。这些储罐可以容纳4,500万桶。

据能源信息提供商Genscape,在休斯顿区域,截至3月底的储油库存触及纪录高位。

亚洲的库存状况似乎更为参差不齐。

在中国,据新华社消息,作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中国3月末商业原油库存触及四年最低。而在其邻国韩国,据韩国国家石油公司,库存水平则接近纪录最高。

**进展缓慢**

尽管全球库存仍然高企,但有部分迹象表明OPEC的减产已经对供应带来一定影响。

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全美石油库存开始下降,为1999年以来同月首次下滑。

仓储成本下降,也反映出和价格战高峰期相比,交易商和石油公司存储的石油减少。

在美国最大的石油存储地--俄克拉荷马州库欣,交易商称储油罐的存储成本为每桶每月0.35美元左右,低于一年前的近0.50美元。

在亚洲炼油中心新加坡,近海超大型油轮上储油的费用为每桶每月0.30-0.40美元,就在几个月前还高达0.50-0.80美元。

路易斯安那海上油港(LOOP)的石油存储期货合约近来跌至每桶0.24美元左右,是今年以来最低的价格之一。

不过,这些石油库存减少的零星迹象,远远达不到OPEC和非OPEC产油国去年11月达成减产协议之后投资者的预期。

“人们没有耐心,以为从1月第一周开始每天库存就会减少1,000万桶,”Energy Aspects的首席石油分析师Amrita Sen说。“供应仍然过剩,而且库存也很多。”(完)

(编译 孙国玉/汪红英/蔡美珍/刘秀红/艾茂林; 审校 王颖/王兴亚/刘秀红/王洋/李春喜)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