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分析:希腊总理攘外之余也必须安内
2015年2月17日 / 凌晨3点48分 / 3 年内

分析:希腊总理攘外之余也必须安内

路透雅典2月16日 -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计划终止节支协议,并不是只有欧元区伙伴国在强烈反对,他也得留心其不易驾驭的强硬左翼政党。

2月12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在布鲁塞尔参加欧盟国家领导人峰会后出席记者会。REUTERS/Francois Lenoir

在1月25日选举中凭借反节支主张而胜选的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名副其实,就是一个由形形色色激进左派组成的联盟。

虽然Syriza如今已经成为一个政党,但它创立的初衷只是为了选举,把反节支的各路左派人马整合在一个旗帜之下,其实他们的具体主张迥然不同。

如果与欧元区的协议未能达到左翼激进联盟党摒弃欧盟/IMF纾困的目标,那么这些包括官员在内的部分成员可能倒戈。

这从齐普拉斯周末延迟对媒体公布其希腊总统提名人选时就可见端倪。根据当地媒体的报导,当时之所以推迟公布,系因候选人的政治色彩引发政府内斗。

“齐普拉斯得走一条难度很高的钢索。”资深政治分析家Theodore Couloumbis说。

除了得留心自家不是真心忠于他的同志,齐普拉斯还得顾及在执政联盟和右翼小党独立希腊人党的均势。独立希腊人党坚决反对纾困,并认为欧盟和IMF一直把希腊当做节支试验的白老鼠。

Couloumbis说,齐普拉斯也许有足够的力量,可以顶住任何对他和欧元区达成之协议的不满。但他可能不想在其总理任期初始就冒此风险。

雅典通讯社周日对希腊能源部长拉法赞尼斯(Panagiotis Lafazanis) 的一篇访问中,显示齐普拉斯在国内正面临一些问题。拉法赞尼斯为左翼激进联盟党中极左派系的要角。

“如果我们所谓的伙伴坚持以某种形式延长现有的纾困计划,也就是恶贯满盈的纾困计划,那就不会有协议产生,”他表示。

在齐普拉斯与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同欧元区努力想协商出解决方案--一个实质上为延长纾困、但不能名为延长的计划--拉法赞尼斯的谈话显得强硬且无可妥协。

就业市场自由化、养老金体系以及民营化的变革,在在都令左翼激进联盟党的左派人士望之生厌;而齐普拉斯却有必要就这些议题保留些许空间,以利协商。

与此同时,齐普拉斯的执政伙伴独立希腊人党也透过其身兼希腊国防部长的党魁卡门诺斯(Panos Kammenos)放话,提出寻求俄罗斯、中国甚至美国的金援以取代欧元区援助的想法。

**数字游戏**

左翼激进联盟党的149名国会议员中有近三分之一都可能坚决反对向欧元区妥协,从理论上来说这足以让政府在紧要关头垮台。

过去一周,左翼激进联盟党的支持者已鼓动数万人走上街头示威,敦促齐普拉斯坚定地反对节支措施。上届保守派政府指责左翼激进联盟党在过去的反节支集会中煽动针对警察的暴力活动,但遭到后者否认。

不过,齐普拉斯拥有许多应对选项。

如果左翼激进联盟党中的左派阵营倒戈,他还有其他盟友可以选择。亲欧的中间路线新政党To Potami拥有17个议席,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泛希社运)也拥有13个议席。

To Potami在竞选期间曾表示,为了维护国家稳定,该党在表决时有时可能会弃权、或者投票支持政府。

另一个原因是,左翼激进联盟党以及独立希腊人党许多政治人物才刚开始享受到掌权的滋味。他们可能不愿冒险失去权力。

“没有什么比掌权更加稳定的事,”Couloubis称。(完)

(编译/审校 张明钧/李婷仪/陈宗琦/许娜/张涛)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