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信报》:卡斯特罗遗言仍值得警醒

(11月28日社评)

古巴前总统卡斯特罗逝世,享年九十岁。这位「拉丁美洲革命之父」生前多姿多采的故事连绵大半个世纪,最富戏剧性的当然是一九六三年因为部署苏联导弹而几乎跟美国大打出手,更导致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濒临爆发核战的边缘;而且由于这次核弹危机,卡斯特罗成为美国中情局必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据说他逃过六百三十八次暗杀阴谋。

卡斯特罗晚年健康欠佳,早于八年前已将政权交给其弟劳尔,随后古巴逐渐奉行市场经济,近年且与死对头破冰恢复邦交,美国总统奥巴马今年三月历史性访问夏湾拿,标志着一个在超强邻国制裁之下彷佛时光停顿了五十年的国家重新出发。屡次逃得过暗杀的卡斯特罗最终敌不过死神,如无意外不会对古巴产生太大影响,劳尔将继续迈开其发展步伐。

虽说卡斯特罗现已撒手尘寰,但其「革命精神」却仍然值得世人咀嚼,尤其在极右民粹主义方兴未艾的今时今日,他的言论很有一点暮鼓晨钟的警世意味,且看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上台掌权之后所发出的豪言壮语:「美洲和南半球是多么需要一场古巴那样的革命!那些盗取百姓财富的富人该当失去一切!」

卡斯特罗生前坚持与美国十位总统对着干,讽刺的是,美国现在选出了一位以打倒「那些盗取百姓财富的富人」为使命的新总统,即是凭着反建制竞选承诺而上台的特朗普。美国选民之所以将特朗普送入白宫,很大程度是源于不满「百分之一」的富人占尽便宜,让「百分之九十九」民众沦为肉随砧板上的剥削对象,口没遮拦的特朗普不管如何政治不正确,因缘际会成为另一种意义的「革命人物」。

极右民粹主义不是特朗普的独家招牌,今年六月英国脱欧的公投结果,何尝不也是反建制的百姓呼声?除此之外,欧洲大陆亦卷起民粹狂潮,奥地利极右自由党候选人霍佛(Norbert Hofer)有机会当选总统;意大利修宪公投在反建制情绪高涨的情况下,很可能遭否决,最大受益者是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假如意大利于十二月四日的修宪公投失败,总理伦齐(Matteo Renzi)履行承诺辞职,意大利说不定步英国后尘脱欧,届时欧盟又要面临另一次土崩瓦解的危机。

至于欧盟火车头之一的法国,极右国民阵线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虽说在明年五月的总统大选之中被看低一线,但经历过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总统的爆冷结果之后,谁也不敢断言马琳勒庞一定无法入主爱丽榭宫。若然连法国也是右翼民粹主义主宰,欧盟能否力挽狂澜自然是一大疑问。

欧美相继出现反建制怒潮,孰令致之?归根究柢是贫富悬殊愈益恶化,「百分之一」的富裕阶级变作「人民公敌」,「百分之九十九」不管怎样努力,始终欠缺上流的阶梯。以美国大选为例,民主党的希拉莉被视作建制派的既得利益者,由她当总统的话,选民认为还是旧模老样,华尔街无论多么腐败,企业家仍然是「大得不能倒」,政府机器永远是「救市不救人」,于是把希望寄托于不按理出牌的特朗普身上,毕竟他高举的「美国优先」道出了劳动阶层的心声。

卡斯特罗所代表的共产主义已是明日黄花,但他的遗言「那些盗取百姓财富的富人该当失去一切」仍然足以让人警醒。按照共产主义的逻辑,资本主义就是剥削劳动阶级的恶魔,不幸地,如今奉行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民众纷纷感受到被剥削的苦楚,曾经席卷全球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正正高举打倒资本主义的旗帜。

环顾眼下的国际局势,共产主义行不通,资本主义又触发民愤,贫富悬殊加剧是所有当权者必须殚精竭虑解开的死结 。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更多 财经视点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