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信报》:德银燃眉之急非难解 金融改革乏力更堪忧

(10月3日社评)

踏入十月,是金融市场惯常多事之秋,远的往事有一九八三年十月中港元江河日下衍生联系滙率、八七年十月下旬全球股灾香港停市四天,近年最大的震撼首推仍令人历历在目的二○○八年秋天雷曼兄弟破产,进而引爆金融海啸及其后延绵的马拉松QE量宽政策。至于今年秋天,大家最担心全球最大银行之一的德国德意志银行(德银),面对美国司法部的天价罚单,有可能陷入流动性危机,恐将沦为「雷曼翻版」并触发新一轮全球动荡。

德银的病况不属于偶发性,本年初市场已惊传其应急可换股债券(CoCo债券)有违约风险,即时吓到环球资产市场「脚软」,各地主要股市连日急挫。后来德银力证有力偿还债务,原以为危机告一段落。岂料到近日,美国司法部又因德银于二○○八年违规销售按揭抵押证券(MBS),要求该行缴付一百四十亿美元(约一千零九十二亿港元)作为和解费用。由于德银去年已录得六十八亿美元巨额亏损,资本充足率捉襟见肘,现在再面临巨额罚单,加上德国政府已明言不会出手打救,难怪市场担心德银会步上雷曼兄弟后尘,因流动性短缺而破产收场。

诚然,当年雷曼兄弟因为次按投资损失惨重,导致严重资不抵债,若不由外部大力注资救援便穷途末路,难以续命;与之相比,德银目前情况未至于这么危急,该行行政总裁克赖恩强调,账上有多达二千一百五十亿欧罗(约一万八千七百亿港元)流动性储备,覆盖率超过百分之一百二十,一时三刻内不会面临支付危机,眼前最大问题只在于美国司法部的天价罚单。

美国政府八年前出乎意料地拒绝打救雷曼兄弟,引发后来猛烈冲击全球的金融海啸,此一决定至今仍备受争议。故此乐观来看,美国当局应已汲取教训,处理德银问题时将更审慎,顾及潜在的严重后果。另一边厢,德国总理默克尔虽明言坚持原则,不会在财务上向德银注资打救,但该国政府据报已循外交渠道跟美国协商,促请降低罚款以免「一拍两散」。美国司法部高层亦回应称,德银若展现合作态度,可考虑降低罚款金额。据法新社在周末报导,双方讨价还价后,罚款或大减超过一半,至五十四亿美元,让德银不致会赔到破产。同时,德银也正在洽售英国保险业务等资产,务求快速套现资金。

姑勿论德银危机能否善了,但这场危机之萌芽,已再一次证明在雷曼破产及量宽实施八年后的今日,环球金融体系仍然十分脆弱。事实上,市场现时担心德银的安危之余,更因见识过雷曼倒闭的破坏力,忧虑会引发另一番连锁效应,令意大利、西班牙等地同样疲弱的银行业也爆发危机。与此同时,在量宽强力灌水八年后,美国和欧洲经济仍缺乏显着起色,部分资产价格却因货币泛滥而畸形飙升,贫富悬殊更形恶化。

当然,世事不能马后炮论断,有人或许会说,若从来没推行过量化宽松,环球金融体系可能早已崩溃,世界经济亦陷入超级大萧条,比现在情况凄惨得多。很明显量宽相当于「买时间」,凭大水漫灌撑住大局,让金融体系和经济有时间慢慢纠错和修复;例如德银今次因二○○八年违规销售按揭抵押证券,跟美国司法部谈判和解,其实亦是修复过程之一环。

然而,量宽实施至今易放难收,即使美国联储局去年底恢复加息,各地政府却似仍停滞于「买时间」自我麻醉阶段,对于如何理顺及巩固金融体系,欠缺更积极的改革部署,德银危机既是警号也是病征。相对于德银的燃眉之急,各地当局之缺乏远见和执行力则是更长远的忧虑,令人对环球金融体系和经济重归健壮不感乐观。继续火中取栗的投资者须做好心理准备,就算德银今次可以跨过难关,环球市场短期内的明浪暗涌依然伴随着大大小小同类危机。

身在德国的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也嘲讽评级机构穆迪近十年从未估中过香港经济的实力。所以,在这个谁都信不过、政策主导价值的年代,惟有自己寻求安全地带避凶,别贪婪。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更多 财经视点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