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信报》:荷兰特朗普难执政 极右影响仍莫低估
2017年3月16日 / 凌晨2点28分 / 6 个月前

《信报》:荷兰特朗普难执政 极右影响仍莫低估

(3月16日社评)

荷兰政坛也有一位高加索种满头金发的男子被称作「狂人」,虽然他跟美国总统特朗普没有血缘关系,但其绰号正是「荷兰特朗普」,如果以香港流行的语言逻辑名之,不妨叫做「特朗普2.0」。这位仁兄近日成为国际焦点,原因是荷兰举行国会大选,而他所率领的极右派自由党(PVV)有望取得亮丽成绩,民意调查甚至一度显示,该党有机会压倒现任首相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执政自由民主人民党(VVD),赢得下议院最多议席,意味着荷兰民粹主义抬头。

荷兰特朗普的真实姓名是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他之所以让人联想到现任美国总统,因为其政治主张同样是「本国优先」、「排斥移民」、「反穆斯林」以及「让本国再次强大」等等。在种种政治主张里面,特朗普有的,威尔德斯也有,特朗普没有的,威尔德斯仍然有,例如「脱离欧盟」,美国没有这个问题,荷兰则有多一个迎合极右民粹思潮的选项。

荷兰大选昨日在香港时间下午二时半开始投票,至香港时间今日凌晨四时结束,尽管预计出口民调会在投票截止前半小时出炉,但正式的选举结果要到下周二才公布。这场选举的重要性乃在于,继去年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民粹主义会不会导致欧洲「加速右转」。

威尔德斯无疑是备受瞩目的焦点人物,然而不管其声势如何凌厉,根据荷兰的选举制度,他一蹴而就成为首相的难度甚高,执政的机会可说微乎其微。

荷兰国会(下议院)总共有一百五十个议席,任何政党赢得半数七十六席或以上就可以单独执政,党魁担任首相。问题是,该国与香港立法会一样采取比例代表制,只要获得百分之零点六七得票率,所属政党排首位的参选人就可以取得一席。这样的设计确保没有一党独大,却也造就政坛碎片化。恰恰是一党独大不可能,所以荷兰几十年来从没有单一政党能够独自执政,必须与其他小党结盟组成联合政府。这次参选的政党多达破纪录的二十八个,绝对是僧多粥少争崩头的局面,就算是赢得最多议席的政党亦有必要寻求组成执政联盟。

按现时的民意调查推算,荷兰特朗普率领的自由党充其量赢得二十多席,名义上已是骄人的进账,但实际上距离单独执政的门槛甚远。即使自由党是最大党,由于其他政党早已有言在先,拒绝跟自由党结盟,威尔德斯根本不可能组成联合政府,亦即无法一圆首相梦。

顺带一提,相比于美国有一半人投票给特朗普,英国公投过半数支持脱欧,荷兰投票给威尔德斯的选民,大概仅得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社会大多数仍是倾向温和或中间派。可是,这一股极右旋风的破坏力始终是不容低估的,毕竟荷兰一向以包容多元文化见称,如今居然有民粹主义者在政坛迅速冒起,不得不说是令人戒惧的警号。

尤其不能低估的是荷兰大选对于整个欧洲向右转的催化作用,假如威尔德斯的自由党一举抢占国会的吃重角色,即使没有执政权,起码拥有话语权,邻近的法国又如何?同样走极右路线的国民阵线领袖玛琳勒庞(Marine Le Pen)将于四月法国大选挑战总统宝座,要是她当选,恐怕欧盟寝食难安;法国必定又是「本国优先」、「排斥移民」、「反穆斯林」以及「让本国再次强大」,倡导一体化的欧盟说不定将土崩瓦解。

极右思潮席卷西半球,位处东半球的香港又会不会产生什么微妙变化?没错,诚如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说,港独没有出路,然而极右思潮不一定以港独的面貌示人,民粹主义者可以用其他方法宣示其主张,例如排斥内地新移民,或者反对中港融合。因此,未来特首无论是谁,必须在这方面下工夫,促进社会和谐,防止撕裂加剧。(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