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香港《经济日报》:环球政经格局变 油国托价难

(10月12日社评)

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拟联手减产,将油价推上每桶60美元。大油国虽图托价补财政缺口,惟此说易行难,除油国各有盘算、美国页岩油蠢动外,令油价高企的国际政经环境,亦已难再。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将在下月开会,油组龙头沙特率先放风,指拟与非油组的产油大国俄罗斯联手减产,将油价由现时每桶约50美元,推上60美元。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开腔表明愿配合油组,减产托价。

大油国想方设法谷高油价,皆因不少油国几年前乘油价高企,大增财政开支,但随着油价不断下滑,习惯"大花筒"的油国随即深陷财困。就连富甲一方的沙特,去年财赤亦近千亿美元,今年财赤估计将高达870亿美元,要变卖资产、加税减开支,甚至向公务员开刀;纵然如此,油价至少要升至约每桶七十多美元的水平,沙特财政才有望止血。

然而,油国要减产托价,客观限制不少,除产油国各有盘算,如伊朗、利比亚、尼日利亚等仍大力增产,图多赚外滙撑经济,要各油国共同进退减产难度极高;且美国页岩油开采成本不断下降,只要油价升至每桶50美元,页岩油产量将大增,就算其他油国减产,油价亦恐难再大升。

更要留意的是,几年前令油价如坐火箭飙升的全球政经环境,已难复再。

一是美国拟从中东抽身。此前国际油价大升的主因之一,是美国大力插手中东事务,除挥军阿富汗、伊拉克,更将伊朗列为"邪恶轴心",美国不断令中东乱局恶化,油价自应声上扬。惟现任奥巴马政府已逐步从中东撤军,更与伊朗和解,且正竞逐下任总统的希拉莉与特朗普,在选战期间都摆出不愿续淌中东浑水的取态,预示美国在中东乱点火头推高油价的境况,已难复再。

二是美国币策趋正常化。过去造成油价高涨的主因之一,是全球多国尤其美国大力量宽,除造成资金泛滥涌向资产市场包括商品,美元弱势更令以美元计价的油价水涨船高。惟量宽已近尽头,现已成各主要央行共识,美国更已踏上货币政策正常化之路,令美元汇价复强,强美元下国际油价自然升势受压。

正因如此,沙特与俄罗斯纵愿减产托价,除受其他油国以至美国页岩油拦阻,造成油价高涨的政经格局更已改变,油价升至50至55美元已遇极大阻力,要重上60美元恐难实现。(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更多 财经视点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