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信报》:暴力待客冰山一角 垄断遗害值得深思

(4月27日社评)

在越南裔美籍医生杜成德遭美国联合航空召警强行拖离机舱事件发酵了两个多星期之际,据悉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小女儿蒂芬妮(Tiffany Trump)「闺蜜」的二十四岁纽约名媛诗伯乐丝(Karen Shiboleth),周初入禀法院控告联合航空,理由是联航一名女职员在拒绝提供任何解释下,像「游街示众」般把她从商务舱拉往经济舱,过程中还当着其他乘客面前「爆粗」羞辱于她。事主向联航索偿九千一百四十六美元奖励积分,另加十五万美元罚金,以阻止同类事情再次出现。

诗伯乐丝本身虽有一定知名度,惟此事之所以引起公众关注,除了涉及联航外,主要还是拜「苦主」跟总统千金熟稔,为事件增添不少人气所赐。

值得注意的是,联航涉嫌粗暴对待诗伯乐丝,事发时(去年九月十日)特朗普尚未当选总统,而在时序上亦先于今年四月九日发生的那宗引起举世哗然的「拖客」事件。另一边厢,联航对手美国航空日前发表声明,就其空中服务员因婴儿车摆放问题跟乘客争执致歉。

从这几宗互不相干的事件可见,美国航空业的根本问题不在超额卖位(若非如此,乘客恐怕难以享受廉价机票),而是业界漠视待客之道。杜成德风波引发的公关灾难令航空公司动辄得咎,纵使错不一定在服务供应方,但为免小事化大,航空公司今后在处理与乘客关系时,敏感度相信会显着提高。

问题是,道歉以至其他避免形象进一步受损的对策只能治标,要让乘客彻底改观,必须由较高层次着手,针对行业竞争寻求改善,这样消费者才有可能从航空公司手上讨回应有的权益。

欧亚地区的航空公司偶尔亦会亏待客人,惟参考历年航空服务全球排名,美国业者大都遥遥堕后。公道自在人心,纵使导致乘客血流披面的不幸事件从未发生,美国航空服务需改善的地方仍多不胜数。

乘客乃航空公司的「米饭班主」,何以美国业者连顾客至上这个基本原则也抛诸脑后?新一期《经济学人》发表了一篇评论,透过欧美对比,探讨美国航空业何以如此「有恃无恐」。我们认为,有三项比较值得细味。

一、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从十年前的百分之四十八激增至目前的百分之八十。相比之下,欧洲四大航空公司的市占率今天仍只有百分之四十五。欧美监管机构以反垄断为本审批并购取态不一样,是造成两地大型航空公司市占率呈现如此差距的重要原因。

二、美国百大空运枢纽中,多达四十个由单一航空公司独占逾半容量。反观欧盟,监管机构阻止航空公司于主要机场建立垄断地位的意愿比美国要强烈得多。

三、二○一六年,北美航空公司盈利按每名乘客计算为二十二点四美元,几近三倍于欧洲同业的七点八四美元。

在讨厌竞争欢迎垄断的投资者如毕非德眼中,美国航空业经营生态近年的转变大大迎合他的脾胃,否则曾公开表示绝不沾手航空公司的「股神」亦不会于去年豪掷百亿美元狂买美国航空股。然而,航空公司股东的利益很大程度建立在消费者的「痛楚」之上。那是由于行业不断整合导致乘客选择大减,消费者被迫对每下愈况的服务质素逆来顺受,票价亦难望因竞争压力而下调。

更值得深思的是,航空业只是美国各行各业垄断趋势日益明显的一个缩影。美国商界花在游说活动上的开支每年达到三十亿美元。从一些统计可见,大企业为巩固自身利益投放的这笔巨款,效益必能令决策层大感满意。

数据显示,若把美国经济细分为九百个不同产业,多达三分之二于过去四分一世纪出现市场控制权愈来愈集中的局面。换句话说,大部分市场占有率落在三数巨企手上已不是什么罕见现象。

汰弱留强乃资本主义「硬道理」,但倘若那不是竞争激烈而是监管机构执行反垄断法不力的结果,情况便适得其反,消费者对「贴钱买难受」恐怕只能哑忍下去,怪不得向来反对「有形之手」干预市场的经济学者最近一反常态,要求美国政府多做点事,为挽救竞争发出「正义」之声!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财经视点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