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香港《经济日报》:西方评级不符国情 危机言过其实

(5月25日社评)

穆迪昨突然调低中国主权评级,列举多项指标,佐证中国债务已岌岌可危;但西方指标未必切合中国国情,北京亦有能力避免危机爆发,市场已反映降级影响有限。

穆迪将中国主权评级由Aa3下调到A1,理由是政府直接债务明年将达到GDP四成,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国企债务水平持续增长,会增加政府或有债务,而未来经济可能放缓至5%,碍于货币政策偏紧,可能要倚赖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使债务上升,令财政状况恶化。

穆迪对中国债务的忧虑可谓旧调重弹,今次添加一些对未来经济影响的预测,令市场再关注中国经济会否硬着陆。外国一些评级机构和基金,过去几年一直唱淡中国,如指楼市泡沫迟早爆破、地方政府债务与影子银行和一些隐藏债务是多么严重,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大增。

在外国人眼中,中国经济在多项客观指标上确都出现问题,且若持续不解决,后果堪虞。这就像日本有学者去年列举五项指标,包括楼价涨幅快、区域分化明显、脱离基本面,且货币超发和政策刺激,从而把中国当前楼价飈升跟日本91年楼市泡沫爆破前情况相提并论。

客观数据和西方标准如此,惟套一句老话,就是中国国情不同,债务危机爆发的风险其实不大。其一,中国不但外债少、外滙储备高达3万亿美元,故不会如一些发展中国家无力偿还外债而陷入危机,更何况中国的国民储蓄率高近GDP的50%,是美国人的3倍,有能力支撑较高水平的债务。

更重要的是,中国不但仍主要是个封闭经济体,中央政府更有相当多工具,包括行政措施缓和债务风险,例如运用国有银行、国有企业、社保基金等,万一真的出现危机,仍能控住局面。

相信此正是穆迪昨降中国主权债务评级,但金融市场却近乎波澜不兴的底因。

当然,这不是说问题长此下去对中国经济没有威胁,因随经济改革继续深化,市场力量日渐抬头,过重的债务始终是个计时炸弹。事实上中央亦了解债弹不得不拆,故才大力推动去杠杆,并让企业债在不出现系统风险下违约,种种措施已取得一定成绩,如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已开始回降。惟可肯定的是,中央拆弹不会随外国的指挥棒走,只会按国情和需要依本身规划去做。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财经视点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