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明报》:特朗普新政不树敌 中国机遇勿一厢情愿

(11月23日社评)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发表上台后的百日新政大计,既未威胁要跟中国展开贸易战,也未提到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和修筑美墨边境墙等备受争议主张,却清晰表明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TPP是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遏制中国的核心政策之一,获日本大力支持。特朗普舍弃TPP,日本固然被杀个措手不及,也必将牵动亚太地缘政治形势,亦为中国牵头推动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带来历史机遇。不过,若就此认为特朗普会将亚洲领导地位拱手让予中国,也未免太过一厢情愿。

特朗普上台首日将发出6项总统行政命令,包括发出撤出TPP通告、取消美国能源生产限制、削减企业规管、下令制订计划对抗网络攻击、调查影响美国工人饭碗的滥用签证问题,以及禁止官员离任后5年内担任说客。竞选期间,特朗普最惹火的一系列主张,诸如大举递解无证移民、监控穆斯林入境,以及上任首日即将中国列为货币操控国等,未有提及,反映他务实一面,无意一上台就四处树敌,总之是以照顾美国工人饭碗为先,强调自己不会背弃竞选承诺。

竞选期间,特朗普大力抨击全球化打击美国工人生计,对于NAFTA和TPP尤其不满。然而,NAFTA毕竟执行约20年,贸然宣布退出的冲击太大,何况特朗普实际上只是迫使墨西哥和加拿大来到谈判桌,重新磋商协议条款,务求令美国成为大赢家而已。相比之下,TPP还未正式执行,即使煞停,对美国不构成即时冲击。

不过,美国放弃TPP的影响相当深远。2010年奥巴马政府提出「亚太再平衡」,务求维持亚洲霸主地位,应对中国崛起,整套战略有两大支柱:一是加强与区内国家,特别是跟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如日本、越南、菲律宾等军事合作;二是深化经济合作,缔订TPP。美国防长卡特曾形容,TPP的价值抵得上一艘航空母舰,足证它对地缘政治的重要。

奥巴马政府苦心经营多年,终于2015年跟日本、大马、澳洲、新西兰、加拿大、墨西哥、越南、新加坡、文莱、智利和秘鲁,就TPP达成协议;如成功落实,整个自贸区规模将占全球经济四成。虽然中国也积极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包罗了日韩澳纽印度和东盟十国,惟步伐不及TPP,自贸区规模相当于全球经济三成,也略逊一筹。

RCEP聚焦削减关税壁垒,TPP野心更大,还寻求削减非关税贸易壁垒,诸如投资限制、隐形补贴、政府采购限制等。TPP要求成员国采取一套严格的劳工、环保和知识产权规则、遵守关于国企商业活动的限制,其中不少规定都有排斥中国的味道。奥巴马政府希望藉此在亚太区建立一套由美国主导、反映美国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贸易规则,最终迫使中国跟随。

TPP触礁夭折,无疑有利中国争取成为亚洲乃至全球自由贸易的推动者和领袖。早于2014年,北京就提倡建设亚太自由贸易区,而RCEP正是实现此长远目标的踏脚石。押错注在TPP身上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APEC峰会期间急求会晤习近平,也许亦是因为意识到积极与华合作推动RCEP,已是眼前不能回避的选择。当然,中国能否化眼前机遇为成果,还得看北京的国际领导能力和整合力。虽然RCEP的缔订门槛要求较TPP低,但是区内各国要克服贸易壁垒和分歧,始终不是易事。

特朗普扬弃TPP,美国「重返亚洲」战略无可避免将出现巨变,但这不代表特朗普就此打算放弃向中国施压。特朗普强调其治国方针是「美国优先」,现在放弃TPP,是由于他认为此项协议不符合美国工人利益,不代表他放弃洽谈贸易协议,更不代表他认为应容让中国称雄亚洲。特朗普表明,在放弃TPP的同时,他会积极去磋商「公平的双边贸易协议」。特朗普显然认为相对于多边贸易协议框架,在双边贸易谈判中,美国可挟着全球最大经济体的优势,更容易逼对手就范,为美国人争取最大好处。另外,特朗普今次虽然未有提到将中国列为「货币操控国」,但也不代表他会放弃在经贸和地缘政治上向中国施压,毕竟特朗普的思路,就是设法增加手上筹码,逼其他国家在谈判桌上向美国提供更多好处。他岂会独厚于北京。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更多 财经视点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