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2 个月内
《信报》:恐袭或成英国大选“黑天鹅”
2017年6月6日 / 凌晨1点18分 / 2 个月内

《信报》:恐袭或成英国大选“黑天鹅”

2 分钟阅读

(6月6日社评)

英国首相文翠珊(特雷莎·梅)及执政保守党在周四的大选中倘有闪失,例如未能保持国会过半数议席而出现「悬峙国会」之况,那么在选前发生的两次恐袭、特别是上星期的伦敦桥惨案肯定是关键因素。

在四月中宣布提前大选的时候,文翠珊领导的保守党可说气势如虹,大有不胜无归之慨。根据当时的民调,保守党领先主要反对党工党超过二十个百分点,换算成议席的话,其在国会的席位,有机会从现时的三百三十个增加至近四百个,而工党则跌至不足二百席,更呈弱势。

五月初的地方选举,保守党果然走势凌厉,取得接近一千九百席,比上届大增六百席,工党沦为大输家,议席缩水近四百个,痛失地方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两党此消彼长,差距急速扩大;当时看来,工党想靠余下几个星期的选举工程在大选中扭转乾坤,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

另一方面,工党本身问题多多,战斗力有限。领袖郝尔彬缺乏政治能量及个人魅力,不少地区党工及党员对他不满,党内高层的分裂又没有弥补,要靠这样的一个团队打好选战,诚不容乐观。何况工党在脱欧这个当前最重大政治议题上,跟保守党分歧不大,政纲也乏善足陈,未见吸引选民包括工党支持者回流的新猷,大选选情被看淡实在顺理成章。

可是,自地方选举后,政治的钟摆开始转向,工党的支持率渐次改善,民调反映其跟保守党的差距,从超过两成逐步收窄到百分之十至十五。及至五月底,不少民调机构如YouGov的数据更显示,双方支持度仅相差四至六个百分点;个别调查更指保守党或许无法保住国会过半数议席,只能成立少数政府及面对悬峙国会的困局。

对于保守党优势消减,有各种不同的解释,文翠珊竞选工程太「hea」、连与郝尔彬进行电视辩论也拒绝是原因之一,因为这映照出权力的傲慢。工党支持者经过地方选举大败后回流以免该在野党政治势力崩溃是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此外,文翠珊一再出尔反尔,承诺不加入息税后又表示不排除加税,也令一些选民失望而「变心」。然而,上述因素本来顶多只会令保守党得票率及议席数目略减,难以导致选情翻盘;但就在此段关键时间一再发生恐怖袭击,进一步削弱保守党的优势,增加其命运逆转的概率。

事实上,英国在近三个月内接连遭遇三次严重恐袭,其中两次是在四月公布大选安排后发生,包括五月二十二日的曼彻斯特城演唱会自杀式炸弹袭击,及上星期六伦敦桥的凶徒驾车撞途人再挥刀乱斩施袭,皆造成严重伤亡,令英国民众的安全感大受打击,同时使政府的公信力及反恐能力深受质疑。对大部分选民而言,生命及财产安全、Law and order从来是重要考虑,文翠珊及保守党一向自诩有能力应对国内外的安全威胁,但如今面对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却显得一筹莫展,提不出什么有效应付的方案。最近发生伦敦桥恐袭事件后,文翠珊虽然一脸肃穆地说「我们受够了」(enough is enough),可是拿出来的对策例如加强监控网上讯息、增加警员巡逻等,都予人「行货」之感,不足以安抚选民的不安情绪,跟她想营造的「铁娘子」形象相去远矣。

况且当一个国家恐袭频生,其执政党及政府的支持度必然大打折扣,诸如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及社会党政府民望之所以江河日下,奥朗德甚至被迫放弃竞逐连任,任内遏止不了恐袭浪潮正是重要原因之一。这种危局今天同样出现在英国保守党身上,令选情告急,出现悬峙国会(hung parliament)的机会正在上升。

一旦保守党变成少数及弱势政府,英国政治经济前景将变得极不明朗,随时或须在短期内再度大选,使脱欧谈判更没把握。到时候,英镑滙价难免再受冲击,投资者不可不防。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