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年前
《市场聚焦》新兴市场股汇急挫,然短期尚不会触发金融危机
2013年6月14日 / 上午9点19分 / 4 年前

《市场聚焦》新兴市场股汇急挫,然短期尚不会触发金融危机

作者 钟华

路透北京6月14日 - 在中国5月疲弱经济数据和美联储或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忧虑的双重打击下,泰国和菲律宾等经济体的汇市和股市近期纷纷出现暴跌,并引发投资者忧虑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重现。

不过,初步看,美联储即使提前缩减刺激政策,引发国际资本回流,新兴市场短期内就爆发类似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并不大。而如果亚洲状况恶化,反过来也会损及美国自身,因此联储施政也需对之综合权衡。

要知道,过去十年多来,国际投资者持续不断将大量资本投入新兴经济体,造成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积累了数以万亿美元计的外汇储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这些外汇储备的美元部位在六成以上,约达4.4兆美元。

因此,如果东亚经济体庞大外汇都有回流倾向,其冲击将是难以想象的。美国财长萨默斯曾将之称为“相互保证金融毁灭”。然而,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积累的这些庞大外汇储备也还未真正经历考验。

如今,作为亚洲乃至全球增长主动力的中国经济增速,开始愈发显露出下降的趋势,尤其是端午假期公布的5月关键经济数据异常疲弱,使得亚洲市场信心受挫。

与此同时,美国公布的5月零售销售和非农就业等经济数据再度均好于预期,使得美联储缩减刺激政策的忧虑开始升温,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改变全球资产定价基础。这些因素叠加,以及部分国家此前公布的外汇储备规模下降,引发亚洲各个市场纷纷溃败。

6月11日,泰国股市暴跌4.97%,创2011年10月以来最大跌幅,菲律宾股市暴跌4.64%,创2011年9月以来最大跌幅。印尼股市暴跌3.9%。

不过,引发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一些关键原因提供一种视角,让我们初步相信危机在短期内重演的可能性较小。其中一个有力证据是,东亚各国在1997年危机后普遍采取浮动汇率制度,并通过贸易盈余积累起了庞大外汇储备,且短期外债比率也大幅降低。

譬如,泰国今年5月外汇储备已高达1,753亿美元,较1996年危机前的372亿美元增加近4倍,而当时外债总额为同期外汇储备的2.92倍(其中短期外债为1.28倍);韩国当时外汇储备332亿美元,外债总额高达外汇储备的4.74倍(其中短期外债为2.28倍),如今韩国的外汇储备已增加近9倍至3,281亿美元。

此外,曾深陷亚洲金融危机的印度尼西亚外汇储备也较当时增加近4倍至1,052亿美元,马来西亚增加逾3倍至1,073亿美元。更毋庸说中国高达3.44万亿美元的全球第一大外汇储备规模。

欲浏览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亚国家外汇储备增长情况图表,请选点击:link.reuters.com/xaj88t

当然,亚洲金融危机之所以爆发,还在于当时各国银行体系非常脆弱。泰国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在1996年时高达27.4%,印尼为7.2%,韩国为6%,尤其是韩国银行业外债规模占到了总负债的55.2%,难以经受冲击。如今,这些方面都已有了极大的改善。

而且,韩国、俄罗斯等经济体还保持着贸易盈余,其中韩国5月贸易顺差60亿美元,为前月的2.5倍。而韩国和东盟四国1993-1996年间积累的经常账户赤字高达1,281亿美元,其中近九成都靠外国银行短期信贷融资。

以此角度看,中国外汇管理局今年5月初出台措施,加强外汇流入管理,打击货物流与资金流不匹配的虚假贸易情况,降低套利资本进入,一定程度上也是在降低中国外部金融风险。今年1-4月,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增加1.5万亿元人民币。

当然,东亚诸经济体与中国经贸往来极为密切,且他们外汇储备的积累主要源于与中国之间的贸易顺差。如果中国经济进一步疲弱,将可能使得东亚诸国的经济基本面出现变化,从而改变他们免受国际资本大规模流动冲击的基础,尤其是本国住户等经济部门转向持有外汇资产对本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巨大冲击。

中国最新公布的5月关键经济数据大都出现下滑,其中固定资产投资前五个月同比增速回落至20.4%,5月环比仅增长1.43%;5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速降至9.2%,当月环比仅增长0.62%。5月广义货币同比增速较上月低0.3个百分点至15.8%;当月社会融资规模为1.19万亿元,比上月少5,763亿元。

在5月数据中,尤其是中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降幅进一步扩大至2.9%,这不仅暗示出中国产能过剩依旧较为严重,需求相对不足;还意味着生产者实际融资成本在上升,从而可能使得存量债务存在风险。

据有关数据计算显示,中国当前非金融部门存量债务已经高逾100万亿元人民币,为国内生产总值2倍。这或许为理解中国银行间市场自5月来资金利率和债市收益率飙升,而未有信息表明中国央行进行了大规模流动性援助,提供了一种视角。

这除去本身的准备金清算补缴、企业上缴税费、季末效应,以及分红等动因外,或许也在阻止或降低经济与金融杠杆的进一步扩张,以避免更大的泡沫和危机。

比较而言,与东亚诸国直接关系更密切的是贸易数据。中国5月出口同比增速较上月下降13.7个百分点至1%;同期进口同比增速也较上月下降17.1个百分点至-0.3%。

预浏览中国月度进出口及贸易顺差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ced78t

与此同时,东亚经济体竞争力正趋下降,泰国对外贸易已从此前的持续顺差转变为逆差,今年4月逆差规模为16.2亿美元;印尼同期逆差规模16.16亿美元。因此,我们也需要密切关注新兴经济体基本面和各种账户数据的变化。

事实上,中国等经济体也在为应对联储缩减乃至退出刺激政策有所准备,比如中国央行维持人民币处于相对升值态势,而不让贬值预期蔓延等;印尼央行本周为阻止卢比贬值,也将隔夜存款利率上调25个基点(bp)。(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