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4日 / 凌晨3点43分 / 4 年前

《全球主要央行动态》--7月4日

以下所列为上周四下午至本周四上午(6月27日-7月4日)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中央银行相关政策动态报导。

**美国**

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两位颇有影响力的决策人士抛出令人瞩目的相似论调,希望投资者不要误以为货币宽松政策将很快结束。两位官员甚至表示,市场误读了美联储的本意。纽约联储总裁杜德利称,如果美国经济及就业市场表现比预期疲弱,那么第三轮量化宽松(QE3)的力度将超过贝南克原先所规划之时间表。他强调,QE3退场时程并不是根据具体的日期,而是取决于经济前景。美联储理事鲍威尔则强调,缩减QE3的时程可能延后,而且“持续一段时间”的可能性很大。

旧金山联储总裁威廉姆斯也称,美联储现在缩减或结束购债计划“仍为时过早”,在缩减QE3规模前,需进一步确认经济复苏的动能,以及通胀回落只是暂时性的。他称美联储将根据新的经济数据修正有关购债进度的计划。威廉姆斯称他个人希望不预期美联储在何月开始缩减QE3规模。他并称,通胀一直保持在过低水平的事实有些令他担忧。他表示如果通胀继续保持在低位,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干扰,美联储可能需要增加刺激规模。

里奇蒙联储总裁拉克尔表示,金融市场在消化美联储今年稍晚将缩减购债计划的消息时,可能进一步波动,但这是可以理解的调整,不会拖累经济成长。他预计美国GDP成长率在可预见的将来在2%左右摇摆,称结构性因素妨碍经济加快成长。拉克尔称9月会议是美联储可能决定缩减购债规模的会议之一,但是否行动取决于经济数据。拉克尔称贝南克记者会后市场的反应暗示,市场过高估计了美联储购买公债的规模。他称美联储面临沟通挑战,要求市场将缩减资产购买规模的消息与未来升息预期区分开来有些过分。

美联储理事史坦则表示,9月可能是美联储考虑缩减资产购买的适当时点,他并强调必须考量经济的长远发展,而不要被最新经济数据所蒙蔽。史坦表示,“委员会最好是在一次决策过程中、例如9月会议上清楚表示,其将主要权衡购债计画推出以来累积出现的大量讯息,而不会被会前几周才刚公布的那些数据过度地影响。”史坦指出,9月初公布的数据“仍将会影响未来的决定”,尽管这些数据可能不会在9月任何政策决议中扮演主要角色。

美联储批准国内银行业执行巴塞尔III资本规定,承诺将制定针对华尔街大型金融机构的严厉新规,同时还将保护小银行免受这项新规的一些最严重冲击。新规要求银行业持有更多股权资本用于支持自身业务,以便在2007-09年信贷危机之后具备更强的抗风险能力。规定的最终版本里还具备一些有利于房地产复苏和小型银行的弹性,但美联储表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拟定四项新规,以应对美国八家最大银行给金融系统带来的风险。

**欧洲**

欧洲央行执委科尔向英国泰晤士报表示,该行正审慎研究提出前瞻指导(forward guidance),但目前要说是否会更为广泛地应用仍为时过早。所谓的前瞻指导即各国央行预先暗示未来的货币政策走向。科尔并表示,若欧元区经济转弱,欧洲央行亦需要准备好采取行动,并考虑所有可能的选项。

英国央行多位官员表示,他们将迅速推进限制银行曝险的新措施,不会因为业者的游说阻挠而动摇。负责金融稳定事务的英国央行副总裁塔克表示,应该现在推出要求银行遵守杠杆比率的新规定。负责审慎监管业务的央行副总裁贝利亦表示,他希望新规尽快实施,英国央行人员正在审查银行提出的落实新规计划。

英国央行公布的最近一次会议记录显示,对于将来全球利率骤然升高将给银行业带来多大风险,央行委员看法不一。金融政策委员会(FPC)一些委员表示,利率将随着经济的改善而上升;委员会不应劝阻投资者转向风险较高资产。其他人则担心如果利率上升,那么市场流动性将会大幅减少,而且“届时金融系统中的杠杆也许会超过当前可能确认的数量。”

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委员迈尔斯对各国央行大规模购债造成资产价格泡沫的说法予以否认。迈尔斯还表示,他不同意购债无助于支撑需求的观点。迈尔斯在金融时报的专栏中写道,“央行的购债计划有助于支撑全面的资产价格,这也导致支出比其他情形更高。”

瑞典央行维持其主要利率在1.00%不变,其力图在不刺激家庭过度贷款的前提下,支撑尚不稳固的经济复苏。

**日韩**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表示,日本经济正在复苏轨道上,有迹象显示通胀预期正在上升,他强调该央行积极货币刺激举措正在发挥作用。黑田东彦称,在稳健内需和海外经济成长的帮助下,日本经济有可能恢复温和复苏。他表示日本经济正稳步走向复苏,一些迹象表明通胀预期正在上升。

日本央行短观调查报告显示,日本制造业者信心指数在6月当季转为正值,为将近两年来首次,说明政府通货再膨胀政策所刺激起来的良好信心并未因近期市场波动而受损。民间消费强劲亦提升服务业信心,预示日本央行有望通过积极货币刺激政策,结束15年来的通缩局面并在两年内达到2%通胀率目标。

韩国央行表示,该国与中国之间现有的韩元-人民币货币互换协议延长三年。此前两国间进行了峰会谈判。韩国央行在一份声明中称,中韩两国可能选择将当前货币互换协议时间延长逾三年,并在需要的情况下扩大现有协议的规模。

**澳洲**

澳洲央行总裁史蒂文斯表示,澳洲长期的矿业投资荣景降温,将构成一大挑战,但央行准备扶助经济转变为由其他动力驱动成长的模式。史蒂文斯称,无法保证非资源业可以得到恰当程度的增强;但在利率处在低位的环境下,诸如住房、非矿企业等行业的增速迟早会加速。他还对强势澳元的韧性表示惊讶,不过称自由浮动汇率制度“终会予以调整”。

澳洲央行维持隔夜拆款利率在纪录低位2.75%不变,并称可能有进一步放松政策的空间,因澳元汇率依然过高。总裁史蒂文斯在央行月度政策会议后表示,“委员会还评估了通胀前景,根据目前估测,如果有支撑需求的必要,可能存在进一步放松政策的空间。”

**中港台**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本轮流动性紧张事件过程中,市场基本上正确理解了央行对流动性的把握。未来央行仍将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并适时调节市场流动性,保持市场总体稳定。

周小川表示,将综合运用各种工具和手段,适时调节市场流动性,保持总体稳定,为金融市场的平稳运行和发展创造良好的货币条件。他并指出,中国将积极稳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此进程未来会有所提速。但资本项目可兑换也要管理好风险,资本项目可兑换是一个有弹性的制度安排,不是一个“非黑既白”的选择。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长期内中国主要面临的是外资流入的压力,而不是流出的压力。盛松成并指出,即使出现有大量资本外逃的现象,完全可以防风险,因为如果出现资本外逃,可以用一些方法限制,对资本外逃的忧虑不会妨碍中国扩大资本账户开放的进程。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纪志宏表示,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于中国货币政策的自主性,带来一定的压力或限制了选择空间;而比较灵活的货币政策机制,在应对好流动性外部的冲击上,是非常重要的。他还提到,从危机后经验教训的吸取来看,还是要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加快利率、汇率、资本市场的改革,都会较大地提升这种抗冲击的能力。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秘书长邢毓静表示,中国开展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条件已经具备,且当前是推动的非常有利时机;若资本项目可兑换不透明、不明确,则可能使中国难以融入具有更高标准的自贸区和投资协定的谈判。

为引导信贷资金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中国央行称近日对部分分支行安排增加再贴现额度120亿元人民币,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企业和“三农”的信贷投放。并将进一步加大再贴现支持力度,对小微企业、涉农行业等融资需求较大的地区适当增加再贴现额度。

台湾央行宣布,重贴现率维持在1.875%不变,为连续第八次维持利率不变。此结果符合市场预期。虽然利率决议不变,但台湾央行十分关注包括美国QE退场及大陆银行流动性等对全球经济前景的影响。央行指出,美、日经济稳定扩张,但欧洲经济仍弱,中国大陆及亚洲新兴经济体成长不如预期。“现在货币政策是适度宽松,假如未来要调升利率 ,是要对物价的预期提升,是要判断未来物价的展望,不是以过去的物价。”央行总裁彭淮南说。

两位消息人士对路透表示,台湾央行正与台湾银行业者沟通,积极研议促成推出本地人民币汇率及利率定盘机制,以做为本地人民币汇率及利率商品的定价基础。台湾银行业同业公会稍后向路透证实,已收到台湾央行公文要求研议规划定盘机制,将尽快检讨后执行。 (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