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年前
专栏节选 :浮士德的困境--今周刊「谷月涵看台湾」
2014年1月16日 / 凌晨12点05分 / 4 年前

专栏节选 :浮士德的困境--今周刊「谷月涵看台湾」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月16日出版的当期「谷月涵看台湾」专栏) 当台湾碰到中国政策的时候,便面临「浮士德的选择」─在繁荣与主权间作抉择。繁荣来自于台湾与中国经济挂钩而取得的特别优势,透过对当地的了解和超优的企业管理技能,台湾的个人和企业具备掌握中国特定产业的独到能力。

然而,取得繁荣途径的代价,则是主权丧失的程度。当依赖成性后,一旦台湾的发展不能称中国的意,中国可随时关闭繁荣之路,让台湾立时陷入严重的经济困境。因此,为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更多的财富,我们愿意付出怎样的政治代价?

有关商业上的经济利益容易计算,但出让主权的政治成本,得用哪条公式才算得出来?

但这样的困境并非台湾独有。事实上,当全球贸易伙伴增加后,每个国家都碰到某种程度的外部依赖性;我们会问,台湾会变成中国的一部分吗?同样地,我们也可以问,美国会变成墨西哥的一部分吗?先别笑,当西班牙裔占美国人口的一七%,美国每年增加的人口有一半来自西裔,在不久的将来,上述问题将成为事实。

在美国,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好处引起激辩,更别提NAFTA(由美加墨组成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更让部分美国人认为,他们遭到剥削了。

为了要进入中国市场,更广泛地说,要扭转台湾与全球贸易伙伴隔绝的情势,究竟是要争取成为美国主导的TPP会员国?还是加入以中国为首的CR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CREP目前仅是东协加三(ASEAN+3 )自由贸易平台观念的延伸。

台湾可利用美国和中国的竞合关系,来提高本身有限的议价能力。若能同时加入两个自由贸易区,那我们有可能摇身一变成关键角色。然而,这两个协议虽然都还在研议阶段,但台湾起步太晚,未来七至八年间,很难成为这两大组织活跃的会员国。

一个立即性的选择是,运用台湾成为一个或多个最近热门的自由贸易区,作为与上海自贸区的商业介面;这会是一个「乾净」、「消毒」过的管道,藉此可获得有限整合的益处,而且还不必让台湾的政体暴露在北京的威吓之下。问题在于,双方的自贸区成效还未可知,也许还要好几年的规范调整,才会做出成绩。

但以上的任一选项,都会影响繁荣和主权间的平衡;这些在ECFA(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协商时就应被充分讨论。然而无法取得立法院认可的协议谈判与文书签署,只会让我们更绑手绑脚,与中国如此,与其他贸易伙伴亦如此。如果相关条约无法获得立院通过,像先前的ECFA和美牛协议,那么,将不会有任何一个贸易伙伴,愿意再与我们进行任何协商了。(完)

注: 1.专栏作者谷月涵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现任花旗环球台股研究部主管。

2.以上的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