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中国经济:必须积极推进存量债务重组,终止“僵尸”信用--专家
2014年2月21日 / 凌晨1点17分 / 4 年前

中国经济:必须积极推进存量债务重组,终止“僵尸”信用--专家

路透北京2月21日 - 中国经济增长对信用和债务的依赖性越来越强化。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刘煜辉看来,未来中国宏观政策考虑的方向并不是要关死流动性闸门,而是如何让流动性流向效率的部分,因此必须积极推进庞大存量债务的重组,终止“僵尸”信用。

他在上海证券报周五撰文指出,2012-2013年每年中国债务率上升都在15-16个百分点,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增长下去,到2016年非金融部门债务率就会达到GDP(国内生产总值)的250%左右,这恐怕是仅次于日本的债务水平。

“在未来两三年,中国可能要考虑有序地允许以下三件事情的发生:一是要允许‘僵尸’企业关厂和破产退出;二是要允许不具备经济合理性的地方在建项目下马缓建,甚至停建,”他说,第三是要允许“僵尸”信用终止,积极支持银行进行坏账的清理和核销。

刘煜辉指出,现在的状态是大量的增量资源被无谓地消耗在这三个方向,虽然终止“僵尸”信用的后果是经济短期下行的力度加大,资产价格的下跌,但应对这种状态的政策空间非常充分。

“如果‘僵尸’信用真进入‘破’的状态,宏观政策空间反而豁然开朗,”他说,譬如可以强化资本项管制,可考虑“类托宾税”政策,防止短期资本大进大出。

同时,可以迅速松绑汇率管制,增强弹性,使中国完整工业链重新获得动力;甚至可以实施某种程度的量化宽松,从而降低整个债务体系滚动的成本。

中国1月社会融资总量达到2.58万亿元人民币,明显超过此前市场预期。同时,一系列景气调查显示,中国制造业和服务业活动出现了降温,意味着经济增长对信用和债务的依赖性越来越强化。

**如何平衡改革和增长的关系是关键**

刘煜辉指出,改革对短期经济增长既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现实中可能会出现改革对增长速度的正向影响不能对冲掉负向影响,在某些时间段不能形成一种“无缝对接”的效果,从而在改革前期出现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这是非常正常的,也应是预期之中的。

“中国现在最应该避免的是:为了保增长把减杠杆推迟了(甚至进一步被动累积杠杆),而对经济增长正向效果(加需求、增效率)的结构性改革没有跟上,我们就浪费了改革最好的时机,”他说。

“如何平衡改革和增长的关系是未来宏观政策的关键,”刘煜辉称。

他认为,目前不应过分担心就业,关键是要提高就业与增长的弹性。他分析指出,从劳动力供给看,2012年中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的绝对数首次出现下降,下降了345万;未来10年每年下降400-600万,也就是说中国的人口红利的窗口关闭了,所以每年的新增就业中有300-400万人只是“填坑”。

而且,从劳动力需求看,经济吸收就业的能力并不疲弱:尽管经济增速在放缓,但2013年前九个月新增就业1,066万人,超过全年就业计划,到年底接近1,300万人,这说明由于服务业增长很快,目前经济增长与就业弹性可能正处于上升趋势。

“由于中国现代服务业未来的成长空间巨大,可以预计这种弹性的增长还会持续很长时间,”他说,如果一个百分点的GDP增速所带动新增就业的人数从150万提高到200万,“中国未来可能只要5%-6%的增速就可以实现就业目标。”

中国1月通胀保持温和,进出口意外录得双位数同比增速。中国国家统计局因循惯例并不会单独公布1月工业、投资和消费数据细节,定于3月13日发布1-2月合并数据。(完) (发稿 乔艳红;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