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3 年前
《SAFT专栏》中国储蓄资本的最佳去处
2014年10月17日 / 早上7点39分 / 3 年前

《SAFT专栏》中国储蓄资本的最佳去处

**高速公路与机场**

对于新兴市场其他地区,IMF自己也表示,虽然发达国家可以自行融资进行公共基础设施投资,但发展中国家这方面建设很可能只会导致负债水平升高。显然在非洲和拉美都没有免费午餐。

当前市场焦点主要集中于欧洲,寄望于各国能放松财政紧缩政策,但中期内基础设施建设的希望不大。Sanyal以德国为例,称该国老龄化意味着我们顶多只能指望他们不要再给过剩的全球储蓄添砖加瓦。

这就只剩下了美国,美国特色的政治制度已经导致数十年基础设施投资不足。德意志银行预计,从机场、公路到学校,美国25年的投资缺口接近4万亿(兆)美元,每年融资缺口超过2,000亿美元。

要记住,当你拥有充余资本时,的确会有所不同。因为资本寻求回报,资产价格会上涨,同理利率也将保持低位,泡沫可能会呈扩大之势。这意味着,即便西方各国央行有能力升息,来自中国的资本或许也会将利率持续压低,并且总会引起泡沫。像现在这样,如果升息延迟,效果可能会更加明显。

如果中国资本能够投入到自偿性的美国基础设施产业,或是其他可能的地方,全球经济增长就有望加速。但是这需要美国下定决心借钱,时计上也就是从中国借钱,并用于公共投资。但是做为政治提案,看来很难实现。

“不论什么原因,如果布雷顿森林III体系难以确立,我们就应该坦然接受长期的平庸增长,”Sanyal在客户报告中写道。

“不过,廉价资本仍将继续支撑资产价格并打压收益率。按历史经验,炫耀性资产可能会表现尤其出色。”

或许我们需要在基础设施和泡沫间做出抉择。(完) (译文审校 张明钧)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