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3 年前
《KEMP专栏》经典重读:“大宗商品期货的事实与幻想”
2015年1月9日 / 早上7点28分 / 3 年前

《KEMP专栏》经典重读:“大宗商品期货的事实与幻想”

真正的问题来自于展期收益,更精确地说,一篮子商品期货合约的价格理应会有随着时间上涨的倾向,以补偿投资人从商品生产商承担而来的价格风险。

有许多种方法形塑这种类型的回报。凯恩斯(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称之为“正常逆价差”(normal backwardation),而Gorton及Rouwenhorst称之为“风险溢价”。

鉴于此一风险溢价,Gorton及Rouwenhorst指出,在1959年及2004年间持有完全担保的一篮子商品期货合约所能取得的报酬率,将远高于商品现货价格报酬。

全面性的商品指数实际上是向投资人收取“特权费”,而非补偿投资人承担未来价格走向风险。

因此,1959年至2004年、以及2004年至2014年有些什么改变呢?最显而易见的答案是商品作为资产类别受欢迎的程度,以及由此衍生的新投资资金流入,这改变了期约价格变化的模式。

在2004年之前、特别是在1990年代初期之前,商品衍生品市场规模不大,且流动性欠佳。在1959年至2004年的大多数时间内,原油及美国天然气等重要商品并没有相应的期货合约。

在规模小且流动性欠佳的市场中,对于投资人而言可能一直存在一个很高的风险溢价,然而市场交投活络之后,这样的风险溢价便消失无踪。1959年至2004年期间可能不具长期回报的高度代表性,因投资人实际上恐怕无法藉由投资商品衍生品达成这样的长期回报。

更新这些“事实与幻想”的用处颇大,可以了解1959年至2014年整体期间的结果是否具有强大说服力,并了解若排除特定时期(如1959-1979年或1994-2014年)是否会对风险溢价造成重大影响。(完) (编译 郑茵/蔡美珍/李春喜/张明钧; 审校 白云/王洋)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