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匡正新界土地乱象,必须整顿地政总署--明报9月15日

申诉专员公署发表报告,又再批评地政总署对占用官地采取纵容态度。所谓"又再",其实是申诉专员3年前已有报告指地政总署存在这方面缺失,惟未见改善,一些个案情况更显示有恶化之势。地政总署就处理霸占官地和非法寮屋备受诟病,都归咎人手不足,不过从历年传媒揭发的情况,是否仅仅属于资源问题,抑或蕴含其他不当甚至不法情事,值得政府探究。近年传媒接连揭露地政官员涉及怀疑利用内幕消息买地、"套丁"兴建村屋等事例,显示现行法例对新界土地规管之千疮百孔,是否已经成为贪污腐败的温牀,政府有必要严肃正视。

有关地政总署处理非法占用官地、执行土地契约、短期租约延误失当,申诉专员公署在1998、2012和2013年已有调查报告。另外在4年前,审计署报告列举6个"地霸"个案,揭露地政总署疏于执法,纵容霸占官地,其中有乡事势力霸占郊野公园用地经营游乐餐饮庄园长达18年,市民和舆论对此哗然。这些报告,从不同角度和层面批评地政总署失职失当,可以说是地政总署经常落入监察政府运作的雷达,它的败政对于政府而言已经不是新闻。

审计署、申诉专员公署报告披露的情况,对于传媒而言更加不是新闻。这些年,传媒经常报道霸占官地个案,也不断指出有人霸占之后申请短期租约,即是申诉专员所说的"先斩后奏",把占用合法化,或是根本就"斩而不奏",而地政总署却鲜见执法,就是申诉专员所说地政总署变相鼓励和纵容霸占官地。事态实情是:霸占官地手法耳熟能详,个案俯拾皆是,传媒经常报道、市民司空见惯、政府也不陌生,然则明明是地政总署失职不当,为何那么多年未见改善,反而日趋恶化?个中是否有隐衷内情,使人困惑。

近日引起热议的横洲公屋计划,政府初步舍弃"棕地"和计划大缩水,由原本兴建1.7万个单位,改为在"绿化地带"兴建4000个单位,而"棕地"涉及由1990年开始形成的停车场等设施,范围广达17公顷,相当于维多利亚公园那么大,可是其中约8.5公顷是霸占官地。横洲公屋计划之转折,政府向黑势力妥协之说,坊间甚嚣尘上,政府矢口否认;可是以经营有关停车场等设施人物的背景,除非政府公开计划相关文件,证明计划的谘询恰当、转折合理,否则难释猜疑。

这个停车场范围逾半霸占官地,地政总署跟着传媒报道处理,却说占用官地只有3.8公顷;其他约4.7公顷官地,地政总署表示已经批出21个短期租约作不同用途。然则,既有横洲公屋计划,地政总署是否就短期租约到期就不再续约,有必要交代。这个停车场存在了25年,历年霸占官地营运所得,有粗略估计高达2亿元,迄今所知霸占者只要停止占用官地,未见政府会检控和追究,如此无本生利的生意对于区内有办法、有势力之人,吸引力不言而喻。

传媒接获霸占官地投诉,只要稍为了解调查就已经可以确定属实,何况地政官员的专业背景,定期巡查时只要稍为留意,更是不难发现这类个案。例如上述停车场设施,地政官员为何长期放之任之?横洲个案历经25年,人手不足之说不能接受,只有其他原因才足以解释。可能是什么原因呢?近年传媒相继揭发地政官员一些行径,是否与此有关?例如有地政官员怀疑利用掌握的内部资料购买土地、有地政官员涉嫌参与"套丁"而兴建多座村屋等。这些事例说明什么问题、地政官员身分起了什么作用、地政官员在新界土地事宜疏于执法是否涉及利益轇轕、地政官员与乡事互动是怎样的形态等等;诸如此类,值得政府深入探究。

这些年,随着新界原居民从建丁屋、僭建等不断延伸特权,城乡矛盾愈趋尖锐,地政总署表面上的颟顸无能,则使矛盾进一步突显而深化。政府一些政策,被认为愈来愈向原居民倾斜,而乡事中人对此表现得仍不满足,惹起市区居民更大反弹。政府必须着手处理这方面分歧,否则社会难以和谐,还可能埋下不稳定因素。整顿地政总署,使之成为及时制止在新界土地事宜胡作非为行径的力量,可以带来一定改变,否则"官商乡黑"的批评将盘缠不去,政府也难以洗脱污名。(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