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横洲疑云阵阵,必须根查到底--信报9月19日

候任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声称因为揭发"官商乡黑勾结"而受到威胁,事件虽然尚待查明,但所涉及的元朗横洲发展计划却是实实在在令人狐疑,究竟当初说要兴建1.7万个公屋单位,为什么会大幅缩减,变成建屋量只有4,000个?政府所说的分阶段发展,其余的1.3万个公屋最终也会落成,到底是一以贯之的计划,还是为回应批评的"死撑"?官员近日连番解画,尝试撇清勾结的指控,可惜迄今仍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陈述,甚至质疑的矛头已上升至关乎特首梁振英亲自为横洲工作小组督师的最高决策层面。

事态最新发展是《苹果日报》披露梁振英领导工作小组讨论横洲发展计划,与屏山乡乡事委员会主席兼元朗区议会当然议员曾树和等地区人士进行"软性游说",在2013年8月曾树和率众到天水围地方论坛支持梁振英之后,建屋量随即缩减。特首办发表声明表示:"行政长官梁振英从没与政府以外的任何人士就横洲发展进行商讨。对于《苹果日报》指文件透露政府在2013年7月首度向乡事派『摸底』,同年8月在横洲经营车场的屏山乡乡事委员会主席曾树和就率众在地方论坛高调支持行政长官;有关指控纯属捏造,毫无事实根据。行政长官对此表示遗憾。"

"摸底"、"撑梁"与"建屋量缩减"之间有没有因果关系,目前无法理顺一个确凿无讹的清晰脉络,姑且按下不表,可是整件事始终予人疑云阵阵、不尽不实的不良印象。

政府在朱凯廸事件之后强调,一直以1.7万个公屋单位作为目标,计划不会因为反对意见而放弃。特首办发言人昨日更称,梁振英自上任后,几乎每星期都主持不同的跨部门会议,推动二三十个中、长期大规模土地开发项目的高层次统筹和协调,以尽快增加土地和房屋的供应;而在行政长官主持的横洲和皇后山工作小组会议上,横洲仍然是以1.7万个单位为目标。

然而,根据传媒取得的文件显示,地区领袖普遍支持兴建4,000个单位的第一期发展,反对第二及第三期、即在棕地兴建1.3万个单位的发展计划;基于游说结果,房屋署认为除非政府检讨露天货仓用地的安置政策,否则第二及第三期的发展在短至中期都难以推展。因此有理由相信,搁置第二及第三期计划正是"摸底"的结果,阻力很可能源于棕地之上经营露天货仓及车场业务的既得利益者。

即使只是考虑整体配套及"先易后难"而暂缓第二、三期的发展,并不是"受到阻力"而放弃,当中还有两大疑团:为什么私底下的"摸底"可以取代公开谘询?为什么被搁置的计划犹如不存在一样?翻查元朗区议会2014年6月24日的会议纪录,政府当时仅提及位于朗屏邨以北、髻山与朗屏路之间,地盘总面积约为5.6公顷的绿化地带,"预计可兴建约4,000个公营房屋单位及其他设施",只字不提余下仍有1.3万个单位,也没有说明整个计划有三期之分。

简单地说,横洲计划本来是1.7万单位,彷佛"摸底"之后变成4,000个,朱凯廸声称受到威胁之后,又回复至1.7万个,委实有点诡异。

至于所谓"先易后难",为什么优先处理的是有人居住、须经收地逼迁的绿化地带,而不是棕地之上的货柜场及停车场。政府有必要清楚解释,以消疑虑。更何况,涉及的棕地部分乃非法霸占得来,地政总署早前承认,横洲计划第一期以北的政府土地,有三点八公顷被占用,政府把其中一点二公顷土地以短期租约方式租予占用人。非法占用棕地者获批租约,合法住在绿化地带者则被逼迁,难免予人事有蹊跷的观感。

朱凯廸的指控一石激起千重浪,如果有暴力威吓,固然罪大恶极,就算只是杯弓蛇影,仍然暴露了横洲计划诸多疑点。地政总署署长甯汉豪表示,对于"官商乡黑勾结"的讲法感到心痛。我们不得不提醒政府,若然指控属实,更心痛的肯定是700万市民。

结论很简单,政府别再"讲啲唔讲啲",必须全盘公开横洲计划的内情以正视听,立法会下届会期展开亦应严肃跟进;若涉官员失职甚至腐败勾结,务要根查到底,否则本已弱势的特区政府更难有效施政。(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