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借助横洲事件,解决棕地问题--信报9月20日

元朗横洲发展项目被指涉及"官商乡黑勾结",候任立法会议员朱凯廸甚至声称因反对逼迁蓝图中绿化地上的村民而受到威吓。事件继续发酵,众多疑团尚未解开之际,特首梁振英昨日再次解画,重申没有向任何人妥协,政府并无退缩,计划的目标一直维持兴建一万七千个公屋单位;四千个单位的建屋量只是第一期,陆续尚有第二期和第三期。梁振英表示,由于发展计划受到社会关注,因此决定在数日后,当政府整理好资料,将召开记者会通报有关横洲发展的问题,包括如何处理牵涉棕地的发展。

有没有勾结,有没有威吓,有没有退缩,留待警方和立法会严肃跟进,现在除了有二十九名候任议员(二十八个非建制派与一名独立议员)联署要求政府公开相关内情之外,建制派其实亦希望政府提高透明度,释除公众疑虑。

横洲一事,也许是坏事,却未尝不可以转化为好事。假如此事真的涉及利益输送的腐败行为,当然坏透,涉事者必须依法究治;但持平一点来说,若然事件只涉官僚处事不当或权责不清或现行规例纰漏,则政府经一事长一智,受此教训之后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发展棕地,可能是香港因祸得福的契机。

新界地区现在大概有一千二百公顷棕地,重灾区元朗占七百五十公顷,如果将该等土地释放出来,足以兴建数以十万计的住屋单位。横洲事件之中,原定建屋一万七千个单位,大幅缩减变作四千个,其余的一万三千个单位正正位于棕地之上,目前的经营者用作货柜场和停车场。假设梁振英没有口不对心,实实在在要按原定计划兴建一万七千个公屋单位,那么棕地问题不得不解决。

推而广之,洪水桥发展计划也要处置棕地,元朗以至一整片新界地区亦须释放棕地,使觅地困难不能再作为房屋政策进展迟缓的藉口。尤其重要者,解决棕地问题可以消除"官商乡黑勾结"的疑虑。

棕地的意思,一般指的是新界乡郊农地,随着农业式微,荒废了的土地改变用途,充斥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例如露天储物、港口后勤、物流作业、废物回收、机械建造以及泊车收租等等。简单来说,棕地就是遭受破坏的农地,与乡郊应有鸟语花香的大自然环境格格不入。

回归前后,政府的态度是爱理不理,任由棕地自生自灭,完全没有一套政策规管之,因此出现了林林总总不堪入目的情境,有人胡乱弃置废物堆出硕大无朋的泥头山,有人经营厌恶性行业产生污染,即使没有化学物质令山河变色,货柜箱层层叠的露天货仓始终与乡郊生活不协调。有见及此,梁振英在去年的《施政报告》宣布,将会发展洪水桥、元朗南和新界北的棕地,作为增加土地供应的长远措施。

政府把注意力集中到杂乱无章的棕地之上,诚属乐见其成的举措,既可辟地建屋,亦可防止环境继续受到污染,问题却在于,相关官员例如发展局局长陈茂波,有没有决心和魄力克服重重障碍?最大的阻力当然来自棕地的业主,还有非法霸占官地牟利的有势力人士,如果收回土地重新发展的力度不足,或者让占地者竟然能够成功申请短期租约并且不断续租,就很容易形成"官商乡黑勾结"的印象。

横洲事件惹来社会热烈讨论,尽管涉及众多莫名其妙尚待厘清的情节,以及特首与司长们责任谁属的悬疑,但此事不失为一次很好的机会,让公众了解整合棕地作发展用途的重要性与困难,并督促政府加大力度迎难而上,竭尽所能回应迫切的住屋需求,那么横洲事件可以是一个助跑器,有利政府排除障碍和阻力,加快善用棕地,还香港一片安居乐业的净土。(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