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一个区字三个口,破格施政反堪忧--信报9月21日

横洲公屋发展计划种种疑团未解,冷不防又捅出另一个充满戏剧性的马蜂窝,特区政府最高层次的三位官员竟然呈现"一个区字三个口"的尴尬局面,令人一头雾水,随即浮想联翩,莫非现届政府来到仅余九个多月的倒数阶段,离下届特首诞生只有约半年光景的敏感时刻,人事倾轧之暗战势头已悄然浮出水面?

横洲事件最关键的疑团是建屋量严重缩水,由原本的一万七千个公营房屋单位,大幅削减至四千个,由此触发"官商乡黑勾结"的指控。此事揭出特首梁振英罕有地自任横洲发展专责小组主席,虽然他坚称仍然维持一万七千个单位的建屋目标,四千个单位只是第一期,尚有第二期和第三期,但不禁让人质疑何以政府最高决策者居然亲自过问规模不大的地区性发展计划。受到连番诘难之后,梁特首前天解释自己主持横洲和皇后山土地发展的工作小组,是统筹财政司司长及政务司司长辖下的发展局和运输及房屋局,以及不同部门的工作,"作一些高层次、方向性的决定",项目细节则由财爷曾俊华领导的土地供应督导委员会负责。然而,同日财政司司长办公室随即于数小时后发表声明指出,曾俊华从未出席过专责小组会议,也没有决定将横洲发展分期进行。政务司司长办公室当晚紧接其后表示,林郑月娥并非土地供应督导委员会成员,亦非特首领导的工作小组成员。简言之,两位司长皆在横洲悬案之中企图置身事外。

临近明年3月的特首选举,三个人三张嘴各自表述,自然引来政治神经线敏感的人士议论纷纷,猜测这三位潜在对手已有不同的盘算,不惜把风波里的责任推来卸去,务求明哲保身。即使不从特首选战的角度衡量,此事其实亦反映出一个问题,梁振英的施政作风与公务员队伍一直存在着明显的分歧。

首先必须回顾一下,梁振英在二○一二年上台之后马上要求重组政府架构,将本来的三司十二局(现在是十三局)改为"五司十四局",除了增设政务司副司长和财政司副司长之外,还要把发展局和运输及房屋局改组为房屋及规划地政局和运输及工务局,不过这构思在立法会被否决了。为什么要改组?因为发展局隶属于财政司司长,运输及房屋局则隶属于政务司司长,两个政策局都与土地房屋政策有关,却由两位司长各自率领,难免效率不彰,有碍协作,改组是为了加快觅地建屋,即是梁特首不厌其烦强调的"重中之重"。

改组的构思遭打沉,不代表梁振英的思维有变,而且也许正因如此,才会出现特首亲自过问横洲发展计划,自任专责小组主席,统筹财政司司长及政务司司长辖下的发展局和运输及房屋局,总揽其成去矣。说得白一点,特首不满原有按既定程序办事的公务员架构,非要以破格手段"御驾亲征"不可。

却可惜,不知道是眼高手低还是领导无方,横洲事件掀起两大弊端,其一是觅地建屋牵涉千丝万缕的利益轇轕,破格手段一不小心就是破绽百出,其二是财政司司长及政务司司长有一种被架空了的况味,遂有曾俊华与林郑月娥皆说"与我无关"之港式政坛闹剧。

按既定程序办事往往蜗行龟步,但欲速则不达,梁振英的施政作风姑且不谈有没有"官商乡黑勾结",其客观效果也令人不忍卒睹,毕竟土地房屋政策兹事体大,不能单凭几次快刀斩乱麻的"摸底"即可水到渠成;只怕不但水不到渠不成,抑且有阴沟里翻船之忧。

既然"一个区字三个口"惹来特首选举暗战的联想,那么不妨顺道寄语下一届特首,无论阁下是谁,任内五年必须汲取教训,办事程序可以提速,但程序公义不能罔顾,否则碰壁是活该。(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