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摸底摸出横祸,重回谘询正轨--信报9月22日

特首梁振英在昨天的记者会临近结束之时,以哽咽语调声称:"我哋做出嚟嘅成绩,粒粒皆辛苦。"这感性片段能够扭转横洲事件造成的不良印象吗?只怕事与愿违,甚至适得其反,舆论普遍的反应是觉得这位特区政府最高决策者假惺惺,毕竟有关"官商乡黑勾结"的疑虑仍未完全释除,似有还无的泪光乍现并不足以博取同情。最低限度,警方新界北总区先后拘捕六名男子,涉嫌恐吓朱凯廸,间接证实这位候任立法会议员的确因为横洲事件而惹上了恶势力,不排除正是牵涉阻挠当地发展计划的既得利益者。真相未大白之前,特首的哽咽彷佛尚没流淌的鳄鱼泪。

在记者会上,梁振英表示房屋署按一贯做法,游说地区人士收集意见,在四次非正式的"摸底"过程中,有意见反对在横洲兴建一万七千个公营房屋单位,因为担心对社区造成压力,所以必须以新政策处理。特首说道,每周三司会议有商讨土地发展事宜,运输及房屋局提出优先发展第一期四千三百个单位,第二及三期的一万二千七百个单位延后,但合共一万七千个单位的目标不变。梁振英承认,分期行事由他拍板决定,为免拖累项目进度,接纳运房局的建议,"作为行政长官,这是应有担当"。

综合梁振英与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昨日所披露的情节,横洲发展计划之所以由一万七千伙变成四千伙,最主要的关键是几次"摸底"都遭遇地区人士反对,因此采取"先易后难"方针,优先处理绿化地带,迁走包括凤池村、永宁村及杨屋新村等等的非原居民村落,然后再去处理现时用作停车场及货柜场等等的棕地。可是问题正正在于,为什么单凭"摸底"就作出决定?张炳良也承认,非正式的游说不会取代正式的谘询程序,那么政府显然欠了香港人一个公开透明的谘询。

至于地区人士反对,政府随即修改计划,姑且相信特首所言不是建屋量大幅缩水,但始终是分期行事,究竟意味着什么?由于没有一个公开透明的谘询,所以难免让外界质疑,要么有勾结的嫌疑,要么有妥协的可能,先易后难云云,不免予人欺善怕恶之感。

有报道指出,横洲棕地现存的停车场每月收入高达八百多万元,一年利润接近一亿元。利字当头,一些既得利益者反对建屋计划可以理解,但作为要给全港市民纾缓房屋压力的政府,连特首也要以"粒粒皆辛苦"来剖白心中的委屈,收回棕地重新发展真的难比登天吗?候任议员姚松炎批评,政府将此事扭曲成涉及棕地作业的技术困难,其实是转移视线。就算是技术困难,我们相信只要下大决心,真正迎难而上,必定可以解决,更何况,不少棕地作业乃霸占官地得来,依法办事看不出有何难度。

仅有"摸底"而没有谘询,实在是这次横洲风波的症结所在,摸着摸着,摸出一个自毁公信力的横祸。如果不是朱凯廸穷追猛打,"摸底"连会议纪录也没有,在这样黑箱作业的情况下,阴谋论迭起乃自然而然之事,而且不排除部分确另有内情,有待警方向六名被捕人士查个水落石出。

黑箱作业之弊,甚至让"被摸底"人士亦糊里糊涂。张炳良表示,房署人员曾与元朗区议员黄伟贤及邝俊宇会面,两人支持在横洲兴建四千个公屋单位,但邝俊宇昨天表示,他与黄伟贤从没有听过政府提出一万七千建屋单位的计划,亦从不知道有分期安排,不满被屈。

横洲沦为横祸,亡羊补牢之法惟有重回谘询正轨,与此同时拿出决心和魄力,收回棕地,当局不妨考虑一批候任立法会议员的建议,"先易后难、先棕后绿、重新谘询"。

建屋安民,哪怕"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