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横洲疑团基本释除,高层扞格影响管治--明报9月22日

特首梁振英率同一司两局在记者会上交代横洲公屋计划的转折,全面而详尽,接近半个月以来的各种质疑,都有了说法和解释。除非有新情况或资料揭露不当之处,否则继续纠缠于"捉鬼",徒然凭空虚晃,难有成果;接下来,政府应该结合民间力量,完成横洲计划兴建1.7万个公屋单位的目标。另外,此事暴露政府高层内部勾心斗角,揭示特区领导层的组成是否要求真正的上下一心,抑或继续容许貌合神离组合而影响管治,当局有必要认真思量。

这一场记者会,特别是梁振英和运输及房屋局长张炳良的交代,全面铺陈横洲计划的游说和谘询工作,基本框架脉络与近期官员和梁振英多次的解说,如出一辙。披露的更多资料,包括涉事人士、时间、地点一一罗列,除非另有证据证明解说有问题,否则连日来政府和梁振英遭到的质疑,将一扫而空。其中梁振英一力承担拍板决定分期发展,先兴建4000个单位,让他再一次展示觅地起楼、增加供应的努力。

横洲计划即使涉及不同利益与持份者,情况复杂,分期发展的决定应该不难交代。另外,新界土地事宜向乡事中人"摸底",事属惯例,理应没有不可告人之处;因此回应质疑,看不到有多大难度。只是不知何故,昨日之前官员和梁振英解说时,予人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之感,使政府向乡事势力"跪低"、涉及利益输送等说法充斥市场,政府陷于被动和捱打,孰令致之?审视整体情况是当局应对失措所致,文宣不仅未能释疑,反而增加了疑虑。由横洲事态看来,政府应该检讨文宣工作。

昨日记者会使人失望之处,是政府并未公布横洲计划其他两期的时间表,使其余1.3万个公屋单位仍然只是官员和梁振英的说法,并未成为已经拍板的具体政策。另外,横洲计划范围内的棕地,有人经营停车场、仓储等设施,其中约1.2公顷由霸占官地到获批短期租约方式营运,涉及乡事势力的利益,也是政府被质疑向乡事势力"跪低"的依据之一。政府未趁机宣布终止租地,留下这个"脓疮",实属不智,因为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又会闯出祸事。除此之外,政府应该统合朝野力量,尽快确定和扩展横洲计划。

梁振英表示成立平台,共同协商及处理横洲棕地与发展问题,可视为是积极、有建设性的举措,他还点名候任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加入。这次立法会选举,朱凯廸在新界西选区获得约8.4万票,成为地区直选"票王",分析认为与他竞选时主打横洲发展议题有关,所以得到广泛共鸣;当选后,朱凯廸虽然透露遭到恐吓,仍然坚决表示不会辜负支持者的期望。就此,朱凯廸可以做到什么、应该怎么做?横洲计划兴建1.7万个公屋单位,他应该不会反对,那么加入平台更有机会完成这个目标,抑或做街头战士横冲直撞更有意义,不难思考和选择。朱凯廸参加选举、进入体制是"所为何事"?未来4年,只要他能够协助确定横洲计划,连带为棕地的使用和发展确立模式,就是莫大政绩了。因此,朱凯廸应该参加政府成立的平台。

横洲计划争议竟然演变成为"横洲风云",触发特区高层权斗,令人意想不到。横洲计划"先易后难"的决策,昨日记者会之后就清楚了,梁振英和张炳良都说分期发展是在俗称的"三司会"决定,"三司会"成员包括梁振英、政务司长林郑月娥、财政司长曾俊华等人;梁振英坦承分期发展是"我的决定",那是2014年1月27日。即是说,曾俊华应该知道横洲计划分期发展,也有参加作出决定的会议。不过在3日前,梁振英表示就体制而言,横洲计划涉及政务司长林郑月娥、财政司长曾俊华负责的工作范围,惹来两人发表声明反驳,特别是曾俊华表明没有参加梁振英主持的横洲小组会议,分期发展也不是他领导下的土地供应督导委员会的决定。

曾俊华的切割,客观上营造了"梁振英讲大话"的效果;其实,当日只要曾俊华声明承认他知道分期发展的事,则氛围会不一样,起码政府不会那么尴尬。但是在昨日的记者会,曾俊华仍然只说他主持的土地供应督导委员会没有作出横洲项目分期发展的决定,"我相信大家现在都已经清楚"云云,仍然与分期发展切割。曾俊华的举措,正常情况下难以理解,只有放在竞逐特首大位之下审视,脉络才呈现出来,可是这样就可能涉及利用职权作斗争了。设若事态演变至此,于政治伦理,不敢恭维;于政治道德,值得商榷。横洲计划触发特区高层乱象,与即将开展的特首选举有关,期望有志参选的人早日表明,置身恰当位置(例如脱离政府),勿再出现利用职权作权力斗争和攻讦的操作。(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