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创科滞后拖累竞争力,政府须领导补回不足--明报9月29日

世界经济论坛发表新一年度全球竞争力报告(下称报告),在138个经济体当中香港排名第9,较去年下跌两级,与本港在创新科技领域持续滞后有关。近年,本港在国际与国内的竞争力排名,都因为创新科技不济而节节后退,反映本港整体竞争力结构中,创科短板愈来愈突显;政府须带领社会急起直追,鼓励更多人投身创科领域,做好「官产学研」统合协作,孵化出创科新产业,为本港经济带来新局面。

报告指出,香港在基建方面的评分连续7年名列前茅,金融领域发展全球排第4,在创科范畴较弱则排名23位。报告认为,香港的挑战是如何由全球其中一个重要的金融中心,发展成创新科技中心。香港的综合竞争力逐步被周边国家例如新加坡、韩国和地区例如深圳超越,主要就是一直在吃老本不思进取,而那些国家地区则把握机会奋勇向前,特别是在创新科技方面,香港已经被大幅抛离,成为竞争力结构性的短板。就一个国家而言,创新科技是国力强弱的检验标准,于一个地方则是经济盛衰的温度计;香港创科滞后,不仅拖累竞争力,实际上攸关经济前景。香港再无左顾右盼的本钱,必须埋头苦干,在创科领域打出一片天地。

审视本港创科现状,应该在投入和产出下工夫,政府在这两方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首先,本港要在研发(R&D)投入更多资源。据团结香港基金去年底发表的研究报告,香港就科研投入资源(包括政府投入部分和商业研发开支),只占GDP约0.75%,远低于其他国家地区。例如以色列是4.4%、韩国4.2%、日本3.4%、美国2.8%、台湾2.4%、新加坡2.1%及中国大陆2.1%(其中深圳为4%、北京6%)。科研存在高风险,投入多不等于有成果,不过投入少更难取得成果。因此,可以说科研开支决定收成,从上述数字显示,香港在研发投入资源之少,转化为产业颗粒无收,就是自然的事。

近日,港科院创院院长徐立之建议政府投放于科研拨款,由只占GDP约0.4%提高至1%至2%,并建议政府设立一个500亿元基金,以每年收益投放在科研领域。纵观其他国家地区,政府于科研资源以至促成创科产业,都居于主导角色,以本港财政情况,政府于资源承担,绰有余力。另外,若以土地、税务优惠等政策措施,可鼓励商界发展创科产业。目前,在本港STEM(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并非热门科系,从人才角度,对创科研究和发展有负面影响,设若政府带头并带动商界开拓,可以扭转这种局面;只要政策对头,社会的创科氛围可以使STEM热门起来,吸引人才投效。

其次,政府在促成创科转化为应用技术方面,也应成为主导角色。根据去年底《泰晤士高等教育》全球大学排名,本港的大学在「知识转移」的得分特别低。北京大学和大陆的清华大学在知识转移都是100分,香港大学只有53.7分,中文大学37.5分,理工大学45.1分,科技大学68分,显示本港的大学与内地重点学府差距甚大,其影响不单关乎大学排名,与经济发展也有关系。

「知识转移」就是将学术研究转移成为商业科研产品,单靠大学或个别教授学者之力,难望开花结果。美国政府为鼓励科研,提供资源让学有专精的教授知识转移,成功分享巨大利润,失败则毋须负债,以期大学的科研成果发挥最大效益。事实上,本港亦有大学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处于全球前沿,只是缺乏转化为应用技术的环境,使科研成就未能彰显。「知识转移」模式,在台湾、韩国以至大陆早已奉行,实际上就是透过「官产学研」统合协作,特别是推动创新科技产业,其中政府的统合角色至关重要;由于有政策支援,可引导投资者向创新产业投入资金,促成产业的成长和发展。

本港厂商只要获政策鼓励,也有在研发取得成果。例如本报近期推出的专版「香港新机会」,昨日介绍厂商与生产力促进中心合作申请创新及科技基金,获资助615万元,成功研发「超临界二氧化碳漂染技术」,毋须用水也可将化学纤维物料染成数十种颜色。这项技术,获得第44届日内瓦国际发明银奖,已经在内地的厂房试行,距离正式投产为期不远。漂染而毋须用水,超乎想像,不过可以想像的是这个漂染技术将大有可为,说明本港厂商并非只做低端生产,也并非只懂得炒楼;只要有诱因,他们的智慧就会迸发出科研成果。目前,就等待政府发挥领导力,把滞后的科研和竞争力提拉上来。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