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沙地打错算盘自食其果--信报9月30日

石油出口国组织经过六小时协商,周三在阿尔及利亚非正式会议上意外地达成共识,建议把日产总量限制于三千二百五十万至三千三百万桶之间,相当于每天最多减产七十万桶。

由于这两天市场盛传沙地阿拉伯与伊朗分歧太大,油组会议取得成果机会甚微,故谈妥减产的消息令所有人大感诧异。可是,从油组官员透露伊朗、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三国可获「特别待遇」,足证与利雅得(沙地首都)拉扯多月的德黑兰(伊朗首都)「你急我唔急」;谁为稳定油价作出重大让步,答案已写在墙上!

油价在二○一四年中仍高企每桶一百美元以上,之后出现不寻常跌势,起初市场盛传美国假沙地阿拉伯之手,藉压低油价惩罚挥军入侵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但油价跌势一发难收,同年十一月油组会议并未如市场所料作出减产决定,全球恍然大悟,沙地矛头所指实乃美国的页岩油商。油组在供应过剩下拒绝控制产量支持油价,目的是迫使生产成本远高于波斯湾产油国且债台高筑的美国对手减产甚至停产,以重夺油组失去的市场占有率和造价操控权。

经过长达两年的价格战,美国固然有大批页岩油商走上破产之路,但油组的日子也不好过,委内瑞拉、尼日利亚等财政脆弱成员国叫苦连天濒临崩溃不在话下,这场割喉战始作俑者沙地阿拉伯的财政赤字亦激增,该国财赤对GDP比率已达百分之十三点五,为一九九一年以来最高。

面对日益严峻的收支形势,利雅得一方面「食老本」,动用外滙储备应急;另一方面厉行节约,大幅削减高官和公务员的薪津花红,悭得就悭。由此可见,为争夺市场份额放任油价无序下滑,结果离不开两败俱伤。

油国组织八年来首次同意减产,到底意味油组目的已达鸣金收兵;抑或沙地如意算盘打不响,得不偿失被迫退堂?我们认为,答案是后者。

利雅得的策略,美其名为让市场供求决定油价,实际上是利用成本优势全力产油,藉推低价格置美国页岩油业于死地。然而,价格战犹如一场豪赌,要么把对手彻底打垮,夺去其市场份额后重新支配产量,尽享价格回升的益处;否则时间拖得愈久,发第一炮者愈有可能自食其果,较无奈接战的一方更快投降。

从沙地近期连串紧缩措施和美国主要页岩油商生产成本低于个别油组成员可见,利雅得高估了沙地经济和财政承受油价大泻的能力,同时低估了美国对手提高效益抗衡逆境的本事,以致亲手替这场自编自导的油价战落下帷幕。

此说会否「去得太尽」,端视油组十一月底的正式会议是否一帆风顺,切切实实执行减产建议,也得看俄罗斯等非油组产油大国如何回应油组的行动。可是,油国组织本周在市场不存期望下承诺减产,等于沙地阿拉伯默认沿用了两年的策略弊多于利,扰攘了二十多个月后自作自受,终因承受不了低油价冲击而重当「托价机器」。由此可见,沙地对外虽摆出不靠石油亦能过好日子的姿态,惟现实是该国对能源收益的依赖半分不减。

油组就减产达成共识后,原油价格急弹超过半成;受消息刺激,包括港股在内的环球股市亦普遍上扬。

值得注意的是,油价大跌期间,美股与油价的正向相关性甚强,去年底至今年中,两者在走势上近乎「同生共灭」。从投资者的角度看,油组减产若能带动油价稳步上升,或至少确立了一个底部,对环球股市自然有利。问题是,踏入今年第三季,股与油的相关性远不如先前紧密,反而跟债市关系日益密切。从这点着眼,油价攀升若对发达国家通胀产生正面影响,从而加快环球央行改变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那么非但债市风险加剧,股市以至楼市亦难免增添变数。油组的决定究竟是惊喜抑或惊吓,未可料也。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