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乡郊工程是否恰当,水尾村或另有文章--明报10月5日

锦田一处农地,已被申请拆细为72幅小地皮,按其规划将用作兴建丁屋,从土地买卖情况看来,是否涉及「套丁」活动,尚待查证。更值得注意的是,涉及范围虽然尚未兴建丁屋,但是政府已经动用公帑修建道路,使汽车日后得以直接驶入。整件事的有形、无形利益,值得注意和讨论;丁屋涉及的利益链,或许较已知情况更为复杂。

涉事农地位于锦田水尾村,现时为鱼塘,3年前被人倾倒泥头,其后一间公司以3800万元购买区内5幅地段;两年前,地段被申请分拆成为72幅小地皮,面积相同,地皮陆续出售给一些村民。据抽样查册发现,每幅地皮售价10万元,应属蚀本价。审视地皮交易情况,与「套丁」操作如出一辙,因此有理由相信涉事农地被规划为兴建丁屋之用。

当局批准兴建丁屋,除了「丁权」和拥有土地等先决条件,还会考虑其他因素,包括是否有道路可供消防等车辆直达。水尾村这幅地原无车路通达,只有泥径环绕,若不扩阔,会否获准兴建丁屋,尚在未知之数;事实上,设若没有支路通达,丁屋的吸引力也将大减。不过,当局今年初以乡郊小工程名义,动用约400万元,在那里建造了环回车路,长约400米。涉事地段仍然是鱼塘,并无建筑物,当局却耗费公帑建造道路,而这里又关乎兴建72间丁屋的规划,客观上是当局为这个未来的丁屋计划建造道路,让它得以发展和强化吸引力;当局的做法是否恰当,值得商榷。

乡郊小工程计划于1999年实施,目的为下放权力给区议会,授权拨款上限,在区内进行改善地区设施、居住环境及卫生情况等工程。现在区议会获授权拨款上限是3000万元,在这个上限之内的工程,毋须财委会审批。水尾村这项工程,涉及元朗地政处、乡郊小工程计划元朗地区工作小组及乡郊小工程计划督导委员会,成员包括区议会、乡事委员会和政府部门代表。可以说,这是「官乡」组合的另一种形式。

按当局的说法,水尾村道路工程经过实地公告作公衆谘询、谘询地区工作小组,并经督导委员会批核,完成了所需程序。不过,谘询时,外界是否知道建造的道路涉及丁屋发展计划?若土地用途缺乏透明度,会影响批准拨款的判断。事实上,现任元朗区议会副主席的亲属,就是购入涉事土地公司的唯一董事,这种乡事背景,难免予人诸多联想。

据民政事务总署及元朗民政事务处回覆记者查询,证实接到元朗区议会的区议员申请,按既定程序批准建造道路。只是涉事土地位处偏远,历来较少外人往来,若继续鱼塘用途,并无拓阔需要,那么民政部门凭什么认为情况已经改变,需要拓阔原来的泥径小路变成混凝土大路?这应该全面交代,并公开相关文件,让公衆研判决策是否合理。另外,那家公司购入土地的时间,与区议员申请拓阔道路契合,那是巧合或另有别情?有关区议员身分应该披露,使公衆确知政府并未向任何人等倾斜利益。

乡郊小工程简化行政程序,本来是强化效率、有利改善地区设施的政策。不过,水尾村道路工程,却透析着超逾动机单纯的气息,而是成为涉嫌变相「假公济私」的操作,是否有部门官员参与,亦是待解之谜。水尾村这件事又与发展丁屋有关,丁屋牵涉太多利益了,近年传媒相继揭发地政官员一些行径,例如有地政官员怀疑利用掌握的内部资料购买土地、有地政官员涉嫌参与「套丁」而兴建多座村屋等。类似事例说明什么问题、地政官员身分起了什么作用、地政官员在新界土地事宜疏于执法是否涉及利益轇轕、地政官员与乡事互动是怎样的形态等等,已经衍生大堆问题;现在水尾村这件事,单纯的是官员一心以为改善道路交通而已,或许官员在不知道内情下同意拨款,最坏情况是以公帑为发展丁屋作嫁衣裳。乡郊小工程开支之为用,水尾村这件事可能揭示了另一种景况,值得政府深入探究。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