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立会生态堪忧,议员好自为之--信报10月5日

新一届立法会下周三始正式响锣,但建制与非建制两大阵营的争位战已拉开帷幕,其中大会主席人选最受瞩目,经民联的梁君彦获坐拥五成七议席的建制派支持,当选为立会新任「掌门人」庶成定局,只是他在继后四年的主持会议生涯中,势将如坐针毡,面对严峻挑战。今届议事堂剑拔弩张,甚至肢体冲突的场面,估计激烈程度或比上届有过之而无不及;拉布与流会预料也将变本加厉。凭梁君彦的表现与功力,到底会是有助形势纾缓,抑或刺激局面恶化,公众拭目以待,却未敢乐观。

梁君彦是「四朝元老」的资深议员,又当过内会主席,论资历与经验完全够班;惟他循功能界别晋身议会,且在工业界连续四次自动当选,从未经选举洗礼,为反对派眼中的「原罪」;即使在建制派内部,他也未能如上两届主席曾钰成般享有较高的威望和服众,这从谢伟俊和田北辰公然出面竞争,可见一斑。加上自由党与经民联之间的恩怨情仇,日后梁主席能否得到全体建制派瞓身力撑,诚属疑问。

此外,正如梁君彦昨天在曾钰成议会经验分享会上自言,他上届于担任代主席之时,「一个人未赶过」,「一块布都未剪(在自家制衣厂才会经常剪布)」,却被人指他好恶及强硬剪布;故他询问曾钰成如何跟泛民议员建立关系,进行良好沟通,使「做咗恶嘢,人哋都可以话你唔恶。」

由此可见,较诸曾主席,梁君彦在处理人际关系的手腕与亲和力,显然瞠乎其后。而纵使上届由曾钰成主持大局,立法会内仍乱象纷呈,激斗不休,一些本获民意支持的法案也无法通过,部分工程拨款更一再延宕,甚至无疾而终,那么今届换了一个看来似「先天不足」的主席,难免令人担忧。

况且,今届立法会的组成比过去更加复杂,益难驾驭。首先是反对派的席位增多,声势壮大,抗争的威力和左右议案通过的力量随之提升。二是新人众多,而从近日立法会秘书处举行简介会时所见,不少「新丁」不是迟到、早退,就是索性缺席,摆出一副对老规矩不屑一顾的我行我素姿态。他们有的更已声明抗争无底线,对议会秩序的冲击势必非同小可。

尤有甚者,非建制阵营中帮派繁杂,山头林立,其中本土派与自决派崛起,与泛民主流各有怀抱,意识形态及政治理念明显分歧,不但互不卖账,谁也不听谁的,连建立一个沟通平台、取得一个名称共识,亦无法达成。反对派既碎片化,特立独行的个人或小众,容或已可把议会弄个天翻地覆,令开会进程寸步难前。上届会期末段,单单一个怪医梁家骝施展独孤一招点人数,就足以拖垮了一条与市民大众利益攸关的医生注册条例草案,可见在现行议事规则无从修改之下,只要有一两个固执难缠的议员力排众议极端行事,就能发挥惊人的破坏力。而今届有可能出现这种状况的议员,又岂止一两个。

面对如此境况,曾钰成倒有良好的冀望,他回应梁君彦的「请教」时说︰「开头两个礼拜,顶多一个月,是我哋建立议会默契的时候,如果一开始时开得唔好,大家变得已经比较紧张或互不信任,跟住落去做嘢,就好艰难。」

换言之,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而两大阵营缓和紧张关系,建立互信,至为关键。那么,现阶段双方在争夺各委员会正副主席位置之时,倘能多点协调,对于减少彼此敌意,为新一届议会开个好头,自有裨益。倘若政府能向立法机关释出更多善意和诚意,主动谋求打破僵局,当对改良议会生态相得益彰。

虽则立法会始终是各方势力表达政治主张、争取市民支持的舞台,各出其谋,各展抱负,甚至有人不惜捣乱议会秩序、以非常手段达致诉求,是当前体制下的政治现实,也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只是,我们仍希望不论党派的议员,都能顾念履行议会的职责与本分,即研究及通过法案、审核和批准公共开支,同时监察政府工作,以使社会得以发展,经济与民生有所改善。如只着重于政治骚,忘却议员的基本职能,那就是本末倒置,长远必将受到选民的惩罚。对于经过世代更迭的新一届议员,大众既有期望,也存忧虑,惟盼他们以港人整体利益为念,好自为之 。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