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黄之锋事件要讲清楚,从政风险或临转捩点--明报10月7日

黄之锋到泰国活动被遣返,从已披露资料情况,这是已知的在港从事反对政治人士遭遇的首例。由于涉及香港永久居民在海外的权益,事态属于什么性质、当局为何如此处理,北京和特区政府最好能讲清楚,让香港市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另外,此事折射出来的信息,是环绕香港事务的斗争将会更为尖锐,原本在港从事反对政治活动的低风险、低机会成本日子,或许已经成为过去;反对政治与国家机器角力,将会成为高风险、高机会成本的「行业」。可以预见的是,政治分歧而衍生的对碰将更激烈。

黄之锋此事,严格而言只是一宗出入境管制事件,各国和地区都可按本身规定和考量行事。接纳或拒绝任何人等入境,遇到传媒查询,许多时候大都以不评论个别个案为由,使外界不知就里。不过,泰国方面由首相巴育回应此事,据外电引述报道,巴育说「中方官员要求将他送返香港」。黄之锋出入境个案而惊动首相,看来此事在泰方的议程并不稀松平常;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接受本港传媒查询时,并未否定「中方要求遣返」的说法。因此,有理由相信黄之锋此事涉及中国和泰国的外交互动。这宗入境个案为何上达高层,无从猜度,只是基于黄之锋的香港永久居民身分,他的遭遇折射出什么状况,值得讨论和关注。

这几年,黄之锋推动和参与反对政治活动涉及多宗官司,其中两年前示威者冲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一役,他与其他人等被控告参与非法集会罪名成立,被判处社会服务令。黄之锋在港触犯法律,法庭已经审定,不过他的犯罪行为和事实都在本港发生,泰国当然可以黄之锋带来负面影响为由,拒绝他入境。不过,据巴育的说法,泰国的考虑并非如此,而是因为中方的要求。这样的话,在香港从事反对政治的人,日后到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基本权利以至人身安全,会否因为中方发挥影响力而受到冲击或危害,已经成为悬念。

近年,中国与泰国透过外交安排,先后有多批人士由泰国遣送到大陆,已知的包括两年前被指偷渡的逾百名维吾尔族人。有消息说,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民海是在芭提雅的寓所被带走,其后在中央电视台露面认罪,新华社报道说桂是在2015年10月向公安机关自首。这类人士由泰国以「遣送、带走、移交」等方式回到大陆,他们都涉及大陆的案件,有关联系尚算清楚,而黄之锋的犯罪行为在香港发生,与大陆并无关系,现在中泰透过外交安排「封杀」黄之锋在泰国活动,将他遣送回港,那是基于什么因素、说明什么状况?港人有权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黄之锋被遣送返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或许告一段落。只是类似争议不止一次发生,例如电话骗案就有人在外国被拘捕而遣送大陆或台湾;设若日后从事反对政治的港人被遣送到大陆,谁可以排除这个可能?因此,黄之锋此事涉及「一国两制」、港人的基本权利等原则性范畴,北京和特区政府最好能讲清楚,特别是黄之锋在泰国被拘留之后,看不到特区政府做了什么事。香港永久居民在外国被拘留,特区政府知其事却未见有行动介入,这是难以接受的冷漠。

近年,本港愈来愈多人参与反对政治,特别是年轻人对于「从政」趋之若鹜,蔚为时尚潮流。究其原因或许各有不同,不过,有一种情况不能忽视,就是青年人从事反对政治而大有斩获的事例,不在少数,他们在整体社会尽量包容、爱护年轻人的氛围下,恣意冲击,不少人视之为英雄,而且有人透过选举取得权力。可以说,几年来,事实证明年轻人搞政治风险极低,机会成本也低;黄之锋这件事,会否是年轻人涉身政治而面对风险和机会成本的转捩点,值得观察和注意。

「港独」思潮冒起,所谓与分离主义难以切割的「民族自决」、「内部自决」或「自主」等说法和政治路线,部分传统政客和年轻新晋政治人琅琅上口。有理由相信,北京对此不会放之任之,将会出现的掌控与分离对碰,必然激化政治生态。北京认真应对,则过去在香港搞政治的低风险、低机会成本会否改变,值得整体社会、特别是致力从政的人士思量。黄之锋在泰国的遭遇折射从事反对政治的风险和成本,或许与过去不一样了。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