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人物》叶伦为美联储带来温和倾向和沟通技巧
2013年10月9日 / 凌晨2点52分 / 4 年内

《焦点人物》叶伦为美联储带来温和倾向和沟通技巧

路透旧金山10月8日 - 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将出任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主席的叶伦,被视为是除了有坚实的专业素养,也是位乐于沟通的经济学者--曾有人开玩笑地说,与她共进晚餐的客人得准备好跟她讨论经济大事。

叶伦被誉为是美联储最重视就业情况的官员之一,而且在曾带有神秘色彩的美联储中,她一向是站在沟通“改革”的最前线。

当主席贝南克为了提振美国经济,一步一步带领美联储踏入不熟悉的领域时,身为副主席的叶伦向来是贝南克的紧密盟友,支持美国推出三轮购债计划,尽管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已经因此膨胀至逾3.6万亿(兆)美元。

白宫官员周二说,奥巴马将在周三1900GMT宣布由叶伦继任贝南克成为美联储主席。如果此提名获得参议院通过,叶伦将成为美联储百年来首位女性主席。

在美联储采纳2%通胀目标,并把高于或低于此目标均视为同等严重问题的决策过程中,叶伦扮演了重要角色。

满头白发的叶伦私底下喜欢远足和烹饪。她和许多美联储官员一样,都认为确保公众和金融市场了解美联储计划,才是使政策发挥力量的关键。

“货币政策的效果主要取决于民众得到未来几个月或几年政策将怎么做的讯息,”她在4月时对一群记者表示。

现年67岁、言谈温和的叶伦亲口承认,当面对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时,愿意容忍通胀超过美联储的2%目标。“明智且有人情味的政策,偶尔会放手让通胀上升,甚至超过目标,”她在1995年时表示。

在去年的一次演说中,她认为只要较长期的通胀预期仍然受控,美联储可以允许通胀在数年内高出联储目标,以促使失业率加速下降,从而得到最佳的经济结果。

叶伦在耶鲁大学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她的父亲是布鲁克林的家医科医生(上门医生)。她听过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宾(James Tobin)的演说,并被他的学术成就和公众服务精神所折服,决定在经济学领域追求职业生涯。

她在托宾课上记录的笔记是如此详尽,被学生们奉为研读圭臬而传阅。

叶伦依然坚持着这种认真仔细的作风。每次美联储会议,叶伦都带着仔细推敲过的书面评论,小心翼翼地用略带鼻音的布鲁克林口音宣读这些意见。她在加州住了近30年,但还是带点这样的口音。

叶伦制定政策的经验与她的学术生涯一样坚实。她曾经在哈佛大学、伦敦经济学院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

在成为美联储副总裁之前,她曾担任过美联储理事和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总裁,还有在克林顿政府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任职主席两年半的经历。

叶伦写过大量与货币政策有关的文章,但她的涉猎远不止如此。叶伦在与她的丈夫--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克尔洛夫(George Akerlof)共同撰写的一篇论文中,分析了单亲母亲现象,认为未婚先育现象的增加是由于强制婚姻的减少。该文建议应强制规定未婚父亲支付儿童抚养费。

叶伦与阿克尔洛夫在美联储相遇,由于阿克尔洛夫要前往伦敦,两人又希望一起生活,因此婚礼举办得很仓促。他们唯一的孩子Robert Akerlof在华威大学教授经济学。

叶伦虽然热爱美食,却经常出入美联储员工餐厅。她曾在1995年开玩笑说,她家里的晚宴中,对于经济学和政策问题的讨论要比食物丰富得多。

**政策温和派的另一面**

虽然叶伦向来是美联储中,最甘冒通胀上升之险以压低失业率的官员之一,但从其过去经历,可一窥她在处理货币政策中的另一面。

1996年,她和时任联储理事的梅尔(Laurence Meyer)造访了当时的主席格林斯潘,提醒他若长时间将利率维持在过低水准,可能加剧通胀。

梅尔表示,尽管这个论点未被重视,但“那显示有必要时,她也准备好采取强硬立场。”

1995年叶伦顺利说服联储委员会相信,设定较低水平的通胀目标,会好过致力达成完全零通胀。而在2012年,她在推动美联储采纳2%通胀目标一事上,起到关键作用。

“那让美联储跨出很大一步,主要是叶伦设法做到的。”前美联储副主席布兰德(Alan Blinder)说。“从她在美联储担任首个职务开始,就年复一年地奋斗,设法采纳2%的通胀目标。”

达拉斯联储总裁费希尔也支持设定通胀目标,但政策立场和叶伦恰恰相反。费希尔9月表示,尽管叶伦的政策“错误”,但将会是很棒的主席。这显示她甚至获得立场强硬的美联储官员的支持。

**擅长政策沟通**

市场将期待叶伦就美联储政策走向与市场展开更加清晰的沟通。美联储9月政策会议决定不缩减购债规模,让许多投资者措手不及。

在叶伦第一次作为美联储二号人物出席的政策会议上,贝南克点名让她负责微调美联储的政策沟通方式,以便确保政策讯息能够传递给市场。

这并非她第一次负责此类事务:在2007年,叶伦帮助改进了美联储的经济预估工作,增加预估的发布次数,使之成为一个季度性报告,而且将预估期限扩展到三年,以提高经济预测在政策途径指引方面的作用。

2012年底,叶伦支持将利率同特定经济数据门槛挂钩这一颇有争议的想法,帮助美联储在政策指引方面更进一步。特别的是,美联储承诺,只要通胀率不超过2.5%,将会维持利率在接近零的水准,至少要到失业率降至6.5%。

她主张称,如此一来,投资者就可以自动根据经济数据来调整加息预期。

叶伦还由于比部分同僚更早看到房市泡沫的危险而受到赞扬,尽管她的警告还是来得太迟,未能使美国经济免于大萧条以来最深重的衰退。

“就增长前景的风险而言,我感觉到好像屋子里面有一只六百磅的大猩猩,这就是楼市。”她在2007年6月的一次会议上说,警告情况仍有进一步恶化的风险。

但叶伦还是低估了风险。2007年10月她对同僚表示,相信联储透过前月的降息“已经大致消除了次贷市场崩盘造成的冲击”。

两个月之后大衰退开始,美联储推出史无前例的买债计划并提供愈发详细的利率指引,以帮助经济恢复健康。

随着就业缓慢复苏,叶伦最为关键和复杂的一个任务将是引领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帮助市场摆脱对美联储刺激举措的依赖。

“和FOMC的其他委员一样,我将致力于维护和实现价格稳定,”她在2010年3月表示,“当时机到来时,我会支持加息吗?当然,我不希望通胀加剧。”(完)

翻译 张荻; 审校 徐文焰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