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新机器时代、新底层阶级--今周刊「谷月涵看台湾」
2013年10月10日 / 凌晨12点06分 / 4 年前

专栏节选:新机器时代、新底层阶级--今周刊「谷月涵看台湾」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0月10日出版的当期「谷月涵看台湾」专栏)

全球日益走向非穷即富的两极化环境,这不光只是财富而已,更重要的是新科技的设备和运用。网路及由电信服务所取得的资讯力量,是二十一世纪的新金矿。

网路、电脑运算和行动装置的结合运用,姑且称之为「机器」,是用以区别那些拥有高薪及财富者,与另一群人的差异。即将IPO(首次公开发行)的推特(Twitter)就是一例。在LinkedIn和脸书(Facebook)IPO后,推特紧跟其后。这些公司IPO后,让许多原始投资人成了亿万富翁。当今超级富豪来自网路企业家,高薪职位也是由那些知道如何在工作流程中,将电脑和其他「机器」整合,以提高价值和生产力的人取得;特别是在商业、金融和行销行业中,更是如此。

一项研究显示,那些最成功的交易员,是最常使用彭博终端机的人。而机器高手也在科学、工程,甚至艺术领域,扩展自己的职业疆域。小贾斯汀(Justin Bieber)很早就开始使用YouTube,进而闯进全球音乐殿堂。然而,在等式的另一头,是那些尚未掌握新经济的人,对他们而言,即使是提高最低工资,也无所助益,因此这样只是加速让这些不懂新科技的人,更快被劳动市场踢出去而已。美国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或许就是反映了这群人被边缘化的现象。

在此同时,教育机构也尚未就此变动而有任何回应;他们教学生的方法,仍与「前机器」时代一样。美国大学每年要五万美元,四年下来支出超过二十万美元;但目前美国家计年平均所得也才五万美元,比二○○○年超过五万四千美元还低。此外,美国年所得在十万美元以上者(前二○%),其所得即占全体的一半;显然M型社会也没放过美国。在这两者之间的中产阶级逐渐消失,对他们而言,教育变得昂贵难以负荷;他们需要的是提升其机器介面技术的线上教育课程,以及大幅降低教育成本;而教育课程则要更专注于特定领域或特定技术,好让他们在职场上能更有效率。

全球劳动阶级的薪资已受到压缩,主要是二、三十年前,中国劳动市场的开放;但如今由于制造业的新应用,3D列印及机器人,让一般劳工更加不具竞争力。美国经济学家泰勒柯文(Tyler Cowen)说,我们可能正在制造一个失业的新底层阶级,这些人与机器之间的唯一互动,就是失业待在家里打电脑游戏。

不过许多已在职场道路上的人,必须经常重塑自我,以掌握职场的变动,并提升必要的竞争技能,个人或公司才能长存。一个较贴近现代的教育模式,是所有人、各类发展的关键。毫无疑问地,台湾拥有丰富的教育能量,但我们得好好思考,如何更有效地运用它。(完)

注: 1.专栏作者谷月涵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现任花旗环球台股研究部主管.

2.以上的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董永年;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